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中国古代科学

兼谈中西方科学的差异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五日】关心中国科学发展的人经常问一个问题,中国古代科学技术具有辉煌的成就,但是为什么近代以来“落后”了?为什么中国近代没有出现象西方这种自然科学?这就是所谓的“李约瑟难题”。

要搞清楚这些问题,需要对中国古代文化与科学技术有一个比较深刻的了解和认识,认清中国古代科学的伟大之处,以及和现代西方科学的差异背后的本质是什么。中国古代科学必然随着中华正统文化的复兴而复兴。

一、“只在心上分”

宇宙、时空和生命的玄机深奥无穷,如何才能探测到这些奥秘呢?

发明浑天仪、地动仪的汉代张衡,是个科学家、天文学家、文学家,具有多方面卓越才能。他为人谦和,讲究德操,他说:“一个人不必担心地位不尊贵,而应该担心道德不崇高”。

为什么张衡这么关心“道德”呢?这“道德”和科学研究有什么关系?让我们从生活中的一个例子说起。

假如你家里有一个保险柜,里面放着钱或贵重物品。谁要想看保险柜里的东西,是不是首先要经过你同意?否则你可以报警。这说明只有获得你同意的人才能够合法地看到你保险柜里的秘密。

大到一个国家,也有许多政治、经济、军事等等方面的秘密。这些国家机密是不对普通大众开放的,对普通大众来说国家机密就象不存在一样。然而另一方面,如果一个人在政府部门工作,并且具有一定的保密级别,他不需要什么测试方法,不需要什么仪器,就可以直接地看到该级别的国家机密。也就是说,只有拥有相关保密级别的人才能够合法地看到国家机密。由于不是人人都能够拥有接触国家机密的资格,所以只有特定的人群才能够接触国家机密,即接触到国家机密并不是人人平等的。密级持有者不能把自己知道的国家机密随便透露给没有资格接触国家机密的人。

对于一个密级持有者来说,他首先要忠于国家,得是个国家可以信任的人。他可以合法地、自然地看到在他级别范围之内的国家秘密,他拥有了一条接触国家机密的捷径。而西方科学的思维和方法无法对国家机密进行探索,进行“证实”或“证伪”。

宇宙的奥秘比人间的国家机密更玄妙和深奥,但是能不能够认识到宇宙奥秘并不是人人平等的。要探索宇宙的奥秘,有没有这样类似的捷径呢?答案是肯定的。关键是人能不能够找到。

如果说宇宙万物是神创造的,那么一个人要探索宇宙的深层奥秘就要信神敬神,按照神的要求修身养性,淡泊名利,提高自身的道德修为。一个人只有获得神的认可,神才把宇宙的深层奥秘展示给他。因此“修心”是探索宇宙深层奥秘的前提和基础,中国古代科学走的就是这样一条捷径。这和中国正统文化以信仰(信神)为本、道德为尊的精髓是一致的。所以在中国历史上,古代的科学家首先要德行高深,同时具有良好的根基和慧根,还要有明师秘授系统的方法等等。

中国古代科学家按照神的要求做,不断提升自己的道德修养,他们要么是修炼者,要么是道德高尚的人士,于是神就把宇宙、时空和生命的奥秘展现给了他们。心性道德越高,神就会给他展现越多的奥秘。这是从一个角度看出,为什么修炼是中国正统文化的精髓,为什么中国古代都讲修身养性,这背后有深刻的科学道理。中国古代具有辉煌的文明是有深刻原因的。

当然现代人会说,我不信神,哪里有神?科学和信神、道德修养有什么关系?其实关系太大了。不信神、不修道德,就看不到神,神也不会把宇宙的深层奥秘展示在人面前。对人来说,就象国家机密对一个普通人不存在一样,神和宇宙的深层奥秘就象是不存在的一样。人不是想要探索宇宙的奥秘吗?那么就得考虑改变自己的思维。

现在的人对中国古人谈论道德修养等等精神上的东西,无法理解,觉的这有什么用呢?甚至还问道德值多少钱一斤?其实希腊先哲苏格拉底也主张,哲学的目的不在于认识自然,而在于“认识自己”,即认识自己的心灵,这和东方的哲学在精神上是一致的。但现代科学只注重研究自然,认识不了自己,认识不到人的精神(心)的巨大作用。现代科学是在人类的整体道德下滑后出现的。其发展过程的背后充满利欲的追逐和掠夺,进一步使人类的整体道德越来越低。神把宇宙的奥秘和真理只展示给信神和道德高尚之士的,现代科学不信神、诽谤神,不重道德,甚至败坏道德,已经是“心灵失明”了,不管其仪器看起来多么精良,不管花费多大的资源,展示宇宙深层奥秘和真理的大门对“心灵失明”现代科学是关闭的。就象因背叛国家而不再被允许接触国家机密一样,由于不信神和道德下滑而变成“心灵失明”的人是没有资格接触到宇宙真正的奥秘和真相的,只能象瞎子摸象一样了解宇宙和生命的一些皮毛和表面现象而已。

