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外抓紧机会开口讲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六日】

重视向西人讲真相

一段时间以来,我出门遇到华人就讲三退,尽量不放过华人,但是看到西人就滑过去。前段时间,每天傍晚推着孩子在住家附近散步。因为我家附近很少有华人,都是西人,所以就很少有开口的机会。自己觉的每天散步那么长时间,却讲不了真相时间浪费了很可惜。我从前一直有个障碍,因为看到每次大法活动过后,地上都会留下许多英文传单,而且感觉西人很多也不知道法轮功是啥,糊里糊涂接过来也不知道珍惜(因为我感觉华人有的一听是法轮功或者三退资料就不肯接,所以接的应该就不会浪费),如果乱扔掉多可惜。所以我一直就以这个借口不向西人发传单,总觉的在游行中发可能对方对法轮功印象深刻就会珍惜些吧。其实仔细想想觉的自己这种顾虑也不对啊,传单印出来就是发的,怎能因为怕被丢掉就不发了呢。

于是从前几天开始,就一边推着孩子走一边发传单,说句“请了解法轮功真相”,大部份人都接过去,很多人都边走边看。我感觉就因为我动了打算一路发资料的简单一念,另外空间就有所不同,与大法有缘的人都聚集过来。从前没有动念给西人讲真相的时候,我带孩子去沙滩玩儿,遇到的印巴人很少主动和我说话。那天则好几人主动和我说话,我也因此借机讲真相。在回家路上,在某个小路口遇到两个白人,我就态度非常热情地和她们打招呼,她们也态度非常热情地回应,象是对待熟人一样,我还纳闷是否我态度太热情了,让对方以为遇到熟人了。我递过去资料,她们也接了。后来其中一人对另一人介绍说“她(指我)住在某个楼”我正奇怪她如何知道的时候,她又加上一句说“她是我的邻居”。我这才想起来,因为很难碰到,我对白人的面孔又不敏感,所以我没认出来。因为我的热情打招呼,所以她也完全不知道我没认出来她。

第二天遇到两个白人老太太,她们各自接了一份资料。其中一人看了高兴的说,这就是我女儿给我介绍过的,她非常感兴趣,一再感谢我。

这两天征签,效果也很好,很多人看的非常仔细,签名过后我还给他们一份传单,我想他们签名过后拿到传单也许会更重视。即使说不了解情况不肯签名的,几乎也都愿意拿传单了解了解。我还问了一下愿意签名的人是否听说过法轮功被迫害的事情,发现绝大多数都听说过。不过自己一有人的念头就会碰壁,遇到有的人很喜欢逗孩子玩儿的,我本以为他们应该更容易讲,因为气氛已经很融洽了,没想到他们还真的一口回绝了,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人的情面上的事情。

突破心理障碍在商场讲真相

我从前还有一个障碍,就是在商场里遇到华人时开不了口,总觉的害怕打扰别人,又害怕违反商场规定。后来想想真是奇怪呀,在地铁、公交车、户外、景点、学校里面遇到华人时候我上去讲三退的事感觉没有障碍,心里也不觉的是打扰了谁,我知道地铁里有不让发传单的规定,所以我都是私下里个别给对方,所以从未遇到麻烦,自己也不觉的违反了规定。但是一到商场我就变成哑巴了,遇到很多好机会都因为心理障碍错过了。后来我想,为何我在景点讲真相不觉的是打扰了别人的旅游兴致,在商场却害怕打搅了别人的购物兴致呢?何况我去的还是大的商场(Mall),在一家家的店铺之外还有很多公众休息地带。其实这些还是自己找的借口,根本原因还是我自己潜意识中有不想讲的心,所以有个借口就可以不开口了。其实我从前在商场里面也发过很多新唐人晚会的传单,感觉心态挺自然的,但一改成讲三退就怕打搅别人。甚至担心会不会被不明真相的华人告发说违反商场规定。根本上还是对于讲三退是救人没有认同,理上知道,但自己却没有同感,正念不足,所以顾虑才多。后来和同修交流中,大家达成共识,感觉在商场自然不能象在大街上一样逢人就发材料,但是可以智慧的私下里讲,机会也多,毕竟很多人逛一阵休息一阵,递个材料或聊天都是很好的机会。

