一如既往的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目前,我的状态好象有些松懈,没有原来那么积极主动,自己也悟到,这种状态是不对的。这几年虽然也做了自己该做的事,但离师父的要求还是差的太远,也是跟头把式过来的。我们还要一如既往的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救度更多的世人,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直至圆满。

我是一九九六年底有幸得到大法的,当时只觉的大法好,并不懂的什么是修炼,但对大法的心是真诚的。随着学法、炼功,很多病一扫而光,身体健康、心性升华,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我是我们单位第一个得法的,随着向我们单位的人洪法,十几个人先后得法修炼。遗憾的是邪恶的迫害开始以后,只有我和另一位同修能够坚定大法、坚持学炼到现在。而其他人有的似修非修,有的放弃了。

二零零零年,我冲破了重重阻碍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恶党根本不给说话的机会。那时虽然快过年了,可去的同修还是很多。很快我被带往驻京办事处,大年三十我和另一位同修被带回本地看守所。呆了一天,孩子们来把我接回了家,没几天恶党不法人员又把進京的同修关進了看守所。当时受一篇假经文的影响都写了所谓的保证,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回到家之后,恶人们要单独关我,老伴和孩子们坚决不同意,老伴说要到北京去告他们。因为这句话,我和老伴都被它们看在家里不许出门,每天四个人换班,白天黑夜的守在家门口。姑娘、女婿也受牵连,被她们搞的下岗。不过,他们单位的领导不错,没过几天又叫他们上班去了。

当时,我有一个错误认识,就是呆在家里照样学法炼功,所以被看了好几个月。在慈悲的师父多次的点化下,才突破了它们的安排和监控,走了出来。那时,我想把师父的大法像请出来,但是怕心又出来了。有一次,突然想到师父是来传宇宙大法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谁也不敢动,邪恶连大门也不敢進。从那以后,心里就踏实了,也没有了怕。

那时因为老伴天天跟着,想讲真相很难。一次上街与一个熟人讲真相,他当时就大骂。回到家里骂的更是难以入耳,不让我進家门,并打电话叫孩子们回来围攻我。那次我没有忍住,哭的很伤心。我告诉他们,想让我放弃大法是不可能的,除非我死了。他们看我这么坚决,也缓和了态度,让我不要去外面讲。后来我做这些事尽量不叫他们看到,早早起来炼功,然后骑车出去发资料。

凡是到我家来的人,我都向他们洪法,讲真相的机会从不放过。就这样,我不断的突破着家人的管制,这也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逐渐的环境越来越好。

二零零三年,我不修炼的小女儿去帮我印资料,不料被人发现,被关到了看守所十多天,花了八千多元才把人保出来。可想而知当时我的压力有多大,不过这次我忍住了,没有动心,因为我知道她做的事情是神圣而又伟大的。她的付出将来一定会得到更好的福报,师父都看的很清楚的。

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心从来没有动摇过,走亲访友都把洪扬大法、讲清真相放在首位。坐车、购物,做什么事情,都不放过讲真相的机会,走到哪讲到哪,做到哪,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众生。告诉人们电视上说自焚、杀人是假的,是陷害法轮功的;一九九二年传出到一九九九年,有一亿人在学法轮功,法轮大法书籍在北京被评为十大畅销书;一九九八年全国几大城市调查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效果上高达百分之九十八以上,法轮功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叫人学“真、善、忍”没有错,人们都能接受。

一次,我到姐姐家去并带了一些资料,正好他们邻居家过生日,晚上也来了一些客人。我想到这也是师父的安排,想去讲真相,可人的心放不下,不好意思去。九点多我已经上床睡下了,突然想到这样不对,救人要紧,错过这次机会,恐怕就不会再有机会了,明天人多吃完饭就走了。于是,马上穿好衣服来到她们家,当时有八、九人。其中有一个女的是开三轮的,她说好几次车里有资料她都没看,认为电视上说的很吓人。我告诉她大法资料是珍贵的,以后不要丢掉,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发资料给你,是来救你的。给她们讲了一个多小时,都明白了真相。有个老太太拿着资料说:叫我儿媳妇也要学“真、善、忍”,就不会生气了。我还给她们留下了一些资料,带给她们的家人。

