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二零零一年天安门派出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我是九八年下半年开始学法的,刚开始看书时非常慢,带学不学几个月下来也没有看完一遍《转法轮》,7.20以后我才开始认真学法炼功了。炼功不到半年的时间,一身疾病都没有了,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也消失了(症状)。是师父把我这个满身污浊非常肮脏的一个生命从地狱里捞了出来,在这里没有任何语言能表达感谢师尊的救命之恩。

下面是我去北京上访的一段小经历。

二零零一年一月六日,我和另外两名同修走到了天安门,我拿出还我师父清白的横幅,喊出了千百年来压在心底的呼唤。那一瞬间感觉自己从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宇宙中来到了这里,那一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心里从没有过的一种轻松感。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也不知警察在我眼前站了多长时间才抢下了横幅,然后我被带到了天安门派出所。由于我当时没有报姓名,一进里面,他们就把我推进了铁笼子里,当时很多同修通宿也都被关押在里面。当时天安门派出所上层楼和下层楼都有铁笼子,铁笼子是用粗的圆钢筋焊接的,上下大约有三至四米多高,能容纳上百人左右。

铁笼子外面都是便衣警察和一些打手,他们手里都拿着电棍,钢磁棒还有警棍。他们换班走来走去,看谁不顺眼,进笼子里面就是一顿毒打。有时进来三、五个人,有时进来七、八个,进里挨个打,不论大人、孩子,还是老头老太太。有一次进来很多恶人,拿着警棍往法轮功学员的头上挨个砸去,顿时惨叫声一片。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被砸得满头流血,斜靠在墙边,墙上地上都是血。这时进来几个打手,把这个小伙子拖了出去,不知整到哪里去了。

我们在笼子里关了一夜,第二天一帮便衣,把法轮功学员叫出去。六人分为一组,用警车拉到一个地方,非法提审。然后把我们关进了一所监狱的小号里,本来一共六个人,这下只关进四个人,其中那两个人不知道被整到哪去了。我们四人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四面黑,只有从铁门缝里透过点亮光。

这时我顺着铁门缝往外看,看到外边一间和我们挨着的监号里摆满了刑具,因当时是白天,那屋靠外边比较近,比我们呆的这边亮多了,看的比较清楚。有一层摆满了皮带,还有一层摆的是电棍,警棍,再往那边看有点看不清楚了。过会进来一个挺高挺胖的男子,个头大约有一米七八左右,说着北京话的口音:“告诉你们在这老实点,不许炼功!”接着指着那些刑具威胁说:“你看这都是些什么!”

又过了一天,警车把我们又拉到了另一个地方,一进门口就让照相,强迫我们用十个指头摁手印,然后把我们带到里边,一看,里面一个监号挨一个监号的,等到进里面之后,才看到很多穿着号服上面写的是“北京崇文区看守所”。

我在崇文区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警察让我在拘留票上签字,我拒绝签,恶警就强迫拘留,狱警还指使犯人看着我们。不让我们炼功,炼功就打我们。这里大部份犯人都是卖淫,吸毒的。

我被拘留的十天当中换了三个监号,在第一个监号里,有一天送进来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因不报姓名,被恶警用电棍电得前后都是紫黑一片,老太太在这监号呆不到一天时间不知又被恶警整到哪里去了。

换第二个监号时,我看见一位大连的同修,也因不报姓名,腿被恶警用电棍电黑一片,有的地方肉皮都烧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