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走过的修炼历程(二)


【明慧网2006年6月4日】(接前文)

進京正法

我非常珍惜大法,珍惜师父给我创造的修炼的机缘。我每天上班,但晚上我都学法到12点,学完法后就炼静功,每天只睡几个小时的觉,但是我从不感到困倦,精力旺盛。

正当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努力学法炼功,不断提高自己的时候,邪恶的迫害开始了。

99年7.20日,以江××为首的、代表邪恶势力的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动用整个国家的宣传机器对大法、对师父進行铺天盖地的诽谤、造谣、栽赃、诬陷;动用大量国家的资源对大法進行非法迫害,剥夺法轮功学员说话与上访的权利。大法弟子上诉、上访都遭到了江××邪恶流氓集团的非法迫害,被抓、被打、被关押、劳教、被判刑,邪恶集团使用一切暴力、卑鄙的流氓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看到邪恶集团对大法的造谣诬陷与无理迫害,我感到痛心。为了师父的清白,为了大法的清白,为了让世人能够了解师父、了解大法,揭露邪恶的谎言,我准备与其他大法弟子一样,進京证实大法。

99年10月份听说要把大法定成×教,我放弃了工作,准备進京证实大法。由于本地区的恶警为了不让大法弟子行使合法的上访权利,把能進京的所有的通道全部封锁了,所以我与同修几经周折,突破重重困难,于10月23日下午来到北京。

到京后,我们找了一个旅店住下。当晚10点左右,警察来查房,咚、咚的敲门声由远而近。当时我没有害怕,只在心里喊师父帮我,不让他们来我们这儿。当查到我们这儿时,就过去了。当时想:师父在保护着我们。

第二天,我们坐车到天安门。在车上我想:我们是来证实法的,师父帮帮我们,我们现在不知北京的具体情况,如果能遇到北京的同修就好了。当时就从心里想了、发了这一念。当我们下了公交车,就看见有一男两女来迎接我们,并亲切的问我们:“刚到啊,累了吧!你们是哪儿来的?”“我们是辽宁的。”我答道。她说他们是北京的。我一听非常激动,我悟到是师父安排她们来接我们的。我们马上简单的询问了一下北京的具体情况,又问我们来了大家应该怎么做?这时又来了一些同修,大家在一起切磋,并达成了一致,如果上面给我们加什么罪名,我们就站出来证实法。

27日晚,在新闻里看到把法轮功定为×教后,我们大家心里很难平静。我们就来到大街上;又来到天安门广场;又来到中南海,我们没有目地的在大街上来回走。此时我们的心在悲伤、在哭泣,我们感到天理不公。我们的师父叫我们做好人,做更好更好的人,错在哪儿?难道做好人还有错吗?为什么要剥夺我们炼功的权利?我们在街上转了大半夜才回去。我们失眠了。

第二天,5点钟就准备去天安门,但还是忍耐了一下,等到6点多钟我们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刚到广场中心,我们还没有来得及炼功,就被便衣警察推上了警车,警车里已坐满了大法弟子。我们被拉到了天安门公安分局。到了那里一看,那里也抓了大批的大法弟子,屋里、走廊上都是被抓的大法弟子。警察还在继续倒屋子,准备关押更多的大法弟子。

我们在走廊里站着,这时有警察叫我们每人拿20元钱,要给我们照相,说是要给我们上网,以后好辨认。照完相,又把我们关進了笼子里。在这里我们遇到了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他们当中有老人,也有几岁的娃娃;有高官,也有平民,他们来自社会的各行各业,来自社会的各个阶层。他们都是来北京讲大法的真相,证实大法、维护大法的。我们大家在一起互相交流着,切磋着。

这时警察开始拿照片叫人,因为是叫大家登记,所以有的同修不应或不去,恶警就开始用电棍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有的女同修的头发被一缕一缕的拽下来;有的被打的满地滚;有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被恶警好多耳光子,看他年龄小,却很坚强,一声不吭。一个20多岁的女同修因说警察拿的照片不是她,便招来恶警的一顿毒打,打倒了站起来,恶警再打,直到恶警发现自己错了,才灰溜溜的走了。大家为同修的坚强鼓掌,为同修的大善、大忍之心鼓掌。有几位同修流着眼泪将这位同修搂在怀里。

