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的每一步都是师尊的慈悲呵护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记得刚炼功的第二天,眼前就出现一只大眼睛,这大眼睛一闪,里面变换各种景象。无论我上班,还是其它情况,随时随地,这个空间的任何事物在我看来都是五颜六色的,电线、黑板等等;《转法轮》每个字都是五光十色,法轮旋转象车轮一样响,吓得我不敢听。当时因为学法少,总担心会自心生魔,所以求师父关掉,后来也就很少看的到了。

一次,大约是得法的十多天,午休时,我躺在炕上,窗台上放着一本《转法轮》,突然,师父的名字变成了“宇宙法”,我震惊的一下子跳到了地上,喊丈夫快来看哪!师父的名字变成了“宇宙法”!他说:没看见哪?这个显现大约持续了三、四天,以至于使我在以后的修炼与魔难中更加坚定,使我从内心体会到师尊传给我的是这宇宙开天辟地都未有过的“宇宙大法”。

放下对利益的执著

大概是九七年,我因为丈夫把电子琴卖掉,钱都给了婆家,和他吵了起来。他说:“你炼功人这么执著钱,你还修什么?”我当时根本放不下,气得就想,这功不炼了,什么都让我放,这日子怎么过呀!可是说不炼了,又有点舍不得这个法,总象丢了什么东西,空荡荡的。就这样每天心情都很烦乱,很长时间也不去炼功点。

一天晚上做梦,演出的大幕一拉开,里面一袋子一袋子,装满了金银财宝,我上前搂在怀里,嘴里还念叨着“这些都是我的,这回我一辈子都花不了”。我正得意忘形,突然,这些口袋一个一个围着我跳了起来,我有些茫然,唿一下,这些口袋变成一个个小鬼,龇牙瞪眼把我围住,吓得我大喊:“师父!”一下子都停止了;一个声音对我说:“你还要不要这些金银财宝了?”我说:“不要了。”瞬间,两尊大佛像立在眼前,这个声音说:“你如果放下这些东西,即可修成这尊佛。”

第二天我就去了炼功点,并在心里发愿(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永远不离开这个大法)。晚上梦见师父来了,给我取名叫“陈得正”。就在同一天中午,师父又来了,拿来一匹黄色红边的布,从窗户这边量到那边,两个来回,问我“够不够?”我说:“够了。”师父点点头笑着离开了。每当放不下执著的时候,总是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中走出来。

放下对情的执著

九八年的一天,晚上梦见丈夫是我的第三房老婆,我端着酒杯,歌舞、美女伴着我,丈夫被我打得飞快跑到井旁。我一把抓住她,猛劲的打。她(现在的丈夫)又拿起绳子要上吊,我恶狠狠的笑着说,让你一下子死,太便宜了,我要一点点的剥你的皮,割你的肉。镜头一下子没了。师父说,这就是你,看看你前世造下的罪业,你平时总是愤愤不平,你还想不想修?想不想还?我说,我想修,想还。

第二天,丈夫回来说,你领孩子好好过吧,我有新的目标了,不要乱了我的好事。这次,我心平气和知道是师父让我还业,放下对情的执着,提高自己,结果这一切都是假相,但是过程中,在去执着中也是剜心透骨。

丈夫走了,家里没有柴草,我不想告诉父母,就一个人到四截地拉草。我因为平时不怎么会干活,一到上岗就拉不动,把草卸掉,来回不知卸了多少次,一直到天黑也没走多远。后来爸爸把我接回了家。刚進门,我一下跪到师父法像前大哭,我闭着眼睛,眼泪不停的流,心里说,师父啊,再苦,再累,只要是我前世欠下的业,我都还,假如说现在丈夫回心转意对我好,让我享受人间的幸福,而不让我还业修成,我都不要,我只要跟师父走,只要修成得道。

这次以后,师父帮我拿掉很多物质,所以也没有因为丈夫对别人好而怨恨,而是非常的平静,就象一场戏过去了。

正念正行,师尊时刻保护弟子

二零零一年的一个晚上,我出去贴真相,正专心往电线杆上贴,一下子手被郭某抓住,他使劲抡了我好几圈,我高声喊:“臭流氓”,一声比一声高,他吓得赶忙放开我。回到家,我才想起,不对劲呀,我正贴呢,但是电线杆上没有,手上也没有,没让恶人抓到任何字样。那么大一张“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哪去了呢?我脱掉风衣,内衣。我愣住了,怎么会贴在我自己的前胸上,而且隔了好几层衣服,此刻我的眼泪刷的流了下来,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二零零二年四月,邪恶疯狂抓捕大法弟子,我因为一次又一次师尊的保护化险为夷,从而起了显示心,欢喜心,认为自己没难,只要正念强,谁也动不了,其实,当时这个正念强,已经是不理智了。因为四月十九日身边有六个同修被绑架,而别的同修也来找过我,让我赶快离开,而我当时那种什么都不怕,好象修大法上保险的心态也一直在膨胀,直到二十二日被抓。

