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对私与我的执著 溶于法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日】师父在经文《走向圆满》中告诉我们:「那么什么是根本的执著哪?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然而人来在世上是由因缘决定着人生的路与人生中的得失,怎么能由着人的观念决定人生的每一过程呢?所以那些所谓美好的向往与愿望也就成了永远也得不到的痛苦执著的追求。」

在正法时期的最后,每一颗人心都不能留,但面对常人这个充满诱惑的环境,如何能够把心摆正,以大法修炼者的正念面对每一刻,是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长期的课题。最近发现自己在修炼路上,由于私心而衍生出「有求之心」,这个根本执著阻挡我溶于法中、以慈悲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的心态救度众生。将这段时间的修炼历程写下来,不是为了走极端式的、常人式的自我批判,而是希望自己能真正理性、成熟的时刻区分真我与假我,从而排除假我的干扰。

求「名」

当常人时自己是一个非常在意别人看法和感受的人,也就是「名」很重,做什么事都希望得到周围人的认同,追求常人中的好评。修炼之后意识到了,觉的这样特别累,因此产生了「怕执著」的执著,心里有点儿不愿意跟人接触了,总好静、喜欢一个人,在跟人接触时总是觉的「不得已」,因为必须让他们明白真相,才勉为其难的跟常人来往,久而久之常人的朋友较少,自己也一点儿都不在意,认为和常人没什么好说的,还是抓紧时间做其它事吧。

但法对每一层次的修炼者要求不一样,要向更高层次突破时,任何放不下的心都得放下。最近在与常人讲真相时,我赫然发现自己一颗强烈的有求之心,不是全然的为眼前的众生好,有一部份心思放在自己身上了,总希望得到常人的认同,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害怕别人对自己不高兴。也感谢师父慈悲,让我注意到了这个长久以来都没有去掉的强大执著。

求「利」

我在人生道路上给自己设定了很多目标,做任何事都有希望达成的结果,对看似「没有用」、「投资报酬率低」的事情非常不耐烦,觉的浪费时间,不想做。例如虽然自己是个女孩,但从小就是不想做家事,宁愿把时间省下来念书,再如对考试不考的体育、家政、美术等科目不上心,交差了事,宁愿把时间省下来念国文、英文、数学。久而久之,形成了很「尖」的观念。修炼之后,则是抓紧时间做三件事,觉的这才「有用」,常常忽视同修间的交流,不想写心得体会,忘了从更大范围考量,一定成度的陷入个人修炼中,在执著中去执著,所以效果也不好。只有时刻清醒认识到追求私利的是「假我」,让真正的自己神起来,才能从求个人之小利,转而捍卫宇宙之大利。

追求「男女之情」

修炼之后,一直以为自己对男女之情看的不是很重,尤其是正法时期最后的现在,更了解到自己在情这方面已经和常人时的思想有了天壤之别。但最近仍是一定成度的陷入情中,对修炼状态造成了一定的干扰。经过向内找,发现现在存在自己身上的情是一种对「被呵护」、「被照顾」的执著,在追求。在碰到挫折时希望有个避风港,可以躲進去休息一会儿,再从新振作。但真的逃進情中,却发现原来这样会惹来更多麻烦,心里的疲惫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同修戏称我是在「吸毒」,这个比喻实在很传神,在用常人手段解决痛苦的当下能有暂时的解脱,但清醒后只是加倍的痛苦和自责。其实真正面对痛苦和挫折,会发现也不是那么难以承受,而且几次真的承受过去,修炼也得到了相当大的提高,隔天看到自己都不是昨天那个人了。但修炼是对自己长期的考验,一定要坚持下去,「千万不要放松」。(《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结语

最近明慧网登出许多立刻制止这场邪恶迫害的交流文章,我体悟到立刻制止迫害已经是正法对大法弟子的要求,我们的同修不该再承受言语都无法形容的残酷迫害,冒着天胆下来的众生也等着我们去大面积救度,而唯有以神念才能真正从根本上突破旧因素的干扰,归正现在的人类社会,让大法回到在人世间应有的辉煌位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