对待心灵的不同态度是中国古代科学和西方科学的根本区别。中国古代科学从精神入手,以精神的提升为前提,然后再来研究自然,走了这么一条路。

二、为什么中国古代科学没有现代的定量分析

对中国古代科学有了一些认识之后,就不难理解,中国古代科学没有现代科学的定量分析,也不会出现西方这种实证科学。

现代实证科学是在人类整体道德下滑时出现的,许多人意识不到这一点,和其他人比觉得自己还不错,其实已经差远了。神已经不把宇宙的深层奥秘展现给“心灵的瞎子”了。瞎子摸象是人们熟悉的故事。瞎子看不见大象,只能用手去摸,因此比视力正常的人多了“摸”这样的过程,而且对“摸”到的是什么乱猜一气。瞎子多了“摸”的过程,是不是比视力正常的人高明呢?瞎子乱猜一气的分析、推理是不是就比视力正常的人看到的正确呢?显然不是。

视力正常的人用眼睛就可以看清了大象,即具有看清大象的能力,无需借助“摸”的方法。“心灵失明”的西方实证科学用的就是瞎子摸象式的方法,只能够借助于仪器来做研究(用仪器探测就象是瞎子“摸”的过程),为了给“摸到的东西”一个说法,而研究人员又不能直接读懂仪器测到的原始信号,这就需要把仪器探测到的信号转化成人能够理解的形式,这种转化就需要一种工具:现代数学和逻辑分析相当于研究人员(类似于瞎子)和测量仪器之间的翻译器。即现代科学的定量分析只是给“摸到的东西”一个解释、一个说法、甚至猜测,就起了这么一个作用而已。至于这个中间过程过滤或扭曲了多少东西,西方实证科学就不知道了。加上测量仪器本身的局限性,只能够看到非常肤浅、表面的东西。对于宇宙的深层,就没有办法了。

“心灵失明的人类”用瞎子摸象的方法,用僵化错误的实证科学来衡量一切,来看待中国古代科学自然不会得出正确的结论的。

中国古代科学因为走了一条捷径,神就给展示出宇宙许多深层次的奥秘,给了道德高尚的科学家们一些现在人认为的超常能力(即“特异功能”)。这些能力实际上是人的潜能、本能,人在敬天信神、道德高尚时所展示出来生命具有的能力。因此中国古代杰出的科学家具有现在人认为的超常能力是必然的,也是正常的。这些超常能力也不是能够随便展示给人看的,孙悟空为什么被逐出师门?就是类似的道理。

现在也有一些根基较好的人,尤其是小孩,心地纯真、善良,也会有一些超常能力,如以前报道的用“耳朵识字”等等,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在社会的大染缸中,他们心灵不断受到污染,这些超常能力就逐渐消失了。现在人不相信超常能力,是由于无神论和道德滑落的结果。

中国古代杰出的科学家用自身通过修心而开发出来的超常能力(如开天目等)来探索宇宙、时空、生命的奥秘,即科学家和探测手段合为一体。杰出的科学家(或修炼人)不断提高自身的道德层次和境界,相应的自身这个“探测仪器”也在不断的改进,“探测”到的宇宙生命奥秘也就越来越多。这实际上是人的道德修养越高,神给他展现的就越多。中国古代科学家用自身的超常能力直接探测,这中间没有现代实证科学的“中间层”,自然就不需要翻译,不需要现代实证科学的逻辑论证。

例如,被后世誉为“药王”的大医学家孙思邈,是唐代著名的道士,本身具有超常的能力,能够直接看到另外空间里人病的根源,所以展示出高明的医术。他是古今医德医术堪称一流的名家,尤其对医德的强调,为后世的习医、业医者传为佳话。

又例如,汉代的张衡怎样发明了浑天仪、地动仪?现代人搞不懂那个时候他到底是怎么“设计”出来的呢?前面讲过,张衡勤修道德,人的一些潜能能够表现出来,从而具有能够看到另外空间景象的超常能力,他把另外空间里看到的东西在人间造了出来。换句话说,是因为张衡道德高尚,是个好人,就给他看到了宇宙中的一些秘密。他不需要定量计算、分析、设计,就发明了浑天仪、地动仪。

