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祥和的状态体现修炼人的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有一回我收到一个网友的来信,信中说:“昨天接到你的电话。真的是非常高兴,之所以后来我要说谢谢你,是因为你们(法轮功学员)让我重拾了心中的善念。 昨晚我做梦梦见我以前的仇人,我在梦中追杀他。其实我很想亲手宰了他,自从看到了你们的善良,我似乎对这种仇恨已经淡了许多,所以我谢谢你们。”

当我看到这封信时,想到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讲:“你们是堂堂正正的、针对人的生命真正的去救度他,人是会感受的到的。而且在讲清真相中,你们发出的善心,你们发出的正念,都在解体邪恶,都在使被救度的生命清醒、找回他自己,能够使人理智的真正自己去认识这些问题。当然世人一旦清醒过来的时候,马上就不一样了。”

我想谈谈师父这段法对我的触动很深。尽管自己认识到了,但是真正的实践是更重要的。有一回我收到一个网友的短信,他对大法有误解,并且拥护恶党。我当下对其说了好多真相,从大陆一些省份出现的维权事件,黑龙江人呼吁要人权不要奥运,广西博白强制节育等事件,恶党活摘学员器官,高律师在调查迫害案例后被恶党打压等消息。

我不停的说着。当时对方问我:我可以说句话吗?我虽然表面上说:“好,你请说。”但是只要对方一说,我听到是污蔑大法的话,就马上对其说更多的真相,最后对方还是坚持他自己的理解。当我挂了电话后,我很懊丧,想到师父的法,想到自己很大的不足:自己传达给对方的是没有善意的,好似用更多的话语制止对方说负面的话。

当下我意识到,哪怕一次说不成,都应该保持祥和的状态,让对方感受到善意。我想我还要再跟他讲真相,结果隔天对方又给我发来短信,我赶紧打电话给他,为自己急切的态度道歉,结果对方也向我道歉,当时我已经放下原先急切的心,对方也愿意听真相了。

在讲真相中,我遇到不少大陆朋友他们很愿意交流,但是思想中却全是受党文化深深的毒害,尤其是党、国不分,认为爱党就是爱国。相信恶党“稳定压倒一切”的谎言等等。不破除这些党文化,就很难让他们清醒。我深觉自己讲真相的力度不够,体悟到在这过程中如何更加用心做好。于是我开始更多的留意真相资料的数据,学习如何去讲,去破除解体党文化。

我一开始想这样去做时,即希望能讲清真相,又想让他们明白恶党的邪,同时还想要呈现大法弟子的善意,有太多这样、那样的一颗颗心没有放下,结果就在聊天中对应呈现着自己的心态, 一开始网友都说我太偏激,极少人认同我说的。我在不断的修正自己表达方式中,修正自己一些强求、焦急不安、不祥和的状态以及强加给人等等的心。

修去情

长期以来,我一直愿意跟一位同修以文字讯息交流,几乎每天都会跟他谈到学法或讲真相中的一些认识,虽然我们也常有矛盾,但是在矛盾中我能看到自己很多的执著心,当下虽然不愿被触及,事后都会提醒自己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修炼人的基点看问题。也因此无形中我越发愿意和习惯同他交流,毫无察觉自己对这位同修产生了一种习惯、依赖的情。直到这位同修忽然有一个星期都没有给我发讯息,而我发现自己心里有分失落感,这才意识到虽然我们交流的都是修炼的点滴,但也是要去的情。

在这件事情给了我更多的提醒,在修炼中有多少象这样无形中形成的执著心,没有意识到的,是不是在阻碍着我们回家的路呢?我提醒自己要有正念,一定要做好。我们一定要珍惜时间,一定要抓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