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党病入膏肓,退党刻不容缓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六日】“病入膏肓”这个故事,说的是扁鹊路经蔡国时,一见蔡桓公就直率的说:“大王已有病在身,现在虽在表皮,但不治将会加深啊。”蔡桓公听罢一笑说:“笑话,我有什么病呢?”扁鹊见他不听,就告辞而出;蔡桓公则轻蔑的对左右大臣说:“扁鹊想给无病的人治病,来显示自己的能耐,这是想谋取私利啊。”

十天后,扁鹊又见蔡桓公,对他说:“大王现在的病已经深入到血脉之中,不治恐怕还会加剧。”蔡桓公冷冷的厉声回答说:“我没病!”并且表现出非常不愉快的样子。

再过十天,扁鹊又去见蔡桓公,告诉他:“现在你的病已经进入肠胃了,如不赶快根治,那就更严重了。”蔡桓公听罢,根本不予理睬。不久,当扁鹊再见到蔡桓公时,连个招呼也没打,就匆匆赶快退走了;蔡桓公派人去问他为什么这样,扁鹊对来人说:“我怕他再找我去治病啊。病在表皮,汤药就可痊愈;病在血脉,可用针灸疏通;病在肠胃,可用醇酒开化;而病入膏肓就无药可治了;大王就是这最后一种情况啊。”

又过了几日,蔡桓公果然病倒,这时才想起扁鹊,而扁鹊已逃之夭夭了,蔡桓公不久病亡。

【注释:膏肓,音为“高荒”。古人认为心下面有一块脂肪叫作“膏”;膈上面有一层薄膜叫作“肓”,膏与肓被认为是药力达不到的地方】

纵观邪恶中共的党史,把脉寻迹探源,恶党自建政以来,一贯以“假恶斗”弹压民声,以“伟光正”标榜扮唱,为此有多少优秀华夏儿女,谏言被扼杀,真言遭诬陷,到头来恶党自己一步步“病入膏肓”,即将解体淘汰。

(一)如“反右”诛心运动,恶党虚晃“双百方针”之名,而行“无情打击”之实。其实,当时许多人都是本着自己的良知,自己的责任,开诚布公的向“党”诚表意愿,提出一些中肯的批评、建议,并没有人提出要反对中共;而恶党呢,却硬是自己标榜为“伟光正”,讳疾忌医,棒杀良言,无限上纲,揪辫子、打棍子、扣帽子,罗织罪状,划为“右派”,使他们遭尽批斗和流放之苦。笔者当年一位班主任,就在一次例行座谈会上,因几句真话,做梦也没想到,不几天莫名其妙的被“凑数”划为“右派”,在蒙受了太多的凌辱欺侮及游街批斗后,最终竟被逼投井自尽。

当“大跃进”浮夸风酿成“大饥荒”时,许多地区早已是饿殍遍野,无人掩埋了,但谁敢公开对恶党说句“饿死人”,则立遭残酷整肃,无论饿死多少人,也是“只许恶党英明,不管百姓生命”。

不难看出,在恶党那里,匹夫之责的建言献策,提不得;“朱门酒肉臭,路有饿死骨”的真实现状,说不得;忧国忧民的忠言良策,听不进,不理睬。如此“讳疾忌医”,独裁专断,使恶党在“伟光正”的虚幻沉溺中,败症彰显,走向衰萎,终使“假恶斗”的沉疴恶疾,由表及里迅速透散于恶党肌体的血液及周身。

(二)对法轮功的打压,已使恶党“病入膏肓”,无药可治,而自绝自毁了。法轮大法是一部万世高德大法,他的主旨核心是“真、善、忍”,亿万修炼者,尊师重德,修心向善,不断去除执著(如怨恨、争斗、妒嫉和争名夺利之心等),提高心性,无私无我,从而使众多真修者,发生了脱胎换骨的身心巨变。法轮大法,如春风,给世人带来了无限生机;似甘泉,滋润着人们的干涸心田。大量修炼者的实践,强力佐证了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在恶党摧毁道德而信仰迷失的今天,真正开启了道德回归之路。

但恶党出于其邪恶本性,对如此高德大法,不但不万分珍惜,反而蓄意构陷迫害,对大法学员殴打监禁、酷刑虐杀,直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时黑云压城,谎言漫天,恶浪滚滚;而大法学员始终坚守“真、善、忍”,堂堂正正、大善大忍,他们为了宇宙真理,为了救度众生,持续讲清真相,善化世人,唤回良知,重建道德;时至今日,二千四百多万觉醒者勇退邪党,就是恶党迫害大法而病入膏肓、必定淘汰的真实写照和有力明证。

“共产党给中国带来的危害已是病入膏肓,它已在濒临消亡的边缘,它的解体已是不可避免了。”“当人们都能认识到共产党的流氓本性,并不为其假相所蒙蔽的时候,也就是终结中共及其流氓本性的时候。”(《九评共产党》)那些至今看不到恶党已“病入膏肓”,看不清恶党的邪教本质,而还寄希望于邪党弃恶改良的人,无疑是在与虎谋皮。

* * * * * *

今天,“病入膏肓”的中共邪党已表现为解体在即的空前恐慌,四面楚歌,草木皆兵,心虚惊恐中,甚至将一个个节日或活动,匪夷所思的视为“敏感日”或“敏感期”(如十七大、奥运会等等)。难怪有不少警察也在长期绷紧心弦透支心力的疲惫中,戏说恶党“月月都有敏感日,年年都有敏感月”,动辄如临大敌,倾巢出动,为壮恶胆,“完了完了……”的阵阵笛声,其鸣自哀,此起彼伏;也许不久,危机四伏的恶党即将演出“敏感年”了,那时,离“淘汰党”也就近在咫尺了。

恶党病入膏肓,退党刻不容缓。善良的人啊,今天只有快快退出恶党组织,才能摆脱跟随恶党覆灭的命运;清除邪毒,崇尚正义,才能“柳暗花明又一村”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