昨天总算突破了这个很久以来的障碍。看到休息的人就去征签,效果很好。遇到了三个溜达中的华人,就上去讲三退。因为毕竟是第一次在商场讲,所以又对别人的态度很在意,很怕受到挫折,似乎又回到从前在外面刚开始讲的心态一样。有一个人带着儿子和女儿,两个孩子都不到十岁,那人态度冷漠地打发我走,我又有些受挫感,心里升起了感觉自己很不识趣儿的念头,但是两个孩子都对我非常友善,主动搭话,接过材料仔细看,最后还争着和我再见,孩子明白的一面似乎知道我在干啥,这对我真是鼓励。

面对华人慈悲心最重要

我发现自己的问题是,对于常人中的华人,我潜在总是有种对立的心态。没有感觉到对方是自己救度的对象,也没感到和对方亲近,反而有种很疏远、很排斥、很看不惯和不喜欢的潜在感觉,我总是没能将这种不对劲儿的心态去掉。我知道这种心态的根源是由于很多华人因为听信了共产党的谣言而对大法有仇视和对立的心态,所以我也就因此而产生和他们的对立心态。而且这种心态已经形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感觉,似乎溶入了血液中一样很难去掉。最初开口讲三退感觉怕心和紧张的心态最需要突破,后来则感觉这种对立和排斥对方的心态是无法产生慈悲和无法救度对方的根源。虽然敢于开口讲了,但是一直讲多退少,而自己虽然每次都维持表面的友好和礼貌,但是对于对方的不良反应却很是介意,很多时候都心里不平静。

最近听说一个亲戚撕碎了我寄去的九评时,我心里马上联想到她过去在常人中的种种不良表现,我一直感觉她的性格很“麻烦”,这次就想如果不是为了给你讲真相,我根本就不屑于和你这种人来往。对她厌烦的想法不时往上冒,我不得不随时调整自己来压制和排斥这类念头。

所以虽然在外劝三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总感觉自己心性没有根本提高,就是卡在慈悲心出不来这一点,就常常觉的自己是在勉强自己而为之。记的有一次,因为暂时克制了和亲戚讲真相的争斗心和气恨心等,心性提高了一点点,出门遇到一个华人,当时就状态很好,感觉自己说话时候都满心满脸的善意和真诚,自己感觉可能还没到慈悲的程度吧,但是比自己一向的心态都纯净很多,就感觉很明显的那个华人就被我的真诚和善意的场所感动,她真的非常被我带动,开始时态度一般,到后来越来越好,最后退的很痛快。不过更多时候,我都没有这样好的心态。

上周六,我出门打算参加在唐人街的退党集会。正要上地铁就发现鞋坏了,只好打电话等家人送鞋来才能继续走。当时正巧地铁附近修路,所以等车的人都从站里面挪到了外面,而且非常集中,我看到有很多华人,当时就意识到其实这是一个很好的聊天劝退的机会,平时等车人群分散,远没有这么好。但是刚开始心里还是埋怨鞋这时候坏了,害我集会要迟到,而且也不大有心思去抓住这个好机会。心里虽然也明白在哪里都是讲真相,但是还是似乎没准备好面对这个突然的变化(潜在地感觉独自面对这些华人要比去参加退党集会更难)。后来调整了一下心态,还是决定讲。就在等家人送鞋的过程中前后和三个人搭话聊天,劝退了一人,另外两人一个拿了我的资料,另一个不愿意拿资料,也听我说了很多。

前一阵子,我的状态本来很差,思想业很大,越来越觉的自己不是修炼的材料,怀疑自己是否是真的修炼了,是否真的相信大法了还是只是抱着有求之心的修炼队伍中的“混混”。很多的负面想法及思想业力都挥之不去,自己就非常的没信心和不振作,干什么都提不起劲儿来。这样的状态下,出门我都怀疑我还要不要讲真相,还能不能讲真相,这么差的状态讲的好吗。最差的一天,出门我都不能多想,就感觉就坚持讲吧,想到师父讲法中说的“能够对大法充满信心、又在实践中这样做的,这样的生命就珍贵”(《美国首都讲法》),当时自己主要记的是“又在实践中这样做的”这几个字,也就是被这几个字鼓励着去做。记的刚开始心情都是灰暗的,刚征签了一个人就变天,象是要下雨的样子,我觉的可能连旧势力都感觉我这状态不配去讲真相吧,所以给我制造障碍,后来继续签时天居然又晴了。第二天状态就好多了,正念也恢复了很多。

我感觉慈悲心最重要,“好坏出自人的一念”,不然境界不提高做再多都是白做。很想听听同修面对华人怎样修出慈悲心的体会和经验,我觉的自己一直都误在这里很长时间了,希望能借鉴同修的经验有所突破。

以上是我近期的一些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