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对待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九日】回忆这次遭受魔难的经历,也是有许多的感悟,过程中既体现出了自己修炼中诸多不足的一面,同时也体现出了在大法修炼中的生命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坚如磐石,永不动摇的一面。

一、人做事、人思维的教训

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借工作之便,一边办业务,一边证实法,这次是业务没完成,身上还有资料,街上也有资料,办业务场所也有资料,又急着办业务,忘记了正念,忽略了证实法的严肃,救众生的严肃。当然不是否定这种做法,我们每一天的工作和生活无不体现着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神圣内涵,那是要用理智、智慧,要用正念的,因为他是严肃的。

我清楚的记得,在得法初期有一次半梦半醒的时候,师父点化我一句话:“修炼不是儿戏,要好好修。”当时也悟不到这句话的玄机在哪里,就是很精進的学法、炼功,利用各种机会和同修一起弘扬大法。小组同修背《转法轮》、《经文》,自己也养成了背法的习惯。“七·二零”之后,我家学法小组没断,同修们一起商议一些证实法的事情。直到我离开当地后,不断的有消息传来,这个被抓了,那个判刑了,那么多朝夕相处的好同修,一个一个的被抓捕,当时带着沉重的心情就想,也说出来过:“我要是在家,早一天晚一天也得進去。”这不是用人念思维吗?而且是变异的,是邪党文化惯性思维的变异邪念,这就是等于在求迫害一样了。

再加上平时没能百分之百的在法上严格要求自己,对利的心一直没去干净,时不时的对爱人发火,守不住心性,工作中总想为自己争个理,有时表面不出声,心里不服气。证实法中也有证实自己的人心,总想多做,比别人做的好。带着这些人心,让旧势力抓到了把柄,找到了借口,才有了它们钻空子的地方。

被邪恶抓捕后,我才真正的在思想深处认识到了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带着人心修是多么的危险!也真正的体悟到了当年师尊慈悲点化的良苦用心。

二、了却人心正念起

这次被抓捕,同修并不知情,要想得到外面众同修的近距离加持是不可能的了,这就全靠自己正念闯关了,行和不行都是自己十年修炼的见证,是人是神也是自己修炼十年的见证。

当时真是人心全无,平静的心没有一丝丝的波动,只是用神念不断坚定自己: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去留皆由师父安排,而且全世界大法弟子每时每刻都在加持中国大陆被迫害同修的正念。师父说过:“苍穹无限远 移念到眼前”(《洪吟》)。我很有信心,一定要凭着在法中修出的正念闯出去,就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每天发出强大而坚定的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彻底清除公安局国保大队及看守所两个黑窝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以及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对大法弟子及我所在地区众生的迫害,近距离清除所有在押人员和狱警背后共产邪灵因素和黑手烂鬼对他们的控制,彻底清除影响众生得救和明白真相的邪恶因素,立即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这次既然進来了,就是除恶来了,救众生来了。

当时有个非常好的感觉,就是神来了,就感觉自己是个正法神坐在那里,完全没有人心,不执著时间的状态,每天早晨起来,正念也起来,四—五个小时或五—六个小时的连续发正念(头几天她们还打扰我,后来就没干扰了),直到中午发完正念(全球同步)。她们开始午餐,狱警也休息,就是我炼功的时间,然后背法、讲真相,发完六点正念打坐(盘一小时)。他们早晚背监规,看电视声音很大,基本上不影响我。我真正的从心里想做什么的时候,外面干扰是不起作用的。

到了第十天中午发完正念,想起大法书被邪恶抄走了,心里一阵难过,两次被抓损失是很大的,感觉愧对师尊,是弟子没做好,让师父操心了,不由的又发出一念:“敬请师父加持弟子,用佛法神通把大法书从公安局搬回家(不求结果)”。晚上做梦,梦见《转法轮》整本书都是通透的,书上面是一个大法轮,是慈悲的师父就在我的身边,加持鼓励弟子,这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心。

当然黑手烂鬼的迫害是无孔不入的,在人世间,抓人、打人、抄家、劳教、判刑,这是能看的到的,有形的。还有看不到的、无形的,也是最邪恶的,正念不强会认为是自己的思想,想入非非,進入常人的思想境界,沦为俗人而不自知。一天,我正发着正念,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也不知家里什么情况,能不能找人活动活动;还要往下想,一下感觉不对劲,马上从新调整正念,继续除恶。如果我们动这样的人心,就是对师父、对大法的不坚信,很可能适得其反。

