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与正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从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来,一度对「大法弟子」一词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听到在常人面前提「大法弟子」就感到有些古怪,听到同修们谈「大法弟子」觉的象喊口号一样,听到「法轮功学员」则不会动这样的念。在学法和读明慧文章中,自己明白了「学员」和「弟子」是有区别的,也发现了自己和「弟子」的状态中好象隔着一层膜,自己有时想自己是不是「大法弟子」,心里也是感觉不那么踏实。最近在修炼中,面对这个问题时,师父点化我突破了这个部份,将法理体悟与大家交流,请慈悲指正。

学员与弟子的区别

个人认为,「学员」与「弟子」的根本区别是基点问题。就是基点是为私为己还是无私无我,和是不是站在人的基点上修炼的问题。

历史上,修佛修道的人数众多,但是道家学道的很多,得到真传的只有一个弟子,其他学道的人从砍柴洒扫开始,最后至多得到术类的东西,无法得到真道。释迦牟尼的弟子,也分为出家与在家、男众与女众、大众与小众的区别。禅宗二祖慧可在少林寺达摩祖师前断臂求法,才成为禅宗弟子。以前修炼中,有了修道的心也未必能成为那一门中的弟子,不是弟子的人,更不可能得到那一门中的真传。

慈悲的师父「把学员都当作弟子」,把宇宙大法捧给了我们每个想要修炼的人,把法轮大法一门中的无比宝贵的东西给了我们,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来,用对待弟子的标准对待每个学员,不管我们精進争气与否、生命来源如何、业力观念多大,只看我们那颗想要修炼的心。

那么,是不是师父这样对待我们,我们就自然成为弟子了呢?我认为是不是大法弟子,要看每个人内心怎样摆放。

「学员」的基点是学大法,把修炼作为生活中的一部份,和以前修炼者「我」要修炼;「我」要修成正果;「我」要脱离苦海的心态很相象。这种基点是以我为主的,以个人圆满为主的,所以会有“「我」要怎样提高,「我」要做那些大法工作,「我」为何状态不好,「我」能不能修成”等等想法的出现。在修炼中以自己为中心,计较自己状态好坏,计较得失,修炼状态起伏不定,正念不强,跟这种心态很有关系。

这样的基点实际上是对大法有所求,想从法中索取。修炼的动力是因为通过修炼可以达到自己的目地:其中可能有对正果和佛位的追求;也可能有对世间苦难的逃避;也可能有自己的根本执著想在大法修炼中找出路。这样造成了「学员」不管如何做三件事,如何修心,只能改变自己愿意放弃的那部份,很难完全同化法。因此在关键问题上,往往容易从自己的基点上看问题,而被执著和观念带动,做出错误的选择。

比如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到北京证实法,「弟子」是为了护法,「学员」也会出来,行为相同,但心里是怕被落下,怕不能圆满。至今在家学法炼功的「学员」也是如此,怕自己被抓,被打,妥协而掉层次,怕损失自己的利益,认为在家也是修炼,也能得到自己想追求的东西,因此走向邪悟。《九评》出来之后,「弟子」会认为这是结束迫害、讲清真相的好时机,「学员」则会觉的是搞政治,常人不理解会对大法产生误解,其实真实原因是害怕自己不被常人接受。基点不同,产生的一念不同,行为的效果当然不同。

「学员」是「人」在修炼,关键时刻的决定往往是维护人,维护自己的观念和执著,想不起维护法,证实法。

「大法弟子」的心态是自己是大法中的一粒子,自己的一切在大法中,以法为大,「无论你们做什么,都没有去想自己是在为大法做什么、应该怎么样去为大法做、我怎么样能够为这个法做好,都把自己摆在大法当中,你就象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一样,无论干什么自己就应该那样做。」(《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用一个粗俗点的例子做比方:比如一家公司,里边干活的人都在工作,看起来一样。但是公司的老板和工人的心态完全不同,老板把公司看成他的一部份,而员工往往把工作当作一个任务,所以对待公司的心态很难象老板一样。就如同人们都注重自己家里的清洁和装修,对公共地方就不会那么关注。

那么,「弟子」和「学员」不同心态带来的区别是怎样呢?「这种思想看起来好象挺对的,大伙都一样。其实怎么能一样?做的工作不一样,尽职尽责成度也不一样。我们这个宇宙还有个理,叫不失不得,得就得失。」(《转法轮》