当时,邪恶出动二十多人,進屋就翻,我坐在炕上一动不动,请师尊加持,什么也找不到,真的是师尊百分之百的呵护,恶人什么也没找到,也没理我,匆匆离开了。我对着镜子想:哼!正念就是强,谁也动不了,此刻我已经被显示心,欢喜心冲昏了头。

邪恶真的是一分钟都不等,心一起,一回头恶人马上往回跑,这边拆床,那边下窖,所有的大法书及救度众生的资料都被抢走,我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不理智,以至于给整个地区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带来了不可挽回的损失。

在沉痛的教训面前,我清醒了,“如果大法弟子心很正、正念很足,能够清醒、冷静的认识这一切,就会避免很多损失。”(《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也更清楚了自己有法理不清晰的一面,认为不怕就是正念强;而正念对于不同层次的修炼者,也有不同层次的标准要求,是在高层次的理与人的这层理都无漏的情况下,所产生的理智、智慧的思想行为,也就是在没有怕心的基础上,更加全面周到的做好三件事,那才是圆容法,那才是神在世证实法;那才是走向成熟的大法弟子。

师尊讲:“谁能够在常人社会这种形式的修炼中保持稳定的状态,那就是真正的在这个修炼形式中做的最好。如果谁在这个形式中有了一种超越这个形式、不符合这种形式的表现,那可能就是做的不够好。”(《美国首都法会讲法》)而仅仅不怕对今天正法弟子来讲是不够的。它是一种显示心和不理智的混杂表现,同时也是在证实自己、显示自己的私心,完全忘了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因为众生得救需要的是稳定、祥和的正法环境。

二零零五年从邪恶的监狱出来后,旧的势力的最后因素也一直在干扰我的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越到最后正法对大法徒的标准也越严格。如果我们不能一思一念的修正自己,那么自身的旧因素、执著就会被加强,反过来被其主宰。直到最近,我才从家庭矛盾中渐渐的走出来。当然,过程中都是师尊的慈悲点悟与同修的慈悲指正,在清除干扰与全盘否定旧的因素中,就是多学法,在法上认识法;认清这不是人对我们怎么样,而是旧的因素在干扰、在干坏事,那么破除这一切,就是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无条件的找自己,时刻否定一切不正的念头,那不是我。你常人的一切都是假相,什么都别想动了我的心,邪恶它就没招,真的做到这一步,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讲真相、救世人,别忘了师尊的慈悲加持

我在每次出门前,都要请师尊加持弟子救度众生的能力,清除一切干扰,尽量不错过一个机会,因为在史前我答应过一定要救度他们。我主动热情的上前搭话,喂!打扰一下,你知道“三退”吗?人类很快就面临一场大淘汰,就象“非典”、南亚海啸一样,瞬间生命就结束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抹去兽印退出邪恶组织,你不必做出任何牺牲,只要分清善恶正邪,认同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就符合了将来做人的标准,方可免于劫难;谁不抹去兽印,站在恶党、历次运动杀害八千万中国人的杀人狂的一面,那就是被淘汰,当恶党的陪葬品。我不会骗你任何东西,只希望你免于劫难。大多数生命都会感激大法弟子的无私无我慈悲救度,连声说:“谢谢你!谢谢你!”极少数不想被救度的人也无话可说,因为他们只有被救度的份。我想这就是大法弟子的慈悲,真的到了那一天,那些被淘汰的生命,只能怨自己不珍惜,枉费了大法弟子一千次一万次的慈悲呼唤。

目前,正法進程在快速推進,世界各界人士都在关注北京奥运,关注大法弟子的被迫害,这也是世人明白真相后全民反迫害的正义之举的关键时刻,也是在给自己奠定美好未来的时刻,同时也是给邪教恶党以致命的打击。

旧势力安排邪党考验到正法的最后一步,而我们是全盘否定这一切,所以让邪党从历史的舞台上下去,停止这场迫害,也是大法弟子证实法最有力的一步。以前,我们曾有过很多教训,我们指望常人社会的变化,旧势力就让那个总理变坏;这一次我们法理清晰,我们大法弟子要主掌天地正人道,至于说八月八日前后怎么样,那不是我们执著的。我们只是做我们应该做的,正念清除邪恶,停止迫害。当然我们都能按照师尊的要求做,配合天象的变化,不等不靠,正念正行,不给邪恶任何喘息的机会,时刻清除邪党解体邪党,法正人间指日可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