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年前的得法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七日】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来延吉讲法十三周年,每每回顾当年的情景真是觉的那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实有一种渊缘深奥之感……

那几年是气功热,当时的好奇心让我对人们所谈论的气功现象很感兴趣,所以参加了几种气功学习班,可是总觉的不如意,也就都放弃了,老想找一个最好的功法一修到底,不改了。可是那么多气功,哪个是最好的呢?最好的功又是什么样?又上哪找呢?所以我一听说哪个气功好,哪个气功师有名就去跟着凑热闹,但是又觉的都不如意,其实那时连好的标准在我的心里都茫然,根本就不知道。

一九九四年八月中旬的一天,偶然路过不常经过的延吉体育馆,看到体育馆的外边围了很多人,心想这么多人干什么呢?过去看看吧。刚下自行车就有人过来打招呼,听口音都是外地人。他们宣传说过几天要有大师来传功讲法,这个功如何好,机会难得。

我心里突然想:“是托儿吧?哪找来这么多人说好话。”所以绕一圈就走了。但是心里放不下还惦记着这事,过两天又来了,看看人更多了,南腔北调更说不准是哪地方的人了。我心里还是嘀咕:“哪找来这么多人当托儿呢?”再仔细问一问,回答说:“李大师教法轮功,讲十堂课,至少八天讲完,过了这个机会你会后悔的。这个功是最好的,听完课你就知道了,我们说的都是真话。”

听了介绍后我有些动心了,可是当时上班很忙,虽然五点下班但经常是五点半下班,然后再去接孩子,还要回家做饭,时间不赶趟啊。怎么办呢?这么多天课,想什么办法挤时间呢?我实在想不出办法,莫非机缘就此错过?等到八月二十日开课那一天,单位厂长却突然出差了,这就是说每天都能保证按时下班了;正好丈夫也出差了,这就是说可以下班不用回家做饭了,太好了。

下班后我接了孩子就来体育馆,里面要讲课了可我还没买票呢,一问票价每张四十三元,我知道这票价是各种气功中最低的,这可是十堂课啊,别的气功一场票价就要二十元。可我就只有五十元钱,没钱买孩子的票,孩子又没地方送,怎么办呢?急的我直转,最后决定先买一张再说吧,递上钱,卖票人递给我一张票,等找钱时又给了我一张票。我接到第二张票时太激动了,知道不应该多要票,但还是想领着孩子快点進到传法场。后来才明白,这一切都是师尊的慈悲让我实现了千万年的期盼与等待。

第二天我带上那张多给的门票钱想补钱,可已经售完票,找不到卖票人了,工作人员还不收钱,几经周折大概第四、五堂课时才交上第二张票钱。卖票人把这件事写在条子上交给师尊,当听到师尊念这张条子时我的心也跳,脸也红,真是羞的无地自容,可是师尊念完条子却说,都是好事。顿时我真是感到无比幸福,一股暖流流進我的心,通透了全身。

师尊讲课时我静心的听着,只感觉整个听课场好大好大,我也好大,大的都没有了范围。师尊的声音是立体的,似乎将我溶化在里边,连孩子叫“妈妈”,我都感觉声音来自很远很远,而且声音很小;其实孩子就在我身边,而我的座位却在最后一排,离师尊较远。我想回头告诉孩子不要叫,可是感觉我的头没了,想抬手胳膊没了,腿也没了,脚也没了,全身就剩两只手还在,但是却很大很长。因为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大声喊:“我的头没了,胳膊没了,腿脚都没了,就剩两只大手了。”我邻座是一位跟过师尊讲法班的长春学员。他说:你别急,等一会就好了,这都是好事,你根基不错,刚听到第五讲你就能入静了,以后你听完课你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在那段时间里,我真是从身体到思想都感受到很大的变化。那时的我真是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之间都能想到自己是个炼功人。走路象有人推着一样,回家的六楼一步两层梯,五十斤的面粉扛到六楼却不觉的累。送面的司机都感觉奇怪,想知道原因,当他知道这是学了法轮功的普遍现象时,他和他的家人也都开始修炼法轮功了。连着十堂课听下来,我就觉的这个功太好了,这就是我多年来要找的最好的功,我决定一修到底。

师尊讲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丈夫未炼功,但他平时很爱听师尊的讲法录音和看讲法录像。一天丈夫被一辆轿车给撞了,撞的够狠的,住在八层楼上的人都能听到大街上撞车的声音,很响。丈夫被撞到轿车上后又被弹出去,轿车的前玻璃被我丈夫的头给撞出了个大窟窿,丈夫被撞的躺在地上很长时间不动。肇事司机吓坏了,以为人被撞死了。

经过很长时间丈夫才起来了,额头上还在流血,车主急忙安排一辆车将他送入医院。大夫开了住院单、CT、B超、透视等等。我看到丈夫走路还行,就想:老师讲了,炼功人不能给别人添麻烦。于是我和丈夫商量后只缝三针,处置伤口后就回家了。回家后,丈夫才对我说:他被撞到轿车上被弹出去的时候,是李老师的法身救了他。这件事让我真实感受了师尊讲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神奇。

其实我在大法修炼中所受的益处数不胜数,所以从修炼至今已有十三年了,无论是干扰还是魔难都没能动了我这颗坚修大法的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