所以,在大法工作中,「学员」和「弟子」的状态也不会一样,可能从表面上看起来,「学员」也可能非常精進,为了积累威德抢事情做,或者捡自己喜好的项目做;或者抢自己认为威德大,「重要」的项目做。但是真正的基点上,还是「我」要为大法干什么,没有达到自己的期望或者是目地,很容易就动摇或者泄气,甚至做大法的事变成了证实自己,是用人的基点在做大法弟子的事。

「弟子」的状态可能不显山不露水,但是基点是真正以法为大,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心态是平和而坚定的,而且会以大局为考量,默默去补其他人的不足,不容易陷在自己的观念和评判中。是用神的基点和心态在走人成神的路。

「弟子」和「学员」不同心态最后的结果会是怎样呢?个人体悟,师父对弟子的要求是很高的,弟子成就的也是最伟大的。我们在反迫害和修炼中的正念正行,为未来的宇宙留下参照;通过走人成神之路,为未来宇宙留下圆容不破的机制,生命有洗净自己的机会;通过炼功,我们的身体从肉身到极微观下的整个小宇宙体系,将成为未来宇宙结构中千万个大穹的物质结构;我们将成为未来宇宙法的一部份,我们从大法中证悟的,将成为我们那个体系中的法;我们在修炼中修去不好的执著和因素的过程,会作为未来生命返本归真的参照;我们就是未来宇宙和未来宇宙法的一部份,为宇宙中的众生和正的因素负责。

而要成就这一切,就需要我们全身心的溶于法中,而不是把自己的因素放在第一位。

「如果只把个人的圆满当作是最高的事,我说那不配当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北美巡回讲法》)

得了法,当然同化法的一部份就是神,但是这离我们来的目地,和师父对我们的要求,相去甚远。而且带着这种「学员」的心态去求圆满,其实是很难摆脱旧宇宙为私为己的根本因素,还是没有具备新宇宙生命的本质,是不是能够進入新宇宙,还是要打问号。

大法弟子的正念

师父在讲法中多次提到正念,也要求大法弟子一定要用正念看问题,那么,正念是什么呢?大法弟子的正念应该是怎样的?

师父在《美国东部法会讲法》中曾提到:「这里指的一切心当然是你修炼中的一切正念啦。正念实际上也是正的认识」,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师父讲到:「我今天看明慧网报道,有个学员腿被打的粉碎性骨折,也不给对接就打上石膏。这学员想都没想自己会残废,根本就不在意,每天就是学法,正念很足,能够坐起来一点的时候就炼功。医生告诉她粉碎性骨折都没对就给打上石膏了,这都是那些个监狱的医院干的,她不管那个,我要盘腿炼功,疼的不行还坚持,后来盘腿也不疼了,结果好了,现在又蹦又跳的什么事儿都没有,跟正常人一模一样。(鼓掌)你们谁能够这样,旧势力就绝对不敢动他。谁能够这样,谁就能在过关中走过来。什么叫正念哪?这就是正念。」

每个层次上的生命都会有正念,就是按那个层次的标准来衡量的,那个层次中正的认识和思想念头,比如人的正念现在就是支持大法和反对恶党,以及按照道德,用中国五千年神传文化中的正的部份行事。而对大法弟子而言,正念就决不是这个标准中的念头。人不能放下生死不算没正念,大法弟子放不下生死、放不下世间得失时产生的念头就不是正念。

个人体悟,大法弟子的正念就是符合师父的要求,来源于法中,大法弟子应该具有的正的认识和念头。

正念只能来源于法中。来源于人的认识、观念、其它的学说、理论、或者其它法门的东西都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所以谈不上正念。我们在长时间的学法中,可能出现的一个误区就是为了「学法」而学法,没有真正静心同化法。同时,在生活中往往出现「过去有人在公园练功也好,在家里练功也好,练的倒挺用心的,很虔诚,练的也不错。一出门就不是他了,我行我素」(《转法轮》)。变成了学法是学法,生活是生活,工作是工作,没有时时处处按照法理要求和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

那么在我们的日常在常人社会的工作和学习生活里,往往不自觉的就按照在人中养成的观念和认识来指挥自己行事,这个时候,往往正念是不足的,也忽略了自己是大法弟子。

此外,在学法时,每个人都会有在法中的体悟和对法的认识,这当然是非常美妙愉悦的过程。在生活里,在常人社会里,往往就忽略了“做到是修”,只是法理上清楚了,明白了,悟到了,并不等于自己做到了,也不等于自己修到了那个境界。修炼的不扎实也导致了没有真正溶于法中,导致了正念没有那么强,那么足。如果踏踏实实的「做到是修」,按照法理指导行事,那本身也是加强正念的过程。

