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炼出大法中的纯正金体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日】常人中有句话叫瑕不掩瑜,一块美玉上有一点瑕疵,掩盖不了整块玉的价值,可是拿到新宇宙的标准中,就不符合了。因为新宇宙是绝对的纯净,容不下任何瑕疵的。有个典故叫“路不拾遗”,路上丢的东西不用去捡,失主自己回来去捡。

一部份同修在资金上出现问题,用家人受贿的钱,用不应该拿的钱做证实大法方面的事(能证实大法吗?)。有个同修的亲属,让她去拍一个恶党党刊的封面像,可得到十几万的报酬,大家在这个问题上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认为可以做,把它善用了,做证实大法的事,有的认为可做可不做。任何一件事都要以法为大,这件事对大法有没有负面影响,对救人没有影响,才能做。你劝三退的人,那个常人,怎么看你,恶党迫害死那么多大法弟子,你还为它做事,还为了钱,常人中那个有气节的人也不会这么做。他可能因此而排斥大法,有可能被毁掉,本来想救人说不定起了反作用,走不正可能就使一些生命失去机会。

几个大法弟子去同修被非法关押的监狱讲真相,遭邪恶绑架,虽然通过讲真相而释放,但是暴露的问题很严重,装有大法书籍的电子书被搜走,其它物品签了字领回,多数签的是化名,恶人骂被认出的同修,还修真善忍呢,名字都不敢说。回来大家交流,认为虽然其中有人心,但整体上把握的不错,有些警察也明白了真相,人也放出来了。我觉的问题很严重,法都保护不了,领东西时没有去要回来。有个同修在劳教所,《转法轮》几个月一直在身上,警察怎么都抢不走,因为他把法看的比生命还重要。相比之下差距很大。

我问这些同修签字你愿意吗,基本上没有人说愿意,做了自己不愿做的事,是不是不符合真善忍的标准。表里不一,不真了;没有想做不好,一些众生可能会被淘汰,不善了;没能顶住邪恶的压力,不忍了。

很多的时候,我们面对一思一念,一件事情,做出了不符合法的选择。认为无关紧要,大的方面做好就行了,又不是让你去签字不炼法轮功了;给恶党刊物拍封面,你不去别人也会去,就一个封面嘛。师尊讲“怀大志而拘小节”(《精進要旨》〈圣者〉),众神在注视着我们的一思一念,旧势力甚至安排了我们的一思一念,要做到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必须做到一思一念都符合大法。

为什么修炼这么长时间了,很多地方还是有问题,我想起师尊的讲法,“我还发现人类发生变异是因为在很高层次上有相当高的物质发生了变异造成的,而这种变异的东西相当的顽固。”(《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在我们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时,在我们每一件事面临选择时,这个没有修去的人心,这个非常顽固的,非常隐蔽的,不易察觉的变异的东西,在阻碍着我们做出正确的选择。它就是自我。旧宇宙最后的生命,也已经不纯了,因为它是为私为我的。宇宙偏离了法,生命产生了私,“生命之所以能够偏离法,生命能够从高层次上掉下来,就是他们有了这个私心。”(《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为什么出问题,因为不符合法的标准,因为这个自我,因为这个私心。

在面临考验时,很多大法弟子,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宁死不脱离大法,即使脱去这层人皮。他们放下了生死,旧势力挡不住他们,他们在大陆,在大法弟子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相反,有些人签了字了,因为不签字,邪恶不放你,理由是签了出去可以为大法做更多的事。师尊在《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中讲:“他心里想:我这都是骗他们的,出来之后我还炼,我还出去正法,还上天安门。可是这是不行的。因为这种观念在人这儿也都是败坏了以后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在面对邪恶,面对警察,面对世人,甚至面对同修时,因为人心,一种保护自我的心,说了假话,嘴上说“为了大法为了众生、符合常人社会状态、把他看淡就行了”,就把自己的人心掩盖了,就把自己混同于常人了,就做了大法不允许的事情。

相对于那些即使悟性不到,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同修;相对于那些正念正行,始终不配合邪恶的同修,差的太多了。每一次机会都不再有,层次拉开的越来越大了。

抛砖引玉,看到一些问题指出来,想做到师尊讲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精進要旨》〈清醒〉),感到自己语气还是很尖锐,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