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正念正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九七年底幸得大法的,在这九年的修炼中,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还需在法中归正。跟头把式的走到了今天,全凭师尊的呵护。在修炼中见证了许多法中的神奇,写出来与大家交流,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零年我和丈夫到农村发真相资料,从头天晚上七点到第二天早上的六点钟,走村串寨,整整走了十多个钟头,几十里路,两个乡几乎都发遍。到后来我有些走不动了,师父就加持我,好象只有自己的意念在走,脚根本就没有着地,有点象在空中飘。就这样为了众生得救在师父的呵护下一直坚持到把资料全部发完。

二零零一年二月我被绑架到洗脑班,由于不配合恶警,抵制洗脑,被恶警从看守所里面五花大绑捆出来,吊在外面的梨树上暴晒几个钟头,后晕死过去。当我醒来时手被捆的乌紫色,当时我的第一念是默炼第一套功法,顿时感到全身的血脉都在打通,全身轻松。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

二零零三年四月本地的同修让我协调真相资金,她在无意间在纸条上记下了我的名字和另一同修的名字,后来恶警以小偷偷她家的东西为借口抄了她的家,找到条子后按条子上的名字找到另一同修,另一同修说出了我。州国安大队五六个恶警到我家绑架我,当时我给他们讲了一上午真相,中午他们回家吃饭,留了一个恶警在我家,我又给他讲真相。我家租房的人也跟警察说我们家学了大法对人都很好,警察无言可对,他也跟着说好。下午又来了四五个警察,我还是继续给他们讲真相,到了晚上又来了十几个,把我们家全家全楼上上下下几十人都惊动了,而且让租户看着抄我的家。当时有几个警察把我围在客厅里,我抓起电话打“一一零”,警察把电话机抢走。在众人的谴责下他们都这样肆无忌惮,我要曝光邪恶让更多人知道他们的胡作非为。正念一出,我冲出了客厅、冲出了大门,我边跑边喊:“恶警无理抢劫,街坊邻居、亲朋好友大家快来看啊,我炼法轮功修真善忍没错,恶警非法抄家、绑架,知法犯法。”这时出来了很多人,恶警们慌了手脚,四五个恶警把我绑架上车,留三四个恶警抄家。在群众的谴责下草草收场。我家住户正告恶警:“要是这家主人回来,发现东西少了,就要找你们算帐” ,而且正告他们明天必须把我放回,他们只好灰溜溜的逃走了。

把我绑架到州公安处,十几个警察轮番轰炸,还心虚的说我“煽动闹事,幸好没出事”(因当时有人就想打他们),第二天他们让我把经过说一下,要不然就不好交差,我说他们记录,我突然悟到不对,这不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吗?当时,恶警多数去吃饭了,我就叫记录的人拿给我看。我抓住就给撕的稀烂,他慌了要打我,我就发正念制止。最后他打电话给他的上司,科长回来后用手铐把我铐上,说要送我到看守所,我心里和他对话“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这样他们十几人忙上忙下,有的找胶布粘我撕烂的口供,有的威胁我,软硬兼施都不行,只好放我回家。

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功友们的整体正念加持下,我一天一夜堂堂正正闯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