修炼层次不同,状态不同,所以每个人的正念也不会相同,法对每个层次中修炼的弟子要求也不同,所以修炼是不能有样学样的,别人做的好坏对错与否,只能作为参照。别人做的不如你,可能因为对你要求更高,不应该觉的自己比别人强;别人做的比你好,是因为让你看到差距,也等于你修的不好,是需要突破的时候了。但是在根本的正念上,我们必须无条件的去按师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的状态。

在这场迫害中,师父告诉我们「一个不动能制万动」,「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按照这样的要求就是正念,反之,用各种借口掩盖人心的念头:「忍过眼前,出去以后再讲真相」;「不配合会挨打加刑」;「出来怕被抓」;「不写保证会丢饭碗」等等这类念头就是人心,不是正念。

在旧势力的因素和黑手烂鬼对学员身体的迫害中,师父要求我们「作为我这个当师父的来讲,正法中我是绝对不承认利用这场邪恶迫害来考验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抱着承受迫害因此而修得高的错误想法。」(《在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这方面对我们正念的要求就是「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那么在干扰和迫害中,诸如「我有心没去,所以它迫害我」;「这样是不是消业」;「承受迫害修的高」;「被迫害挺过来,做的好说明修的好」;「帮我去掉某某心」等等这些想法都不是大法弟子的正念,当然起不到应有的作用,甚至加重了魔难。

师父在《转法轮》里讲到:「好坏出自人的一念」。所以在每个问题上,是不是用大法弟子的正念看问题,就决定了每件事情的结果。修炼人都知道,人的思想来源很复杂,如果是用大法弟子的正念看问题,在另外空间,我们的一念符合了法,当然法的因素就和我们身体的空间沟通了起来,在我们的背后和另外空间就有了法的力量,我们金刚不动的正念,我们来源于宇宙大法中的力量就会使一切不正的,一切的干扰和迫害解体。所以只要正念强,我们就是不被旧宇宙的因素制约的。

来自于宇宙法中的正念也是无所不能的:我们在处理事情觉的力不从心的时候,往往都是因为正念不足。常人社会中任何事情都受这一层的法理制约,任何事情和技能都有它自己的指导原则,而这些都来源于宇宙的法,法中涵盖着各层、各种体系的法,所以正念一足,法和神都会给我们智慧。解决人间看起来不可能,或者没办法的事情,都是有路可走的,而站在人的基点上,用人的念解决问题,的确是无从下手。

如果不是动正念,不管那个念头看似再有道理,或者再有利于自己的眼前利益,那个念头的来源不管多高,都是来源于旧宇宙。或者来源于人在常人中养成的观念,这样的念头是无根的,也给旧势力提供了干扰和迫害的机会和借口。「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清醒》)

师父告诉我们:「你们知道吗?就单单这一个修炼的问题,在宇宙低层是多复杂,到了高层次上就简单了,没有了修炼的概念了,只有消去业力的概念;再高层讲的是一切麻烦只为了铺上天的路;再高层什么消业呀,什么吃苦啊,什么修炼哪,没有这些概念了,就是选择!」

我们在修炼中,其实每一步都是选择,早上要不要早起炼功、每一关选择放弃执著还是固守自己的状态,都是选择。用正念选择,就是走正了我们修炼的路。如果不放弃用人心衡量问题的习惯,每个选择不是在正念中做出的,就好比走路每个路口都走错,最后就只能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很多时候,一件事出来时,师父是不讲的,那么在这个时刻,我们是不是用正念看问题,就尤为重要。比如《九评》的出现,明慧网上登出是不是可以和常人结婚,关于《苍宇劫》等等事情,很多时候需要我们用正念判断,而往往身边各种看法都会出现,让你选择。许多时候,我们形成了自己一套判断事情的方式和标准,往往觉的那已经是自己的一部份了,那一刻就忘记了自己是个大法弟子。比如是不是和常人结婚的例子,师父的法中并没有明讲,站在人,或者是「学员」的基点上当然是认为可以的,可是站在大法弟子的基点上,救度众生如此紧急,常人也无法理解我们的所思所想,更无法在修炼上互相扶持,到了最后,往往变成了一个神被人拖累的状态。为了个人对某个个体的所谓「善」,付出的是更大范围的代价。当然,法大,大法无边,有的是办法让弟子修炼,但是对于每一个弟子而言,在正法之中,忘记自己是大法弟子,其中带来的损失是非常大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