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我们何时再相会?


【明慧网2006年3月23日】沈阳市苏家屯秘密集中营关押的大法弟子们受着惨无人道的迫害。我们的同修活活的,被邪恶之徒挖去内脏,剥去眼角膜,高价出售,肉身被扔進焚烧炉,化成一股股白烟。这种比当年纳粹还凶残的中共邪恶之徒,必须受到全世界的愤怒谴责!

在电脑前,我的心情十分沉重,边看网上文章,眼泪水不断涌出。我回忆着,2001年元旦前后, 我和100多位四川来的大法弟子一起关押在河北省三河市交警大队的情景。我的心在流血!我要用我的文章控诉!控诉中共邪党的法西斯暴行!用我的文章呼唤受骗最深的中国人民的善心!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亲戚朋友,如果他们被邪恶之徒,挖去内脏,剥去眼角膜,高价出售,获取暴利,肉身被扔進焚烧炉,化成一股股白烟,你是什么心情?你能沉默寡言,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吗?中共邪党不解体,将来总有一天悲惨的事件也许会发生在你们自己家人身上,善良的中国人民,你们要好好的想一想,可怕不可怕?

2001年元旦前后,从四川来到北京证实法的大法弟子,他们都是从贫困的地区来的。他们衣服穿得非常单薄,有的还背着四川的特产──篓子,有的还带着小孩。他们为了说明“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坐了几天几夜的火车,在北京前面几站就下来,改坐汽车想進北京天安门。没想到,通向北京的路口全部被恶警封锁,他们在河北省三河市就被恶警抓進来。他们知道,他们被送回原单位不是被打死,就是被送進劳教所。所以,他们虽然遭受恶警的电棍,就是闭口不说是从那里来的。

四川驻北京办事处的人员来了,要来认人,凡是四川来的,他们统统带走,再送回四川。我看到,四川的大法弟子,一个个还是闭口不出声。三河市的交警,及四川驻北京办事处的人员说:“你们不报姓名,我们就把你们送到很偏远的集中营,把你们关押在里面,谁也不知道你们。”

2001年元旦,河北省公安厅负责人带着一批记者来了,他们知道我是大学的教授,都感到震惊,录像机镜头,首先对着我,我说:“师父教我们怎样做一个好人,而电视上说法轮功是害人夺命功,政府的宣传机器都是造谣,诬蔑……”接着记者还采访了其他几位老太太,她们都说得好!我们大法弟子的文化水平虽然不高,但是,我看到了他们对师父,对大法坚定的心。我真的很受感动。

当时,我也是一直不报姓名的,我想,我被当地公安人员带回去,不是被劳教,就是進“洗脑班”,另外,单位的领导也因为我上北京上访而受“株连”。我报了姓名后,三河市交警大队想让××市公安局驻北京办事处的公安人员把我带走,可是,他们打电话就是没打通。同时,交警大队还通知我们单位的领导来北京把我带走。我等了一整天,我们单位的领导还没有来。于是,交警把我放了。过了几个月,我回单位后才知道,当时,2001年元旦,院长带5位老师到了北京,因为飞机晚点4个小时,我刚走半个小时,他们才赶到。接着,5位老师又赶到北京站,我坐的火车刚刚开走。

我是从1995年开始赞助希望工程失学儿童,多年来,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到贫困的山区去,亲身体会中国两极分化的情况。2001年从北京回来的当天,我在一个朋友家里住了一个晚上。我想,××市公安局在抓捕我,我不能回家,也不能回老家。我决定,第二天要赶紧离开,到湖南贫困的山区去。到了湖南,我租了一辆破旧的吉普车,绕了一座又一座高山,带上《转法轮》,把“真、善、忍”传到湖南贫困的山区。在贫困的山区,我住了半个多月,离开山区时,我留下了《转法轮》书和数百元钱。过了几个月,我回到单位后才知道,我走后,山区的村民们给我们领导写了两封表扬信,感谢学院领导培养了这么好的老师,但是,村民们不知道我还正受着公安局的抓捕。

多年来,四川大法弟子的身影一直在我的脑海之中,我和四川大法弟子渡过了人生最最难忘的日子。我看到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被恶警打的头上出血。我走上去,质问恶警说:“你问这位老太太为什么来北京?老太太说:为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来北京?错在哪里?你把她打得头上出血,你要负责的。”接着,我也被恶警打了,还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当天晚上,在一个大会议室里,我还亲眼看到恶警的电棍把四川大法弟子的脸部电的发黑,发焦,拳打脚踢,在地上滚来滚去,我的眼泪水不断流出。在阴森森的汽车库里,北方的天气已经是零下多少度了,我们大法弟子已经多少天没有吃一口饭,喝一口水。几个女大法弟子抱在一起痛哭,我看到她们的脸被恶警的电棍电的发黑,发焦,我也大哭起来。在一位四川女大法弟子的带领下,我们一直在背诵着师父的《论语》和《洪吟》

在河北省三河市交警大队,我看着我身边的四川大法弟子,他们是那样朴实,他们的心地是那样纯洁,善良,对师父,对大法是那样坚如磐石。面对邪恶的电棍,他们决不低下头。他们真得很了不起!他们之中有年轻的,有上了年纪的,我和他们亲切的交谈。他们紧紧握着我的手,我们眼中都含着泪水。有一位大法弟子深切的说:“大姐,我们什么时候能再相会呢?”

是啊!我们什么时候能再相会呢?四川大法弟子,大多数都不报自己的真实姓名。我刚刚认识了他们,在一起亲切的交谈,第二天再也见不到他们,他们全被恶警拉走了。恶警说:“你们不报姓名,我们就把你们送到很偏远的集中营,把你们关押在里面,谁也不知道你们。”

现在我不忍想下去了。沈阳市苏家屯秘密集中营的焚烧炉,冒着一股股的白烟,我的心一下子又被揪起来,我的心在流血!我们一定要正念正行、彻底除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