大家看到自己的同修被毒打、被欺凌,非常痛心,大家都流泪了。虽然打在同修的身上,却也象打在我们自己的身上。看到这些恶警惨无人道的折磨大法弟子,那悲惨的场面,大家看不下去了,于是大家一起背《论语》、《洪吟》,大法弟子们这洪大慈悲的声音在整个走廊里、在屋子里同时响起,这洪大慈悲的声音震撼着宇宙苍穹中的一切,在无尽的宇宙苍穹中回荡着!

这时警察开始叫大家报自己的名字,当时我们大家切磋应该报真名,因为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说我们是没有知识的、没有思想的农村人,所以我们应该把我们的职称、官职、地位全写上,让他们看一看我们都是有思想、有知识的,我们不是一般的人。我们为了证实大法、维护大法、维护我们师父的尊严、师父的清白,我们到北京来讲真相,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们忍受着非人的痛苦与折磨,都是在按照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现在没有一个人能象大法弟子这样的,这本身不就体现出法轮大法的伟大、师父的伟大吗?!

当叫到我时,我远远的就听到有人被打的惨叫声,有的弟子因不报名,被恶警用电棍电击。我报上了自己的名字、职称,为的就是让他们看一看我们都是有知识、有思想的人。

报完了名字,恶警们又开始对大法弟子進行搜身。有的同修将《转法轮》藏在身上被发现了,恶警就几个人上去抢书,狠命的毒打大法弟子。为了保护大法书,同修被恶警打的满地滚,但同修还是拼命的护住大法书,最后又上来几个恶警按住同修,用卑鄙下流的手段将书抢走了。

我们被折磨了一上午,中午时分,警察用大客车将我们押送到丰台体育馆。体育馆的墙上写着全国各地的地名,把我们分地区坐在水泥地上,不给吃不给喝。

天上下着小雨,风很大,警察穿大衣都觉着很冷,而我们只穿单衣坐在地上。警察叫我们把腿伸直,不分男女全部将腿伸直。有的同修坐累了刚把腿收回来,就被拽到外面遭到恶警的毒打,说同修打坐。

就这样我们被折磨到半夜。由于天冷、风大,警察穿大衣都冻的受不了,最后请示中央,让各地驻京办的警察将我们接回各地。我们在半夜1点左右被当地驻京办的警察接到宾馆,这时宾馆里已经有同修被抓来铐在椅子上。

我们一進宾馆,警察就开始对我们搜身,把我们身上所有的钱物都搜走。有的警察非常下流无耻,在我们的身上乱摸,还把手伸到身体的隐秘处去乱摸,卑鄙下流的行径真叫人恶心。搜完了身,又把我们一个一个的铐起来,让我们躺在冰冷的地上。因为连在一起,互相一动,铐子就向里收紧,痛的受不了,我被折磨的一宿没睡。

第二天,警察拿搜我们的钱到街上买了很多吃的、用的东西往家里带,最后还恬不知耻的对我们说:你们每人得交一百元的床费,还有回去的路费及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其他费用。

