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病业是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六日】一天,当地两位中年夫妇同修来到我的工作场所,我们共同发完中午十二点的正念后,女同修拉下紧盖住头颈的羽绒服帽子,并拉开拉链告诉我她的脖子很大面积已有数天长满水泡,现水泡消退又形成一大片红疙瘩,期间她曾用牙膏抹过,又听别人说此症状象蛇盘疮,又想抹烟油子,之后她的半边脸嘴斜眼歪,甚至出现头晕、短暂昏迷状态,求师父救助加上发正念有所好转,在同修丈夫和儿子及知情同修共同发正念后状态仍然很严重,她的心理压力很大。

此事让我联想到有些当地同修出现的各种状态,如有吐血的,有类似脑血栓半身麻木的,有耳聋的,有象得重感冒的,有便血的,有主意识不清醒的,有处于恶心、晃晃悠悠的晕车状态的,有被医院检查出某种疾病的等等。特别很长一段时间,《明慧周刊》报导了很多同修在监狱、劳教所、拘留所等黑窝内长期的迫害下出现了不同的疾病症状,甚至相当一部份同修释放后却被邪恶以这种迫害形式夺去了生命。

在正法進程中急需大法弟子救度众生,为什么会出现这些状态?应该怎样尽快走出这种状态?我们先静心看一下师父是怎样讲的:

“除了新学员外,师父从九九年“七•二○”以后,就没有给你们制造过任何个人修炼的关,因为你们的个人修炼全面转向到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上来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同修中出现的这些状态给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证实大法带来严重阻碍,特别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学员,师父既然没给制造任何个人修炼的关,这些状态就是旧势力及黑手烂鬼钻了学员对法认识不足的空子而对学员進行的邪恶迫害。那么学员认识不足之处到底在哪里?是什么心让邪恶钻了空子造成的如此严重的迫害?

一,在九九年七二零前个人修炼阶段,由于在常人社会形成的固有观念,有一部份同修对于“病”、“病业”、“业力”、“消业”、“还业”等同样形成了一个固有的观念,当同修在被迫害中用这些观念去衡量和对待而不主动清除邪恶时,邪恶就会说:你看他没有正念,还说自己是“病业”、“业力”,“消业”,“还业”,这不是他自己抓住这些东西不放吗,不是他自己求的、自己想要的吗?我给他强加这些不正是按宇宙的理做的吗?所以就出现种种不正确状态,甚至生命危险。有的学员就糊涂了:我也发正念了,我也否定这种迫害了,为什么这种状态还存在?为什么发正念也不起多大作用?甚至有人想师父为什么不管我?护法神为什么不帮我?

“你想要的谁都不管”(《转法轮》),这是这个宇宙的理。当我们提高上来了,师父和护法神什么都能给我们做,因为谁也代替不了我们自身的修炼。所以从更高的标准来看,“病”、“病业”、“业力”、“消业”、“还业”这些念头本身都是对邪恶迫害的承认,都是观念造成的执着,都是邪恶迫害之前强加的物质,都是邪恶玩的障眼法,都是修炼大法应该清除的物质。作为修炼人应清醒的认识,旧势力和邪恶黑手的迫害和常人的病及修炼中的消业没有任何关系。迫害就是迫害。平时邪恶躲起来,找还找不到,现在自动送上门来,正好发正念彻底清除它。

二,迫害的形式多种多样,在现阶段,邪恶直接对大法弟子的绑架都能引起同修的重视,采取打电话、发信、发传单、张贴等形式揭露恶人恶行,同时整体配合发正念营救同修等做的很好,但当出现上述种种不正确状态来迫害同修时,很多同修就不太关心,显的消极、麻木、甚至把它认为是同修个人的事,或者说同修正念不强,或者说同修念不够纯正,或者说同修不够精進,三件事做得不好等等造成的,即使帮同修发正念,没有很快见效就放弃了,或没有把同修受迫害的事告诉更多同修共同发正念,造成同修受迫害的时间加长或一再反复出现。

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对每一个大法弟子的任何形势的迫害都是针对整体的迫害。每次迫害出现时,邪恶都通过迫害同修来破坏整体。如果同修都能认识到迫害同修就是迫害我们自己,人人都去告诉身边的同修协同当事同修在法理上共同提高上来,共同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邪恶,当所有同修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之时,一切邪恶必然会被彻底解体和灭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