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精進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

一、得法前

三十多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出生在河北省的一个小村庄里。一岁多时,严重的肺炎使我差一点丢了命,妈妈常讲当时的情景真的危险到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经过抢救,奇迹般的活下来了。之后伴随我成长的是数不尽的病痛,整个人简直就象一个药罐子。二零零零年以前,我真的不知道人身体没有毛病是什么感觉,最熟悉的味道就是药的味。

小时候家里很穷,我的父母脾气都很刚烈,所以他们常常吵架,体弱多病的我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形成了善良、敏感、多疑、内向、胆小的性格。我的生活中没有阳光,任何小的事情都会使我难受半天。身体上的、精神上的痛苦使我真的感觉不到活着的任何乐趣。唯有那些夏天的晚上,人们都在外面乘凉,大人们总爱讲一些离奇的故事,我会听的入迷,但我总是似信非信,心里想这些事只有让我自己经历过,我才会相信的;我也会一个人看着天空,产生无尽的遐想,遐想着天的尽头在哪呢?有没有神仙呢?这时,我会忘记一切烦恼。

长大后,我有了一份工作,有了自己的家,有了孩子,但命运并没有就此改变。结婚前,我一直幻想着能找到一个能呵护我的丈夫,可以给我依靠。可是丈夫全部精力用在事业上,真的是不分白天黑夜,到家就象一个长途旅行的旅客住進旅店一样,家里什么活从未干过,对我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要坚强、自立,不要指着别人”。感情上的缺憾、身体上的劳累使我身体状况更加糟糕。

一九九九年的时候,我的乳房里布满了肿块,医生告诉我一定要有一个好心情,再配合药物治疗,否则很可能会癌变的。到另一个医院用现代化的仪器做乳透检查,有黑影,医生把病历写的很严重。我的心情很沉重,从此更是每天也离不开药,开始吃的是中药,吃了好几个月,身体虚弱的几乎上不了班,也没管事。后来就吃西药,几百块钱几百块钱的买,也还是那样。有时有好转,但还会变回去。

二、喜得大法

在我吃中药之前,同事有炼法轮功的,告诉我说“炼炼法轮功吧”,我说我得先治病,那时对大法也不了解,同事也没往深里说。一九九九年在电视铺天盖地诽谤大法的前一天早晨,我忽然有一种冲动,非常渴望看一看法轮功的书。让人帮我找,从一个小书店给我找来了大概四本,是老师在各地的讲法。我看了一天,看的很投入,觉的很爱看。第二天,电视上就播那些不好的东西,我看着那些不知为什么只想哭,然后就把书放起来了(借的书都给我了)。

两千年九月,我再也不想吃药了,反正已经吃了各种各样的药,我就干脆不吃了。一天去单位的路上,和一个修炼大法的同事碰上了,她告诉我说:“你看看法轮功的书吧,大法是真的。”我没有任何顾虑,很干脆的回答:“好的,我妈那有一本《转法轮》,我星期天回家去取。”我妈那儿的那本书是我们这里学大法正热的时候卖书的亲戚给的,现在谁也没看,就在家放着。

星期天早早的我从县城去了我妈妈那,家人帮我照看着孩子,除了吃饭、上厕所,一整天我都在看书,不累、不困,也不走神,到大约下午五点钟我看完了整整一本《转法轮》,这个速度是我以后这么多年学法中从未有过的。看书的过程中,我的两侧乳房一直在丝丝拉拉的疼着,而平时从未有过这种现象,总是偶尔疼一会。我几乎是对大法信了大半了,但心中还是有一些疑问,比如“光年”的问题和我在课本上学的不一样,还有老师在书中讲到:“有一次我仔细的查了一查,发现人类有八十一次完全处于毁灭状态”。当时就想我也不能知道这“八十一次”到底对不对。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的想法是多么的不敬。

回去后,我带着疑问去了那位同事家,说出了我心中的疑问,谈话间,我的用词是“你们”老师说什么什么,当然那是我最后一次那样说了,写到这儿,泪水流下来了,如果说出的话可以收回,那么我真的希望那不是我说的。想想六年来恩师的慈悲苦度,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的感激,而那时我却连一声“师父”都叫不出来。

同事的丈夫也修大法,记得当时对我说了大意是这样的话:“越珍贵的东西越会得之不易,对许多人来说,得大法都会遇到一些障碍,你能越过这些障碍,才有可能得到他”。我当时就觉的我在看书中遇到的所有的疑问全解开了。当我连师父都喊不出来的时候,慈悲的师父却开启我的智慧,借他人之口解开我心中的疙瘩。同事又在一张纸上写上了五套功法的口诀让我回去背一背,说改天教我炼功动作,临走给我示范了一下打坐的动作。

第二天早上,家人还在睡觉的时候,我在二楼的空屋子的地板上双盘坐下来,双手结印,默想的我记得好象是第二套功法的口诀,然后奇迹发生了,我非常清楚的感到有什么东西進到了我的身体里,我知道那是法轮,我心中充满了无比的庄严和神圣。啥事非得自己亲自体会到才信,现在我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至此,障碍我得法的一切全不存在了。同事很快就教会了我五套功法,我的生活全部改观了,我不再是原来的我了。