还有一次参加一个婚礼,带着大法的真相光盘和资料送给了那对新人,他们当天就看了。我还送给客人们不少资料,很多人都了解了真相。

这几年不管是刮风、下雨、下雪,还是什么“敏感日”,在我心中没有这些概念,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学好法才是做好一切事情的根本保证。这几年每天都要保证学二、三讲《转法轮》和其他经文;每周集体学法一、二次。开始只有我和另一位同修,现在有七、八个同修参加。五套功法基本炼完。以前,发正念都坚持做好,可近一段时间干扰很大,晚上多次把闹铃按下又睡了,耽误了十二点发正念。我开始重视这个问题,向自己的心里找,觉的自己求安逸的心还是有的,虽然能控制它,但有时还是让它占了上风。

二零零四年腊月的一天,在集体学完法回家的路上,被从身后来的摩托车挂倒了。当时心想,多宽的马路怎么就把我给挂倒了,这应该是来结帐来了。当时就不能走路。我就给那人讲真相,“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给你找麻烦,电视上说的一切都是谎言,不要相信,要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很感激并说:“李洪志师父会保佑你。”

回来后我一直在想这件事,并且向内找。为什么正法的今天我会碰到这样的事情,我觉的我当时的那一念悟的不对。一九九九年以前得法的老学员在九九年以后進入正法时期,就不存在个人还业的问题了,师父没有给我们再安排这种难。如果有,那一定是旧势力在钻大法弟子的空子進行所谓的考验和迫害。那一定是自己的心性有问题才会被旧势力利用。我想到,那几天盘腿打坐觉的特别轻松,走路也感觉轻飘飘的,就有了沾沾自喜的人心,觉的很高兴。对,就是它。结果还真是,在打坐的时候这个腿又象才开始炼功盘腿一样艰难,几分钟一点一点的往上盘,就这样拖了很长一段时间。

二零零五年,我在一超市发护身符,到处发不在乎,当时正念不足,也没有智慧的做,那人并不听还举报弄到了派出所,家里人花了六千多元钱才把我保了出来。我向内找,觉的还是有显示心理,上次摔跤并没有认清也没有去掉执著,总是爱去想一些不该想的事情。那几天脑子里想起了進京上访,回来后别人都是自己交的罚款,有几个不是,我就是单位拿的钱交的罚款,所以觉的是不是自己没掏钱不太对,所以又导致邪恶钻了空子。最痛心的是老伴怕被抄家,把师父的大法像和经文给烧了。那时我抱头痛哭。写到此,我都是泪流满面:师父啊,都是我做的不好,自己长期不放的人心造成的这严重后果,真是愧对师父您。我深刻体悟到:修炼是严肃的,大法是严肃的,一思一念不在法上,都会造成深深的痛悔,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这样刻骨铭心的沉痛教训我永远不会忘记。现在老伴也认识到了那严重的错误,也在赎罪,并且在明慧网发表声明向师父认错,还常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身体也有了一定的改善。

在传《九评》劝三退方面,《九评》刚发表时,并没有行动,直到师父发表了《向世间转轮》的经文,才开始动起来。先向老伴劝三退,让他看《九评》光盘、听《九评》的MP3。他在我们家里是个很关键的人物,如果能够把他劝退,那家里的其他就好劝多了。他在部队里做了十几年的所谓“政治工作”,还见过“老毛”,中毒也最深。不过,他看过大法书,大法对他的影响也很大。他也知道恶党不行了,所以也没花多大工夫就退了。孩子们都是很善良的,不仅他们退了,连他们的公公、婆婆、小叔子、小姑子也都很快的退出恶党。

我初中时的同学四十多年没见面,他们多方打听我,一共联系了好几家。在二零零三年我们聚了一次。那次,我已经把大法的真相讲到位了,效果很好,的确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都是慈悲的师父在做。二零零五年我们又聚了一次。在去之前,我就请师父加持,要让我同学们都退出恶党组织。去的路上背法、发正念。到了之后,果然一切都做的很顺利。

老伴的老家每年都要去一两次,有十几户人家,家家都退出了恶党组织。我觉的这与平时的讲清真相密不可分,被劝退的人都是明白大法真相的人,所以再劝三退就比较容易。当然也有不听也不退的人,这是极少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