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国乐团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我想在这里给大家汇报一下一年多来我在韩国天国乐团修炼中得到的心得体会。2006年7•20活动在汉城的宗庙公园举行,当时我第一次看到了天国乐团的雄壮和第一次听到了他们演奏的音乐后,不知怎么,我心里就特别的激动,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眼泪不知不觉流出来了,那时候的感觉真是越听越爱听,我很羡慕参加天国乐团演奏的成员。

随后,我有幸参加了2006年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法会。法会期间我们游行的时候,我又一次见到了天国乐团的特别的殊胜而雄壮的气派,那时候我的心也是莫名其妙的激动起来,眼泪又控制不住地掉下来,现在回想起来那可能是因为触动了我那埋藏在心灵深处的远古的心愿吧。我暗自决心回韩国后一定参加天国乐团。

回到韩国后,我马上把我的想法跟负责人说了,他也很欢迎我参加。当时选择乐器的时候,因为正好缺一个大鼓手,我就选择了大鼓。我是后补上的,打法和看乐谱都不会。怎么办呢?就得加倍努力要跟上才行。我花了很多时间听天国乐团的音乐,可能是心急的原因吧,刚开始真听不出来大鼓的声音。我很着急,但马上认识到应该放下心来听。心里就默默的求师父帮助弟子能够赶快跟上,当放下心以后再听音乐,真的能够听得到大鼓的声音了,而且大鼓的声音越来越大,再看乐谱对照我马上会打了。这样自己炼了一个星期,熟悉了鼓点后,再把打法教给其他三位同修一起炼,很快我们能够和美国同修的打法一样了。我悟到,只要我们有一颗纯正的心,师父什么都给帮助的。

练习、演奏、参加游行的整个过程就是我们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的过程,同时又是救度众生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我有很多提高心性的机会。我们大鼓小组中,我常觉的我打得最好,总有那么一点点要指挥别人的不好的想法。有了这个不好的心,甚至在游行中也会表现出来,从而形成了不好的影响。

有一次,我在游行过程中,要求旁边的三位同修向我看齐,可是他们却不听我的指挥继续快速往前走,我又大声说了一下要他们向我看齐,可是他们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当时心里愤愤不平更生气了,心想:他们怎么这样,我们慢点走后边才能跟上,一会儿游行结束了后边的同修们又会说我走得太快了,我真是冤枉啊。

心不静,正念也弱了,当然鼓打的也不好了,救度众生的事也做的不好了,心里很苦闷。回到家,我仔细的想了一下今天的事。师父告诉我们遇事向内找,我应该向内找自己呀。放下心向内找以后,我发现了非常不好的执著心,那就是要比别人高明的心和显示心和争斗心。当时我发现了我的执著心以后觉的很惭愧,又很对不起我们小组的同修。既然悟到了,就应该去掉执著心,下次要做好。

这个过程中我又深深体会到整体是多么的重要。即使我们的同修一时打不好,也不能埋怨人家,更不能互相指责,应该默默的补充和给予帮助才是。我发现其实我很多时候出现这样那样的矛盾,问题的根源都是在我这里,是因为我没修好和法理拧了劲才发生的。肯定是这样,如果我这里不存在应该去的心和没有提高心性的事,他就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很多时候能看到我们乐团的成员之间发生的矛盾,作为第三者我为什么能看到呢?他们之间的问题同样也存在在我的身上,真是那样,同样的形式也存在于我们的小组上,只不过存在着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差异,我悟到只有我们常常抱着慈悲的心态才能有缓冲余地,也就能处理好事情。

有一段时间我的大鼓出的声音不那么响亮了,于是我不是调这个螺丝就是调那个螺丝,希望把大鼓调整好。但是不管如何努力还是不行。有一次和同修们交流中认识到了这个现象其实在反映着我的修炼状态。我惊讶的发现,在这个问题上我又是在向外找原因而不是在向内找。其实那一阶段我的修炼状态正是象我的法器(大鼓)一样停滞在一个层次上,不知道精進。每天的学法炼功都没能保障、懒惰。师父屡次强调了学法的重要性,很多事情做不好其实是因为没有坚持学好法才引起的。我深信只要坚持学好法那么什么事都能做好的。

我现在越来越感觉到学法是多么的重要的事情,不象以前也知道学法的重要性,但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认识是感性上的认识。有了理性的认识以后,我的修炼状态因为坚持学好法而渐渐的开始提高了。随着整体的提高,我的大鼓也变得越来越好了,现在大鼓出的声音很洪亮。

我发现我们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去做这件事情是很重要的。我们前几次的游行之前都在下着雨,可是当我们整理好队伍演奏音乐时雨就不下了,有的时候雨就是下不来。可是大川海边游行时雨就一直没停下来。我想这里可能有很多我们认识到的和认识不到的问题。后来向内找发现了至少我这里当时存在过的问题。我当时想只要我们整顿好队伍雨就停下来的,心里就不知不觉在求不要下雨,这不是有漏吗?这不是在求吗?还有埋藏在很深的显示心:你们看啊,只要我们天国乐团出发雨就停下来啊,多么的了不起啊!这不是显示心吗?我们抱着的心态实在太重要了,我觉的应该抱着救度众生的一念去做这个事情。

记得在汉城汝矣岛春季的演奏时,我的心中只有一念:救度众生!当时活动持续了很长时间,但是身体越来越舒服,两个胳膊敲得呼呼生风,就好象按着自动的机制在运动着,一点不累,当然达到的效果也非常好了。我悟到:其实都是师父在做,都是师父在替我们承担。每当游行时肩膀疼、很累、很难受的时候,都是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加持下度过了难关。

现在我越来越感觉到天国乐团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中的重要性,越来越体悟到在天国乐团里修炼的幸福。我觉的我能够成为天国乐团的一员而感到自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