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难忘的幸福回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

一、回忆师尊广州讲法传功的日子

我是一九九四年九月二十日得法的。得法后,心中就有一个最大的心愿——能亲眼看到师父。有幸于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八日参加了师尊广州第五期学习班(大陆最后一次学习班)。

当时,我的座位是在师尊讲法的右后边的楼上,离师尊讲法的讲台比较远,看不清。当师尊進入讲法传功会场时,大家立即起立,掌声雷动经久不息,师尊示意大家坐下,会场马上就静下来了。师尊魁梧高大,整个会场充满祥和,我当时心想:要是看不清慈祥伟大的师尊就太可惜了,说啥也得近一点好好看看师尊。师尊给大家清理身体时,告诉大家每个人想一下自己的病或给亲人去的一种病。我当时想:学大法是因为我即将退休(同年十月退休),又听说是佛家功,我冲着这佛家走進大法来,没想什么治病也没想给亲人去病的事,只是想,师父啊,我从东北千山万水来一趟不易呀,最大的心愿,就想好好看看师父。

第二天,同来的年轻人了解了我的心思,就对我说:“阿姨,你是想近一点看看师父?!”我说:“是!”她就领我到楼上最前的一排去和人家说让我暂时在这儿坐一会儿,等师父来会场时好好看看师父,然后就把座位还给人家。

就这样我刚坐下,师父来了,而且往我的方向来了。大家都从上往下伸手抢着跟师父握手,我也赶快伸手,抓住这最幸福的时刻,我握住师父的左手(因为右手被人握住了),师尊两手同时都和大家握手。我幸福的热泪夺眶而出,泪流满面惊喜不已,想说的话却说不出来……。这天课结束后和学员们往住宿地儿走时,别说有多高兴了。我这近六十岁的人比年轻人脚步还快,一身轻向前飘呀似的,同路走的年轻人风趣的说,“阿姨,你慢点走,别把人家路上跑的车给撞坏了啊……。”

我们那时住在广州中医学院院内,有一天下午,我们几个学员正在大阳台上说话儿,突然有人喊了声:“看!法轮!”大家抬头往前看去,在我们面前二、三十米,一人多高的大法轮立着从北向南,又从南到北来回转着持续了好长时间,半边天被照亮……当时许多中医学院的学生都出来看,我心里特别高兴、激动……。

回忆起师尊在广州最后一次讲法传功的日日夜夜,早晨大家一起炼功、切磋、学法,晚上听恩师讲法,幸福无比。天公作美八天的学习班来回的路上都没有下雨(有雨也不在这时候下)。八天的时间啊,太快了,学习班结束那天大家都难舍难离,有的问师父下期班还去哪儿?师父说,你们不能去了。师父上国外传法去了。主持会的人代表大家说,希望师尊早日打道回府啊,学员们盼望您。我只是泪流不止,久久不愿离去……。

二、有缘长春又见恩师

广州最后一次学习班结束后,我做梦都在想,还能听到恩师讲法,有缘还能见到恩师。一九九八年七月,我去长春,一个意想不到的机缘我赶上了,聆听了恩师为长春辅导员讲法、解法。我和儿子、女儿这次都有缘见到了恩师。记得当时说是要开会,我们大家来到了长春香格里拉饭店的一个会议厅,围着讲台一排排坐好,讲台上还布置着鲜花,大家都在低声嘀咕,来这么好的会议厅开会是谁要来啊?是不是师父要来啊?但大家又都不敢想!这时,身后门口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是师父!是师父来了!”回头望去,师父摆着手,大步从后面走来,走上讲坛……我的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

我自得法后,对师尊的高德大法一直坚信不移,坚定的走大法修炼的路。在邪恶迫害的时期,在修炼路上,风风雨雨摔摔打打走到今天,否则无颜见恩师。决不辜负师尊呵护苦度,做好三件事,紧跟恩师走到底,决不违背自己的誓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