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关中要有坚如磐石的正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日】自从修炼以来,妈妈的身体状况就一直很好,所以我们只是在心性方面经常切磋交流,从来没有在身体这方面对她额外的关注过。

一天,突然妈妈叫我过去到她身边聊聊天,说了会儿话,我就在她旁边拿起书来学法。过了一会儿,我看到妈妈的脸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来,心中马上意识到是旧势力在迫害她。妈妈让我快发正念,发了会儿,好象看不出她有所减轻。妈妈的手不断的在捋脖子、摁胃,喘气很困难,眼睛微闭着,说出的话很低。这时我紧张了,脑海中一下想起那些被旧势力夺走生命的大法弟子,情况危急时,在没去掉的情的带动下,我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发正念。

我想要治本还是“解铃还须系铃人”,情急之下我半蹲在妈妈面前,大声的对她说:“妈妈,请师父做主,你快说!决不跟旧势力走,快说!”妈妈心里明白我的意思,就艰难的说出两个字:“对!对!”话音刚落,奇迹出现了,真是“念到病除”,霎时间妈妈就象正常人一样,说话声音高了,眼睛也睁大了,就象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几分钟前的那紧张的一幕还在眼前晃动,就这样戏剧性的说没事了就没事了,不知道的肯定还以为是在拍电影呢。

稍平静后,妈妈对我说:“当我感觉身体不舒服时,我就一直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大法弟子,决不允许邪恶来迫害我,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从脖子到胃整个就象有东西堵着一样,喘气困难,而且越来越疼,你给我发正念时,只是稍好点,但接着就继续疼起来。要按这样下去,就太危险了!”我心里也是一震:要不是正念强,真是后果不堪设想啊!

不过想想这事也真是有点怪,平时我总是喜欢在另一个房间里学法,如果不是妈妈这回叫我到身边来,我肯定还在那个房间学法呢。那么发生这突如其来的事,就凭妈妈那微弱的声音我在那房间怎么可能听的到呢?想起师父的一段话:“旧势力它们安排的有序,我做的也很有序。”(《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真是这样啊!旧势力强行要做它们安排的那一套,但它们安排的每一步却都在师父的掌握中呢!当旧势力要来迫害妈妈时,师父就点悟我及时在妈妈身边从而帮助她破除旧势力的迫害。

我对妈妈说我们赶快学法吧,法能破一切旧势力的安排。于是我拿起书来给妈妈念,书一打开正好是《休斯顿法会讲法》,讲的正是妈妈刚才发生的事情:“悟性好的人知道,我既然修炼了我怕什么,我都听了法,我看过书了,道理我都懂了,我还怕什么?就这么朴素、坚实的一念,可是它却比金子还亮。他也没有吃药,也没有看医生,突然间啥事都没有了,一场大难过去了”,“你相不相信法?相不相信你是个修炼人?你的心是不是那么稳定?你真能做到坚定修炼,都放下人心,一秒钟都用不上你的病状就都没有了。”师父慈悲让我们马上学到了这么针对性的一段讲法。

这件事过后没几天,又来了第二次迫害,这次我没在家。妈妈又感觉到胸口难受,并且逐渐加重。妈妈及时发出了强大的正念灭掉那些迫害她身体的所有邪恶,决不允许它们的目地得逞。并心想:我是堂堂正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谁也动不了我,把这些迫害我的旧势力、烂鬼黑手、妖魔鬼怪、所有伤害我的彻底铲除、销毁、解体、立刻灭掉。就这样断断续续的发了两个小时的正念后,身体逐渐恢复了正常。

在这个过程中我最大的体会是:在突发事件中最能考验着对法坚定的成度,这成度的大小,能否有坚如磐石的正念决定着一切。

点滴体会,意在切磋。祝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在这条修炼的路上坚如磐石,稳步走到最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