师父不是说了“了却人心恶自败”(《别哀》)吗?迷中的常人都在等着我们去救度,正因为有了师父、有了大法,有了我们这些众大法徒,才有了世人的今天的希望啊!假如真的是有谁帮了忙(真帮了)那也是象师父说的:“都是为这法而来、为法而生、为法而成的”(《北美巡回讲法》)。常人帮大法弟子,那是他们在摆放他们的位置。

还有一次快半个月了,狱警问我:你的事还没信吗?我说没有。可心里不知怎么就冒出一个怪念头:能不能把我送到洗脑班迫害呀,又想:洗脑班在哪里?我马上意识到这决不是我,是旧势力的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想加重迫害,从而达到毁掉大法弟子的邪恶目地。我马上又发出强大正念,用师父赋予我们的正法口诀,锁定旧势力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一切空间无所不包、无所遗漏的灭尽。所有的迫害是师父和大法弟子们坚决不能承认的。

三、放下自我救众生

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自己的神圣使命,这是每一个真修大法弟子都能做到的。在监狱也一样,一次我客气的问狱警几点了?他也认真的告诉我,然后很自然的谈起了大法。他说看过《转法轮》,谈了一些对法轮功的看法。他谈的不是很客观,都是邪党文化的谬论。我不和他争论,静静的听他说完,然后我说:没有谁利用我们,炼法轮功是自由的,如果我现在不炼了,也没有人硬让我炼,只是自己觉的好,不让人干坏事,只要炼了就很难放下,谈不上被利用。我接着说:你说“真、善、忍”有错吗?他说“真、善、忍”没错。我说法轮功九二年就传出了,到九九年镇压这七年的时间有上亿人在炼,他要是有问题,政府为什么让炼那么多年,老百姓炼功身体好了,家庭和睦了,道德在回升,这政府说不让炼就抓人、抄家,现在还有谁相信这个政府?他说:你们参与政治了。我反问他一句:你有权参与政治吗?他说没有。我说是啊,就是人大代表到会场也只有举手的份吧!他们也没有那个权利,怎么能说我们参与政治呢?他若有所思的连连点头。

还有一次,我在里面发正念,大队长喊我:“出来,要是在里面炼功把你挂起来,你们法轮功把自己的思想强加给别人,你看那电线杆上贴的。”(真相标语,震慑了邪恶)。我没在意他恶劣的态度,我说法轮功弘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好评如潮。他恶狠狠的说,你别跟我说这些,说这些干什么?我说我只是想给你解释清楚。他说你别解释,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严管地。以后再见到他就清除共产邪灵和黑手烂鬼对他的操控,发现他也没先前那样邪恶了。

我所在的监室里,有一个人看过《九评》,她说写的都是实话。还有一人(司机)说:“我这次监狱没白坐,知道了大法真相,等我出去了,我要去找真相光盘,把他录成音,放在车里听,看着有不错的人,我就给他讲,我要宣传。把你教我的诗(《别哀》)念给他们听,把你教我的歌曲(有“为你而来”、“梦醒”、“震撼”等)再教给我的朋友,每天早晨都念几遍师父的诗”。我当时被她明白真相的正义之言感动的掉了泪,不管她将来出去了能不能做,她能有这一念,就为自己生命的永远选择了光明与美好。

还有一个小伙子(已三退),听到我们唱歌(其它监号也能听到),就问唱什么呢?把歌词给我看看,是“真、善、忍”吗?(以上提到的她不敢给,说怕对方交上去立功)我说是“真、善、忍”。他说看过真相光盘,里面有华国锋公开退党的事。他说共产党才是个真正的大邪教。我给他讲了炼功祛病健身的好处,怎么样做个好人,还有人生的真正意义。看的出来,他很爱听,他说出来之后要找我学功。因为他能随便走动,所以谈的比较多,他说你得低调点,快些出去还能做一些事情(常人不知这里的玄机),当然他能明白的很多和同修们不懈的讲真相是分不开的,希望同修们再加大真相资料的覆盖面。

四、最后的交锋

几次非法问话,他们都是一无所获。当问到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明白的告诉他们:“炼”;当问到资料来源时,我说捡的。他说我触犯了刑法三百条,我说宪法大于一切法律。他说你这样我们回去没法和领导交待,连这点事也问不出来。我说不就是几份资料吗?以后我再捡到,我给你送去。

问不出资料的来源,他们不甘心,过了几天要延长拘留我,我拒绝签字。另一警察又问资料来源,和谁联系。我说谁都不联系,不认识。他说:你们法轮功还用认识啊?我常年办法轮功的案子,你们都这么说,就凭你家里的东西,也得判你十年。我说你今天就是枪毙了我,我也是这句话。同时要求他们放我回家,最后我看他俩无精打采的先走了。

就这样经过了十七天的非法关押,于零七年四月末,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的大门,回到人间,继续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