晚上,我们被押送上了火车。上车后,把我们铐在卧铺旁边的栏杆上,有人路过就问:“她们犯了什么罪?”警察说:“炼法轮功。”人家一听就说:“炼法轮功有什么罪?!”边说边走了。警察怕别人看见再说别的,就用毛巾把我们的手给盖上,不让人家看见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到了本地,警察把我们送到了当地的派出所。一進派出所,所长就恶狠狠的举起拳头向我的头砸来,嘴里还说:“谁叫你去北京?看你小样,北京是你去的?”当他的拳头就在我的头上要砸下来时,一股能量把他的拳头推向一边,拳头顺着头发滑了下来。这时他一愣,他呆呆的看了我半天,马上态度变了,口气也变了,再也恶不起来了。他对我说:“再不要去了,你去给我们也找麻烦。”我对他说:“如果国家不取缔,让我们炼功健身,你让我去我也不去。”他又说:“小胳膊能扭过大腿吗?你们这不是傻吗?”说完他把我交给别人处理,他再也没有露面。后来我被他们送進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亲眼目睹了邪恶警察对同修的迫害。不大的一间屋子里挤满了人,晚上睡觉人挨人,谁也动不了。一个同修在靠近厕所的门边打坐炼功,结果被犯人告密,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被吊起来毒打,不让睡觉。早上8点,邪恶的所长又领来一群打手,对我们又進行新一轮的毒打。有的同修被他们打的皮开肉绽,皮肤被打的变成黑紫色,竹板打飞了,就用三角带打。有的同修被他们吊了几天,刚放下来,又将手和脚铐在一起折磨。手和脚铐在一起,不能上厕所,不能睡觉,有时一动,手铐就往肉里钻,皮肤被拉破,血流了一地。同修被他们打的肉和裤子粘在一起,上厕所裤子脱不下来,只好用剪子剪开一个洞,几个人抬着去厕所。我们每天在看守所被强迫干活,缝制一种有毒的手套,每天吃的是带泥的萝卜汤和玉米饼子。后来由于人多,我被他们转到了拘留所。

当他们非法拘留我的日期到了后,我所在地的派出所不想往回接我,他们来到拘留所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炼就不接。我告诉他们我炼,他们就骂我,又将我送回牢房。后来我的家属去找,才把我接回来。

从拘留所回来,我去单位上班,单位领导告诉我:市公安局来人了,要你们每人交2000元钱,说是接你们的费用。在北京被他们强行搜去的加上被从单位强行抢走的,我被他们抢去了1万多元钱。由于他们强行从我的工资中抢走了2000元钱,单位每月只给我200元生活费,在生活上给我造成了困难。

从看守所回到家,丈夫对我说:“你再也不要出去了,好好的人叫他们给关了一个月,你们斗不过他们,人家有权有势,你们没权没势,就在家里炼,不要出去了。”我当时听了丈夫的这一番话,我的眼泪“刷刷”的流,我对丈夫说:“你说对了,我们是没有权、没有势,但我是一个大法弟子,我的师父被人家诬蔑、陷害,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站出来讲真相、维护大法、维护师父的尊严吗?!师父叫我们做好人、更好的人,有什么错?我如果不这样做,我还配是一个大法弟子吗?!就象你的父母被人家无辜的打了、骂了,你作为儿子能看着不管吗?如果你是我,你该怎么办。”丈夫说:“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你扭不过他们。”我对丈夫说:“我是一个受益者,师父给我治好了所有的病,我连一句真话都不能说吗?不管怎样,我都要站出来讲真相。”丈夫再也没有说什么,反而在和他的朋友聚会时,常常讲起真相,可是我一出门,丈夫还是有些担心、害怕,担心我被迫害。

二次進京证实法

2000年3月5日,我和同修第二次進京正法。我们早上到了北京,那时北京正好人大、政协两会召开,我们想:这不正好是该人民说话的时候吗?于是我们来到信访办,可是信访办里面却站满了警察,这哪是信访办?简直就是警察局。在这里哪有我们说话、上访的自由与权利?

信访办進不去,我们在大街上徘徊。我们坐车来到天安门广场,看到的也是满街的警察。看到这一切,我们的心里很痛,我们的心在哭泣。我们现在连说话的权利都被他们剥夺了。

我们大家在一起切磋,我们是来讲大法的真相的,不是叫他们来抓的,这里不行我们可以用另外的办法讲真相,于是我们回到了本地。

回来后到单位去上班,可是单位领导与我所在地派出所合谋将我强行送進了拘留所,强行关押15天。出来后,单位又找理由要开除我,不让我上班,理由是要工作还是要炼法轮功,让我自己选择。我向他们讲真相,讲我炼法轮功后的变化,告诉他们我炼法轮功与工作是两回事,我没有触犯国家的任何法律,你们这么对待我是无理和非法的,你们要对你们所做的事情负责。法轮大法治好了我的病,这么好的功法,你们怎么能让我不炼?!他们根本不听我的话。单位领导为了自己的利益,强迫我失去了工作。

我虽然失去了工作,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为了生活,我一边打工一边讲真相。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