中国古代科学对道德和精神力量的认识、掌握和运用是现在人搞不清的。超常能力和人的道德精神有密切关系。

现代科学中人和探测仪器的分离,是因为人类的整体道德下滑造成自身的能力退化而造成的。现代实证科学跟瞎子摸象具有相似的水平。

中国古代走的是一条低成本,高效益,有益于社会道德风气,有益于自然环境,走神指示的路。现代实证科学走的是高成本,低效益,败坏社会道德风气,破坏自然环境,完全违背神旨意的自我毁灭之路。

三、中国古代科学的承传问题

上面已经分析了中国古代科学不需要现代科学的逻辑分析,所以不会产生西方的自然科学。中国古代科学如此辉煌,为什么到近代以来消失了?这涉及到古代科学的承传问题,根本的一点就是人类道德滑落了。

上面讲到,中国古代对科学家的道德心性要求很高。中国古代一直拥有非常高的科学成就,对社会道德和自然环境都有好处,和社会与自然和谐相处。中国历代都有非常杰出的科学家,但不需要也不现实在社会上人人都来搞科学,也就不会出现全民都搞科学这样的局面,这并不是说,中国古代科学不系统,其实中国古代科学本身是非常系统的,既有理论,又有实践。只是在承传上不能象现在这样成批成批的培养学生,因为现在的学校对道德没有什么要求。因为现代科学的研究者和测量仪器是分开的,在承传上不要求学生的个人道德素质,只要掌握相关知识和方法就可以了。另一方面,正因为对道德没有了要求,决定了其局限性,注定了不能探索很多宇宙的奥秘,只能知道一点皮毛而已。

中国正统文化中的科学敬天信神是前提,科学家要提高自身的道德修养。整个社会也崇尚道德,民风淳朴,社会风气良好。在这样道德基础比较好的社会环境中,对道德要求很高的科学能够承传下来。正因为中国古代科学的特征,能够直接探索到宇宙和生命的奥秘,所以在承传上一直非常谨慎,宁愿不传、失传,也不误传给心术不正之人,即使是子女都不行。即中国古代科学在承传上是宁缺勿滥,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社会道德的持续下滑,许多好的东西最后只好带进棺材里面去了,中国古代科学的精髓在社会上就失传了。

现在的人类社会处于释迦牟尼所说的“末法时期”,即人们没有道德的心法约束,人类的整体道德快速下滑。在中国,尤其是中共掌权之后,大肆破坏正统文化,摧毁人的信仰和道德,把中华文明的最精华部份说成是“迷信”。由于无神论的泛滥和道德的下滑,中国人的心灵境界急速下滑。中共党文化以及对西方实证科学的盲目崇拜,把中国人真正变成了“心灵的瞎子”,境界一下子从天上的神龙跌落成井底之蛙。现在的人用井底之蛙的思维是永远想不明白飞天神龙的境界的,也就无法理解伟大的中华文明的精髓了。

四、使心灵复明的重大意义

中国古代科学和现代西方科学的差别可以说是天上的神龙和井底之蛙之差别,是完全不同的层次与境界。要从现代科学的误区中走出来,再现中华文明的辉煌,就得恢复人们的信仰,重建中华民族的道德,复兴中国正统的神传文化。这是从科学的角度来认识为什么要复兴中华神传文化。

当然现在的人们对复兴中华正统文化不理解了。要搞明白这个问题,首先得要抚去人们心灵的尘土,清除中共强加给中国人的魔性文化,让人们重德行善,心灵复明,不再做“心灵的瞎子”。

其实净化人类的心灵,提升人的道德也是现在的天象。例如,曾经生活在美洲的玛雅人具有非常先进的历法,有一个古老的预言,西元一九九二年至二零一二年前后二十年是“地球更新期”,即地球和人心将会被来自银河系核心的能量净化,人的思想和精神境界得到升华,心灵得到净化。

不管愿意不愿意承认,主导净化人类心灵这个天象的,就是法轮功在全世界的流传,“真善忍” 使人心归正,道德升华,净化人们的心灵。既然是“更新”,那么除了心灵得到升华和净化之外,同时也伴随着无情的淘汰,道德堕落的人将会被历史淘汰。

在人们心灵净化、道德提升的过程,也就是中华神传文化复兴的过程,也就是重振中国科学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