三、学法、抄法

我忘记了身体上的各种“毛病”,每天抓紧时间学法炼功。一个月读四、五遍《转法轮》,听同修说我们这由于邪恶镇压开始时,走在前面的同修悟偏了,告诉大家把大法书全都交上去,许多人就都交上去了,现在我们这里的大法的各种书籍都很缺。我决定把我手里的那几本老师的各地讲法给大家看,而又担心会不容易再传回到我这儿,于是我开始抄书。

买来一堆本,每天我都会拿出一定的时间抄,常常是一夜也睡不了多长时间,手指都肿了,有时只有跪着抄,用这种最虔诚的姿势才能坚持下去。抄完的,就把书让同修拿走给别人看。在抄的过程中,我感觉就象坐在师父讲法的现场,听师父讲了一遍法,印象特别深。我自己那几本书抄完后,有同修紧接着给我请来了另外一本我没看过的,我看一遍后,马上又开始抄,抄完后立即送还人家。以后,几乎是抄完一本就会又有人为我请来另一本,没有人为的安排,师父把一切都安排的那么好。我的心的容量,也在抄法的过程中,不断的扩充着。

四、大法给了我全新的生命

我不知道自己身体上的那些“毛病”都是什么时候好的,每天那么多的事情要做,我也想不起去考虑自己是否健康了。单位每年都要组织女职工進行一次体检。得法后的第一次体检,我去了,结果是一起去的那么多的人,我是最健康的,医生说一点毛病也没有。

以前,不管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总爱感冒,从得法到现在,六年过去了,我没吃过一片药,感冒症状也很少出现了,身体状况令许多同事羡慕。我也会借给他们讲我的身体变化,告诉他们大法的好。

身体好了,我的多疑、内向、胆小的性格也变了,我按着“真、善、忍”的标准归正自己,以一颗宽容的心对待他人,遇事向内找,没有了猜疑;我知道了如此洪大的法理,我的心中充满自信,我再也不需要把自己裹藏起来,当我的家搬到另一个地方去住时,邻居们夸我“开朗、大方”;我也不再怕黑夜、不再怕与人相处,不再多愁善感……是大法给了我全新的生命。

师恩难报,唯有加倍努力。

五、在点点滴滴中证实法

(一)圆容好家庭

在母亲家里,我以前是他们的负担,回到家就是躺下,什么都不愿干,现在只要有机会去妈妈那儿,什么活都帮着干,尤其是过年过节兄弟姐妹团聚时,做饭刷碗我是主力。全家人都看到了我修炼前后的变化,都知道大法好。

我在婆婆那边,得法前,我跟婆婆闹过别扭,得法后,我从各方面关心体谅婆婆,婆媳之间再也没有发生过不愉快,婆婆和别人聊天也总是夸儿媳好,我告诉她是大法使我们变的家庭和睦,婆婆现在很理解大法。

对丈夫我也尽量宽容大度,使他不会误解大法。

至于孩子,从我刚一得法,就开始念法给他听,现在他对大法法理已经有很深的理解了。

(二)在工作环境中证实法

工作中领导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什么“优秀”、“先進”也不去争,给就给,不给就不给,顺其自然,反而,什么也没有比以前少得;平时单位有什么需要干的,积极主动的干;平时自己的每一项工作都尽自己的努力做好,让领导放心满意。让自己始终保持平和,有同事问我,你怎么总是乐呵呵的,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告诉他们我是由于修了大法。我们单位有几位大法弟子,由于我们的正念正行,许多人对大法都有了正确的理解。

(三)在生活中证实法

只要我们有证实法的心,师父就会给我们创造机会的。我买菜、买水果等就经常有人多找我钱,或要多给我东西,我总会借机讲真相,但往往我会以第三者的角度讲,说跟炼大法的朋友学的或说从传单上看到的不多要别人东西。对方往往说炼法轮功的就是好。刚开始讲,是有点不好开口,有顾虑,但讲过后,也就越来越自然了。

六、迈出艰难的一步

我的胆小的性格,虽然通过学大法去除很多了,但怕心依然很重。我们这里的资料点几经邪恶迫害,很长时间上网、下载、打印没有人做,师父的经文、周刊、资料都要靠到外地去取,给外地同修造成负担,去取的同修也承受压力。

我内心里的声音告诉我,我应该承担些什么,但我却不愿面对,甚至还在想那些我认为有条件的同修为什么不把该担的担起来。师父的点悟,使我放下了不平衡的心,也想自己买电脑。面临的问题是,我没钱买电脑,丈夫有钱却不给我。慈悲的师父为我解决了难题,一天,丈夫突然对我说,你去操持一下,让他们来给咱们安宽带,我去买电脑。买电脑的问题就这样在三退之前就解决了。通过别人的帮助,我学会了怎样突破网络封锁,然后,在师父的点悟下,我学会了发三退声明,学会了发稿。

前面做资料的同修的遭迫害还是使我顾虑重重,通过学法,我的心慢慢的平静了,我想,只要是大法需要我做的,我就应该去做。我的心放平以后,很快就有机缘参与了做资料。当我真正去做的时候,发现并没有什么可怕的。现在我平静的做着我该做的,我深知:没有师尊的帮助,我什么也做不成。我非常感谢师尊给我这样的机缘。

我有许多地方做的还很不够,有时很懈怠,我会努力去做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以上是我的点滴体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