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师父 相信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四日】我在九年的修炼中没吃过药,多病的身体健康了。几个儿子及亲友都为我高兴,给他们讲真相都能接受,相信大法。几个儿子及亲友都能念“法轮大法好”并三退了。大多数亲友都看《九评共产党》。

在学大法前我是一个几十年被咳嗽、头痛、失眠、拉肚子等多种病缠身的人。家里象个药铺,西药、中药、草药一大堆,什么偏方都用了也不见身体好转。尽管自己收入不错,儿媳也孝顺,别人看来我多幸福,可我长期吃不了睡不好,每天都在痛苦中熬着。有时头太疼了,真想一死了之。从我学大法开始这一切就改变了。

我是九八年三月幸得大法的,《转法轮》回答了我多年寻找和琢磨的问题,如:人为什么生病?有没有佛?等等。我虽然没机缘参加师尊的面授班,但我觉的师尊就在我身边,我心中有疑问师尊就会点化我。记的我厂刚成立炼功点,我想每天早晚集体炼功学法就行了,在家自己不再学法了。一天晚上我梦见我在圆球中从七楼滚落下来了,在滚落过程中自问自答:“会不会跌伤?会不会有师父保护?”醒来后我知道自己掉层次了,赶紧抓紧学法炼功。一个月后,我想我進步没有?晚上又梦见我在一个圆球里飞起来了,但不高,好象就在我们炼功点上转了一圈,圆球飞过时还留下黄色的带子,还看见炼功的人,醒后我悟到是师尊鼓励我精進。

学法炼功后很快就清理身体,拉肚子,暗暗的想看我不吃药能不能好?结果三天就好了,更相信师尊说的消业不是病。还有一次消肺上的业,呼吸困难,两天两夜无法睡觉,第三天晚上就好多了,很快全好了,从此几十年的肺气肿好了,我下决心一修到底。

刚学法炼功时我一学法炼功就打瞌睡,于是无论白天晚上只要清醒能睁开眼,我就学法炼功。想到师尊九二年就开始传法了,我九八年才得法,我年龄大记忆也不那么好,只有加班加点抓紧才能跟上。学法炼功就打瞌睡,这是我的“关”。我从心性上找,我悟到我打瞌睡也是自己求安逸造成的。

九九年迫害之初那感到真是天塌地陷的邪恶。那时法学的不多,很担心师父,心里难过极了,只知道哭,不知怎么办,心中很苦很闷。还好在街上碰到一个大法学员,象见了亲人一样欣慰,从此我们就互相切磋传递经文和真相资料。逐渐又找到一些大法学员。后来不断的有去北京证实法回来的学员来切磋,记的迫害之初我在梦中“看见车在路上跑着,突然转了一个直角到很窄的路上,我想车在很窄的路上我不去上车,到宽一点的地方我才去上车,手里还拿着车票”。现在一听就知是点化我上京证实法。我和一个老年同修十二月三日启程去北京,在成都与北京同修联系打电话时,我手不停的颤抖,我知道我的怕心出来了,我想“有师在,有法在,不怕”。第三天到了北京的三环路,功友把我们接進屋,不到二十分钟警察来了,把我们拉到派出所的一间大屋里,新疆、黑龙江、石家庄、四川等全国各地的功友都有,有八十岁的老人,有带奶娃的妇女,有五六岁的儿童,男女老幼都有,约一百多人。我听一个警察给另几个警察讲:“电棍打法轮功电回转打警察……”,我当时也惊奇。这一百多功友有的背法,有的切磋,一派壮观景象,回忆起来记忆犹新。我被市公安局和厂保卫科接回送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非法罚款四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我和本市的功友再一次上京证实法,刚到天安门就被邪恶抓了。这次我市去了二百人,我市的功友被非法押回关在一个烂厂房里,达四十多天。每天给我们喝清稀饭,还逼家人交一千多的伙食费,又被非法罚款四千元。在拘留所我见到了三根电棍电不倒的某功友,她说由于电棍电不到她,警察说再抓一个法轮功来电,如果真电不到就再也不抓法轮功了,后来又抓一个来电,还是电不到,警察看了只好摇头。

听一个六十多岁的功友说,她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被关在拘留所里,她当时想:“师父,我家里还有那么多资料咋办?”不一会儿手铐脱落了,她好象被什么东西托着一样,翻了一道墙又一道墙。走回了家。一个功友说到北京证实法,她出门就心念“邪恶看不见,邪恶看不见”。结果到北京证实法安全回来了。一个又一个的神迹让我增强了正念,更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提高了我的悟性,看到了走出来证实法的重要。

我两次上京证实法被拘留罚款惊动了全家及亲朋好友。特别是老伴骂师父骂大法不让我看书,我当时心里难过又着急,心想你骂我打我都可以,但不可骂师父。老伴说他“无脸见人”。我说做好人堂堂正正。我叫老伴我死我活你不要管我,你也管不了我。老伴又说厂保卫科要经常找他,我说:“一人做事一人当,叫保卫科找我”。真的后来保卫科没再烦他了。家庭是我们修炼的一个环境,老伴说有损大法的话要从我心性上找原因,修自己,老伴是一个没修炼的人,我不能把自己降低到和常人一样争斗。这个坎我磨了很久,争斗一次后悔一次,都是不断学法转过来的。也经常发正念铲除操控他的邪恶生命,让他清醒顺应大法。我自从修大法后没吃过一粒药老伴是清楚的,他给我厂里的一个理发员说:“我那个,她炼了法轮功没有吃药了,你说怪不怪?”我听到后我知道老伴从我身体改变情况使他对法轮功有了一定的认识,但有业力的障碍。我也悟到亲人的救度一定要放下情,常嘱自己“放下,放下!”让大法来衡量他。

为了救度亲友,我到几家亲友家去讲真相,四十多天不在家,老伴来电话说他病倒住院了,我当天赶回来到医院护理他。老伴对我说:他不骂师父不骂大法了。我心里暗暗为他高兴。我也悟到前段时间给他讲真相带了情。我那时学了法知道大法是宇宙真理,不能诽谤,否则要淘汰,心中急一次一次给他讲效果不好,也嘱自己要放下,不带任何观念讲,不断学法不断找自己。

老伴真正转变过来是二零零四年,他骑电动三轮车被四轮车撞飞一丈多远,电动三轮全撞烂了,我赶到时老伴和四轮司机都被抬上救护车,我上车立即叫老伴和司机念“法轮大法好”,经医院检查七十多岁的老伴除大腿有紫斑外没伤着,司机也没伤着。第二天我陪老伴从医院回家,老伴自己说,我这么大岁数了车撞这么烂我一点没伤,肯定是你修了法轮功,我说你说对了,书上写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从此老伴也念“法轮大法好”“顺应大法”,他有救了。

通过几年学法炼功发正念,按照师尊要求做好三件事。从法中认识法,我们来到人间当人不是目地,是跟随师尊下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新宇宙的保卫者、护法神,这才是我们来时大愿。现在师尊正法经历了万般苦难,我要加紧学好法,跟上正法進程,同化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