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我的有求之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六日】当每个人来到这个世间上的时候,是摊开双手,赤条条而来,离开这个世间的时候,同样是摊开双手,什么也带不走。可是当我们面对这个表面纷繁的花花世界时,却在不断的求、不断的要、不断的找,希望围绕在自己身边,属于自己的东西,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物质上的,都多多益善。我希望得到,越多越好,希望得到爱情、友情、亲情、别人的好感、别人的认同、别人的喜爱、别人的赞扬、别人的羡慕、同事关系的融洽、领导的赏识、丈夫的忠诚、丈夫的喜爱、丈夫的迁就、家庭的和睦、优秀的子女、健康的身体,还有修炼的提升。总之,就是想自己精神上和物质上都能得到最大的满足,成为最幸福最快乐的人。因为从小养成的观念,所以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得到这些。正如师尊在《走向圆满》这篇经文中所言“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然而人来在世上是由因缘决定着人生的路与人生中的得失,怎么能由着人的观念决定人生的每一过程呢?所以那些所谓美好的向往与愿望也就成了永远也得不到的痛苦执著的追求。”

从小,有意无意的,家人会向我灌输“对自己有好处的事就去做,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事就不去做”。这样的观念也曾经让我不会有意的做一些诸如落井下石、打小报告、说别人坏话之类的事,因为这样的事损人而不利己。而对于自己的付出却很在意,认为只要做了一些事就应该有“好处”。为了得到这所谓的“好处”,我认真的学习,因为这样我能够得到一个好的工作这样的“好处”;为了得到这所谓的“好处”,我对别人笑脸相迎,因为这样我能够得到一个好的人缘这样的“好处”,等等等等……渐渐的,“付出”与“好处”成了我心理杠杆上的两极,当“付出”而没有“好处”的时候,我的心理就不平衡了。

初识法轮大法,认为他可以制约我的行为,抑制我暴躁的性格,医治我焦躁而痛苦的心理。把我打造成一个心理平和安详,不再暴躁,温和善良的快乐女人,这可真好。而对于“修炼”却半信半疑,更是没有一颗要坚定修炼的心。我当时有一颗想利用大法得到世间“好处”的肮脏的心。

慈悲伟大的师尊并没有因为我有一颗想利用大法的心而嫌弃我,随着我改掉一些不良习惯,我感觉到了身体里强大的气机,还出现了打坐时点头等现象。可是,我那颗“有求”之心,却一直没有去,甚至被层层掩盖住了。我并不是因为想治病而走入大法的,可是当我知道大法在祛病健身方面的奇效后,我想得到“好处”的心又出来了,因为我身体没有大毛病,却有小毛病,例如轻微的鼻炎,我想:人家癌症都炼好了,我这鼻炎肯定能炼好,带着这种有求之心炼功,结果可想而知,可我并没有向内找,而是认为自己功夫下的不够深。

“七二零”之后,我在高压下向邪恶做了妥协(严正声明将分类发表),但内心还是认为大法是好的,有一个同修问我今后在家还炼不炼时,我说:“只要有一个癌症病人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我就相信法轮功”。当时好象是相信大法,但今天看来当时是执著于大法能治病啊,可我自己却浑然不知。

仔细想想,这种想得到“好处”的有求之心的观念由来已久,而且不易察觉,好象是不自觉的了,就在写此文的过程中,我想:如果这篇文章发表了,给同修以借鉴,我可不又做了好事了,我又该提高层次了。发过真相资料之后,我躺在床上想,我讲真相了,我应该有“好处”吧,就是修不上去,我也应该是积了福德了;劝人“三退”之后,沾沾自喜,这个人是我救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将来我肯定有我应得的好处;发完正念之后,想,我又清除了邪恶,我做了大法的事了……无形之中,我把做证实大法的事当成了一种低投入、高回报的投资了,只要做点事,就能得到常人得不到的好处。多么肮脏的一颗心啊。这是一颗有求之心,更是一颗贪心,想得到一切,不想失去的心。

在写此文的过程中,瞬间想到“大法是修炼,我要修炼,什么都不求”时,感到内心无比的纯净和坚定,所有的执著和心结都变的微不足道、什么也不是。但是当回到那种患得患失、想从修炼中捞到什么好处的心境时,改变自己哪怕是一点都很难很难,痛苦万分。这让我更理解了为什么那些同修在牢狱中,面对非人的折磨依然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因为他们背后是“修炼”这两个字给予的强大的正念。“修炼”这两个字在宇宙中是那样的伟大、殊胜,容不得一点杂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