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上海的一些情况与海外电话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八日】前一段时间与海外参与电话讲真相的一名同修作了一次交谈,觉的有必要就上海的一些情况与海外电话讲真相的同修進行些沟通与交流。

那名同修在谈到上海的情况时说,海外电话组已经拥有了大量的电话号码,几乎已经遍及全市,企业单位特别是中小企业电话与传真号码尤为齐全。但是考虑到上班时间打电话会影响对方工作,以至于老板不高兴,对大法声誉和救度众生产生负面作用,所以一般都是在吃饭时间和下班后才打,这样就使打真相电话受到很大限制。

就这个问题,我们觉的可能中国大陆与海外很多国家的公司或单位工作人员上班时的状态的不同,使一些海外同修对大陆人上班情况的认识有失偏差。在大陆曾有过这样一个说法:外资企业中,日本人的公司管理最严,工作也安排的满满的;台湾人的公司次之;欧美的公司管理要宽松些。说这话的一个前提是外资公司收入高,但工作量大且严格,而中国的企事业单位和公司就要松的多。

在大陆,外资公司还是少数的,而且就我们观察,现在大部份中小企业员工上班时不是很紧的,听个简洁明了内容精炼的真相电话肯定是没问题的。由于邪党的各种抢掠恶行,大部份中小老板们也很痛恨邪党,对真相电话不一定会是抵触的态度。再说,那些推销各种东西的电话和传真也很多,他们对被打扰也不是那么敏感的。我们相信众生有明白的一面,他们很多人对真相电话的所谓“打扰”不会反感的,可能是海外同修在那样环境中生活无意中也形成了一些观念吧,但是救度众生的时间很紧,我们在这方面的观念也需要转一转。

在和上海一些同修交流这个问题时,我们还谈到了师尊的讲法解法,在此与海外电话组部份同修共勉:

“师:通常哪里出问题大法弟子就到哪里去讲真相,持之以恒的、坚持不懈的。中国的学员都有一个感受,觉的西方社会里做什么事情都是按部就班的,有些事还得预约,等啊等啊时间很长。可是迫害情况很急,反迫害是没有时间这样慢条斯理的。学员觉的这样做不行,所以很多中国的学员就采取自己的办法,直接见面,持之以恒的、坚持不懈的做,一定要把真相讲到位的精神,把事情办成的态度。当然有些西方学员觉的受不了,习惯于那种的生活方式。那不行的,真的不行的。你们不能等,众生在被迫害,道德在急速的下滑,你们要救的人是越来越少,越来越难,所以不能等。”(《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另外,谈到对上海地区讲清大法真相时,那名同修还说,现在大部份上海人对大法真相都是知道的。这点,我们接触到的情况不完全是这样。我和很多同修都感到,接触到的常人中,十之七八都是不了解大法真相的,有些人是泛泛的知道点大法的情况,对自焚伪案和迫害的严重成度等真相知者甚少,更别说活摘器官的真相。我有次这样问一个同修,是不是我接触的都是不知道真相需要我来讲的,知道真相的就不安排我接触了。他说,不会吧,他遇到的情况和我一样。前不久,有上海同修先后到过重庆,成都,兰州等地,讲真相时发现,接触的世人中不知道自焚等真相的也居多数,希望海外电话组同修讲真相时能考虑上述情况,使我们的电话真相起到更大的救度众生的作用。

就我所知道的情况,上海地区那些精進的大法弟子非常努力的做着讲真相救度众生清除邪恶的事情,我们看到:从上海弟子发正念铲除江鬼不让它把上海当乐园后,它基本没回来过;一些如黄菊陈良宇之流在上海迫害大法弟子的首恶分子和恶警恶人先后遭恶报,很多上海世人也都更加清醒了。但是,对于一个有一千七百万人口的上海地区来说,大法弟子的相对人数太少了,加之邪恶势力对江鬼老巢地区大法弟子的多次疯狂迫害,动用搜刮的民脂民膏和骗来的投资,雇佣许多恶人、增设从马路到邮筒再到小区信箱的各种探头、放出大量流氓特务、安排大量闲散人员成为协警保安、跟踪绑架陷害大法弟子的事情经常发生。上月中下旬的一天早上,一个同修还碰到了这样一件事情,四五个中年妇女,有一个挂着胸卡,在小区里一个一个检查每户的信箱,问她们干什么,其中的一个用上海话气势汹汹的说:检查。大法弟子辛辛苦苦做出的用于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很可能就会被她们毁坏掉。

一个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说,街道直接雇派这些人到居委会工作,而实际她们又不做具体居委的工作,工资是街道出的,每月一千元。邪恶们的破坏和干扰,使得上海地区的除邪恶救众生的很多事情都不尽人意。一些从其它省市来到上海的同修经常为此发出感叹。但是,同时我们也看到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佛法无边。上海市的电脑、手机、电话和传真的拥有量是巨大的,而海外同修的讲真相救众生的电话电邮传真又使邪恶之徒们几乎束手无策,只能是干嗷嗷叫喊着欺骗市民说“不听不信不传”。我们觉的对于类似上海情况的大陆地区来说,真相电话是发挥大法弟子整体作用,广传真相救度众生的最有力的方式之一。

海外同修的真相电话在揭露邪恶救度世人方面起到的巨大作用是不可估量的,同修们有目共睹。但需更完善之处在个别时候也有,我知道在上海的两个世人收到过真相传真:一个是我好友,收到了七十多页纸的《解体党文化》,好在他没反感,但也没看完内容。另一个是私人小公司老板,收到四十多页的真相传真,他表现出很不高兴的样子。我相信这样的事情是极少数,是我们大法弟子成熟过程中的不足表现,是很容易克服和改善的。在此我想就真相电话电邮传真资料内容方面提一个建议:在各种其他资料成熟经验的基础上,能不能增加一些与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有关的针对性内容。比如我觉的上海地区就比较需要这样的真相内容。

海外电话组同修的时间也是非常紧的,也希望我们大陆的同修能配合的更好些,如收集发送某地区或单位电话时也整理点有关资料,甚至是直接提供需要电话组同修讲真相的内容,以方便同修参考整理出有针对性的合适的电话真相资料等等。

不当处,请同修指正,谢谢海外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