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邪恶间隔,形成无漏整体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很长时间以来,身体一直在邪恶的严重迫害中,而且从表面上看,越来越严重。我左突右闯,始终找不到症结在哪里,艰难的移动着修炼的步子。

今年四月份,我搬回了家,结束了多年流离失所的生活,突破了很多束缚我的东西。可是有不同想法的同修却认为,我回家不安全,从而在背后互相转告不要接触我,如何如何。这样先前有来往的同修几乎都见不到面了,我被排斥在整体之外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我的心愤愤不平,甚至都产生了气恨心,只是压制着它没让它发作。这过程中身体受到的迫害更严重了,几天一次高烧,溃烂的伤口在逐渐扩大,一次比一次严重。我不停的学法找自己,有时也能找到一些问题,但总觉的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所以很长时间以来都陷在迷茫当中。原来熟悉的同修回避我,而且我还有一个很强烈的心,就是一旦发现谁不想和我接触,那我绝对不会主动找人家的。况且“不要接触她”这样的话不断的传到我耳中来,这样我就关上了门,把自己封闭起来了。心想,有师有法,你们也难不住我,我一个人修也能修出来,每天按部就班的做着三件事。

我艰难的行走着,每天都是带着身体上的伤痛讲真相,回家后就是学法、发正念。虽然也能看到一些法理,也能去掉一些执著,但不再象从前那样,每悟到一层法理时,心中豁然开朗,思想清透,一身轻松的感觉。而现在无论看到了什么、去掉了什么,都觉的闷闷的。我知道一定是什么东西在严严实实的挡着我。一天,苦闷中我想起了一个同修,已有几年时间没接触了,我想找他谈谈。于是我找到了他,说明了来意。他很爽快的答应了,并约好晚上七点到我家。可是晚上一直到八点他才来,一進门就说,今天晚上差点没能来。坐下后他说,下班回家后就困的支不起来了,头晕肚子痛,困的在地板上都爬不起来,这是从来都没有的现象。当时就想不来了,可转念一想这不是邪恶不让我去吗?这不是在间隔吗?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去。就这样他硬挺着来了。听到这些话我一下子清醒了,都说邪恶在间隔,以前只是一个概念,从来都没有亲身体会到,而今天我真的看到了邪恶对大法弟子的间隔:它们利用同修的执著孤立我,把我间隔起来;对于没有这样执著的同修采用强硬的手段,不让他来接触我。这时我想起来一个更典型的例子,一个唯一与我还有来往的同修,一次在我高烧时,陪了我两个晚上,而两个晚上都出现了一个看上去是我的形象而又很怪的东西去掐她,把她吓的直喊,使她产生了不应去我家的想法。一切全清楚了,邪恶呀邪恶,你真的是很邪恶,你妄想单独把我间隔起来,好对我下手,但是怎么能叫你得逞呢!

很快的,我一下子就原谅了那些同修的做法,不再愤愤不平,不再气恨,因为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邪恶在利用着同修的人心间隔着大法弟子,从而达到一个一个围剿大法弟子的目地,而这些同修却完全不自知,我怎么能对同修生气呢?我应该直接针对的是邪恶!所有的心都放下了,我的心恢复了平静。

接下来,邪恶对我身体的迫害并没有减弱,有两次都到了生命危险的边缘。一次我打电话找来了一位同修商谈一件事情,并和她说了我的思想过程。她说你放下了那些不平衡的心是对的,但是从慈悲的角度讲,你应该找那些同修祥和的谈一谈,也让她们认识到自己的执著。我却不以为然的说不想和她们谈,让她们慢慢自己去认识吧。其实自己的内心只想自己提高而不想对别人负责。就这样,我自己每天依旧做着三件事,与外间几乎没有什么联系,整体的概念似乎也变的淡漠起来,自己有的时候还觉的挺悠然自得的,提高的基点落在了个人修炼上。

前些天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我在照镜子,发现头发上长了一串串的虮子,我把头发再掀起来看时,发现里面长满了虱子,个头很大,和头发沾在一起,都成了厚厚的壳。我恶心极了,拿起梳子就往下梳,虱子被梳到地上,发出啪啦啪啦的响声。后来我用篦子往下篦,直到清除干净。醒来后,我只是从表面上理解这个梦:我思想中很多不好的东西应该去了。第二天我又发烧了,而且这次发烧和以前不一样,不间断的烧,两侧腋下、胳膊都肿了。过程中牵扯了不少的心性问题,弟弟的发脾气我动气了;同修的漠视我动气了。我委屈极了,满脑子都是快去死吧,活着对谁都是累赘。想想也是,自己的身体状况给家人带来了负担,给同修带来了麻烦,又让师父操了数不清的心。哎,真的死了一了百了,一边想着一边哭,哭着哭着我才想起来不对劲,这哪是我的思想呢?我怎么能顺着它去想,去承认它呢?这个是邪恶求之不得的,于是我立即否定并铲除这些想法。

