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第一个世界法轮大法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二日】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是全世界第一个“法轮大法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以来,无数大法弟子前往北京讲真相;在这第一个“法轮大法日”里,和往日一样,天安门广场和天安门派出所充满了大法弟子纯善的呼唤和不屈的身影;本文为笔者在这一天里的经历,兹为见证。

我因五月十一日早晨到学校原炼功点炼功被举报,遂决定五月十三日前往北京请愿。恰与一些同修同路,大概十个人吧,半数不认识,其实也不需要认识,见了面相互笑笑、点点头就理解了;其中大概六位学员身穿“法轮功文化衫”(这在迫害前学员是常穿的,正面是法轮图形,背面是“真、善、忍”三个字),外面罩了件衣服,我顾虑不能保住这珍贵的文化衫,就没有穿(这是我心性不到位,其实有位学员就保住了衣服,他有一念:一定要把衣服穿回来)。在火车上,并没有遇到检查、拦截的事情;我没有食欲,想到了岳飞的八个绝笔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清晨,大家分头下了火车,我带着个学员走,我对北京并不熟悉,但好象就是知道该怎么走,坐公交车很快到了天安门广场。

天安门广场很大,好象并没有约定在哪儿碰,但不一会儿,大家都见面了。有学员买了黄菊花来,大家每人拿着一枝,围了一个圈,静默了几分钟。没人干涉。我们就向“人民英雄纪念碑”方向走去,那几个学员脱掉了罩衣,法轮图形和“真善忍”在天安门广场惊天动地,我双手合十。立即,一个便衣走过来把我抓上了车,车就停在广场边,车里已经有几个学员了,陆续大家都被抓了上来,有的学员还挨了打,等车装满了人,就开走了。车好象绕了广场一圈,这天天气晴朗,广场散落着游人,不知道里面有多少大法弟子,有多少便衣。

大概九点钟,我们被送到了天安门派出所,学员们排着队,警察一个个的问名字、地址,几乎没有人说出来(完全是一片善心,为避免单位受牵连,因为中共搞邪恶的“连坐”)。这天我穿着自己最好的衬衫,打着领带,因为认为上天安门请愿是最神圣的。有个警察指着我问:这也是炼法轮功的吗?一个警察说:是的,都是的,多的很呢。

我们被关在派出所大楼和围墙之间的封闭起来的空地上,空地并不大。已经有几个学员在这里了,好象是河北的,早晨四、五点钟就到天安门广场讲真相,而且不是第一次了。学员穿“法轮功文化衫”上天安门,警察可能是第一次遇到,据说马上就报到了公安部,那几位学员陆续被叫到所大楼里非法讯问,有的遭到了殴打,有学员被认出来了。

不断有学员被抓了,逐渐的,院墙内站满了学员,老人,小孩,学生,各种社会阶层的人都有。有些女学员还化了妆,象穿着节日的衣服,典雅大方。开始学员们随便站,人多了,警察就叫男学员站前边,女学员站后边。学员们有时小声交谈,但不多,很默契,相互之间也好象不需要更多了解,大家都是为着一个共同目地来到天安门的,都很平静。

有些学员被带進楼,挨打。全国各地派驻北京的公安,不停的来认人、找人。有的学员被认了出来,就被强制带走了。

太阳升到了天空正中。学员们自发的开始了炼功,一个人领头,学员们都配合着,炼的是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炼完后,开始背《论语》,背师父经文,背《洪吟》。派出所放高音喇叭,学员们不受干扰,继续背,喇叭一会没声了,一会又响了,反复几次,就彻底没动静完蛋了。

几个年轻的武警士兵看押着我们,有的学员善意的向他们讲真相。天安门派出所的恶警故意折磨学员,不准上厕所,学员们几次要求,都置之不理。有的老人、小孩从上午就被抓進了,一直憋着,很难受。恶警说:说出名字、地址,就让上。大概下午四、五点钟,几位年轻女学员(后来听说有清华大学的)跟警察讲理。一位女学员说:如果你们再不让上,我就撞墙。一位武警士兵说:撞死了,还不是你们师父背黑锅,说你们自杀。最后,派出所让学员们轮流上厕所了。

大概六点多钟,警察到院子里来点人,一次点十人(或者二十人),有男有女,带走了。我是第二批,被带進一辆大客车,窗户上都拉上了窗帘,一人跟着一个警察,被关進北京公安局十三处看守所,学员们被一个个强制剥光衣服搜身,不说姓名地址就打,到了深夜,犯人们还听到学员被殴打、折磨的哭喊声。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和往常一样,天安门派出所又抓了数百位法轮功学员(不是所有天安门广场上被抓的学员都被关天安门派出所,各地派驻北京拦截法轮功学员的人,买通天安门广场的警察、便衣,被认出或说出姓名地址的学员,当场就被带走了,一般都关在各地“驻京办”里)。

迫害发生以来,天安门广场,你可知道有多少法轮功学员来过?天安门派出所的方寸之地,又关押、折磨过多少法轮功学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