晚上我一个人靠在沙发里,闭上眼睛静了下来。忽然脑中浮现出一个景象:用我的死来触动那些同修,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让他们后悔。看到这些我惊呆了,邪恶怎么能这样呢?这可是我绝对不能承认的!于是我开始坚定的清理这些东西,一夜都不间断。

第二天烧还没退,伤口还在疼痛,我在不断的清理着自己的思想,发正念、学法,一天没有什么特殊变化。第三天仍在烧着,躺在床上,我换了一个角度思考着。我想,只是我自己认识到了邪恶的目地,我一个人在清除它,还有其他同修还没认识到邪恶在利用着人心间隔大法弟子。一个人有那样的人心不是问题,两个人有那样的人心也不是问题,如果有更多那样的心出现,那么就是整体上的漏。而且我们地区同修都是十个人一伙,八个人一圈的,整体上被分割的一块一块的,圈内的人有什么事了都很用心,而对圈外的人就显得麻木了。所以也经常听到“不要到这家”、“不要到那家”的话。而且,在同修出现被迫害的情况时,有些人不情愿去帮助,还有在背后说些不在法上的话,指责同修,排斥同修,陷入谁长谁短的议论中;对于同修提出的对身陷魔窟的同修正念加持时,给谁发正念不给谁发正念都按自己的意愿去取舍,不能完全圆容整体,圆容同修。还有种种表现吧,不再赘述。我觉的这些人的思想、人的观念,都是邪恶钻空子形成间隔的借口。写出这些表现并不是针对同修,而是针对钻空子的邪恶,给邪恶曝光,让大家认清它,除尽它。想到这里我明白了,这可是整体上的漏洞,可不是一个人的问题,难怪我在思想上否定了邪恶的东西,身体还是在迫害当中。同时我也明白了那个梦是在点我,满脑子的为私为我,自己悟到了放下了还不去告诉别人,美其名曰让她们自己认识,没有了整体意识,脱离了整体。难怪前一阶段无论自己悟到什么法理、去掉了什么执著我都觉的闷闷的,原来我是站在为私为我的基点上修,所以我怎么提高都达不到法的标准,偏离了法,所以邪恶才没完没了的迫害我。

既然整体上被邪恶钻空子,形成那么多的间隔,我看到了,我为什么不把邪恶揭露出来呢?为什么不把它曝光呢?让所有大法弟子都能认清它,除尽它。我想,我应该放下自我了,从为私为我的小圈子中跳出来,打开被封闭的心,回归到整体中。真正的去维护法,决不允许邪恶通过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从而给法造成损失;真正的去证实法,证实大法的美好、超常,从而达到救度更多的众生的目地。想到这里,我从床上爬起来,拿起《转法轮》立在那里,我给师父跪下,在心里坚定的说:我一定要把这个过程写下来上网曝光邪恶,让同修们都认清它,灭尽它,不许它再间隔大法弟子,为本地区形成一个无漏的、坚实的整体,做出我应该做的。然后我打开《转法轮》,一下翻到了六十一页,那一页的法使我明白了什么是慈悲,“慈悲”一下子打到了我的心里,那一层的法理一下子开示给我,明白了我所应该明白的“慈悲”的内涵。这种体悟真的是久违了!与此同时身体烧的更重了,我知道这是邪恶灭亡前的垂死挣扎,我根本就不理会它。没有两分钟,高烧就象一层烟雾,慢慢的慢慢的散下去了,人也精神起来了。

在我动笔之前思想不断的出现波动,“别写了,一旦不是那么回事,身体以后再有反复,你多没面子”。我知道这是邪恶又在干扰,它很怕曝光。我告诉它,你死定了!身体上怎么回事我不说,至少你对大法弟子的间隔是真实存在的,这一切我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我一定要曝光你!

一夜无话,睡了个好觉。早晨起来发现红肿的部份都开始减退了,思想非常清透,于是我拿起笔开始曝光邪恶,一气呵成。

同修啊,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决不能互相排斥,互相不信任,不能给邪恶留下空子,祸乱大法弟子,从而给法带来损失。每个大法弟子在心上应该是相通的,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应该互相用正念加持,正念对待。放下自我、跳出人,大家都能在思想上、行为上形成一个整体时,我们这里的邪恶也就灭的差不多了,也就不用担心这家有危险,那家不安全了。

个人所见有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