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正念帮助同修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这件事情历经了将近半年,一次又一次的验证了大法的神奇。同时,也提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正法越来越走到了最后,对那些落后的或受到迫害的大法弟子,我们该怎么办呢?

一、初次见面

有一位张阿姨被关進沈阳马三家子教养院三年半的时间,但她非常坚定。出来后半年,她突然得了大病,颅内三个点大出血、胃内大出血,情况很紧急。大夫当时都说她有生命危险,恐怕活不过来。可她却奇迹般的活过来了,也让亲属、朋友和医生都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但是,她术后恢复一直不好,只能躺在床上,而且不能说话,也不认识字。我们知道,是邪恶还在迫害她。所以,很多大法弟子都给她发正念。我知道这件事以后,也经常和爸妈一起给她发正念。我多次看到她一身白,躺在石头上或亭子里,身上有链子缠身,又有很多的刀枪扎在她身上。这样她当然不能好了。我发出去激光雷,会炸掉许多刀枪,也觉的她好多了。可她的情况并没有完全消除。一次好久未发正念之后,我再一次给她清理身体时,发现她竟然淹在一个大粪坑里,而且好象就要沉下去了!这一次,我有点急,提出要和妈妈一起去看她(以前都是妈妈和其他同修去)。

我们和几个阿姨一起去了她家。张姨五十来岁,长得很漂亮。她恰好穿着一身白色的内衣。我到了她家,就不知为什么想哭。也不想多聊天,就急着要发正念。我暗暗求师父加持我,消除邪恶,一定帮助同修走回正法修炼之路。闭上眼,只觉的双眼直跳,好象眼前有一片金星,我感觉身体充满能量,思想纯净很多,同时不断的有能量在释放出来。我的眼泪止不住刷刷的流个不停。我看到张姨的身上黑黑的,尤其是胸前很黑。乘龙追去,我進入一个黑暗的深层空间。里面有很大的蜘蛛精,我怎么打都消不去。好累!求师父加持我!接着又出现一条大蟒顺着我的手钻進了我的体内,我发力运功,让它在我的体内崩裂……这一次我发正念发了半个小时,其间有电话干扰,稳住神,我又继续做。慢慢觉的阿姨的身体好象干净了好多,但她还是不大清醒。我又看见了一副白白的骨骼,我的手在胸前一划,从她的胸前哗啦啦掉了一大堆硬币还是玻璃片似的东西。我又拽出了一大块脏东西,觉的阿姨好多了。

张姨一直在哭,我们劝她一定要精進,警醒。我的胸前一阵阵发堵,不停的打嗝,胳膊也累的酸疼。但我很高兴,真心希望阿姨能够尽快好起来。

二、持续的帮助

此后,我就定期和妈妈去给她发正念。有时还是看到阿姨身上黑黑的,全是脏东西。张姨身体慢慢的好了,能够坐起来了。但阿姨的右手还是僵硬,抬不高,不大好使。最关键的是,她不能说话,不认字,连“法轮大法好”的“大”字,她都不认识。可我们说她不认字的时候,她又急急指着字,咿咿呀呀的不知在说什么。几个阿姨看她这样都有些灰心了,又不能说话,又不认字,头脑也不大清醒似的。怎么办哪?大家陆续的都不经常来了。可我一直觉的,大法弟子遭到迫害,我们不能不管她。而且如果张姨好起来,从新走入正法修炼队伍,我们的力量不又壮大了吗?又不知能多救度多少人呢!正法就要结束了,对于张姨这样的老弟子,如果落后于正法進程,岂不可惜?所以,经过和妈妈沟通、讨论后,我们还是尽量挤时间去。

一次我去发正念的时候,眼前出现一座金佛。这是谁呢?是张姨吗?师父在提示我们不要放弃她,其实她已经修的很好了?在非常残酷、邪恶的马三家子,张姨也很坚定,没有放弃,这不也反映出她的正念、正行吗?也许,在另外空间,张姨已经修成了很多,只是在这一空间,还被邪恶迫害着?我们把这件事告诉了其他大法弟子,也让他们有了信心。又有几个阿姨也经常来看张姨了。

我和妈妈每次去都给她发正念,和她聊聊天,又给她录了《普度》《济世》等音乐给她。我们让张姨的家人尽量给她听师父讲法——又不能读,又不能说,只有听师父讲法了。可她家人都是常人,只是答应,都不去做。每次我们去都看到录音机离张姨远远的,上面一层灰,根本没有用过。我们干着急也没有用,只能去了就给她放着听。每次去,张姨都非常高兴,又哭又笑的,临走也非常舍不得,让我们又不由得感慨万千。我们到底如何才能消除旧势力的迫害呢,让张姨尽快好起来呢?

一天发正念,刚一定下来,我就看到张姨身上被两条大铁链子横绑着,动弹不得。我把链子拽下来,却发现这是两条大蟒蛇。蛇钻進我的身体,我浑身一震,用功力把它们化掉了。可还是觉的左胳膊有点发麻。接着看到张姨身上密密麻麻爬满了蛇!到处都是。我不停的往下拽,用功去打,大蛇掉下来,化掉,里面还有小蛇。小蛇拽下来,里面是象蛆一样的东西。这时候用功力打也是没有用的,只能一条条的往下挑。忙了好久,才觉的在这个空间里已经清理干净了。出了定,和妈妈说这事,才感到这件事的严肃性。我们大法弟子不能经常来帮助她,张姨自己又不能读书学法,听法也做不到,她怎么能好转呢?我们一边把录音机打开让张姨听法,一边讨论该怎么办。

正说着,张姨的小孙女在旁边突然告诉我们,她看到好多蛇从录音机里爬出来!小姑娘十来岁,早就听张姨说她是开了天目的,也是个有缘人。我们急忙让她细看,她说录音机里一层一层的全是蛇,每个蛇头上都有个小五角星。随着师父的讲法,这些蛇都爬出来,四散逃走了。张姨的床上、身上本来还有好几条非常粗的蛇,随着师父讲法爬走或化掉了。厕所里也有一条很粗的红蛇,让她很害怕。我们跟她一聊,才知道她看到过好多东西:看见床上有一个秃顶、尖牙的黑衣老头带着一条大黑狗,黑狗戴着一顶警察的帽子;看见家里的地上、厕所里、阳台上都有蛇。但她看到张姨身上好象有个蓝色的罩,所以没有受到伤害。可是小姑娘从来没和家人说过这些事。

我们这才明白,怪不得张姨的家人从不给张姨听法呢?张姨也一直学不会使用录音机。原来旧势力、邪恶势力一直在指挥着这些邪魔乱鬼迫害着大法弟子,迫害着常人。原来这个录音机上一直盘踞着邪魔乱鬼的东西,阻挡着大法弟子得到学法的机会啊!而被邪恶控制的常人哪里有反抗的能力呢?张姨同样不清醒的被邪恶控制着。但师父却一直在保护着大法弟子……

我们尽量的和她的家人沟通,讲听法对于张姨的重要性。这一次,他们终于重视起来,定时的给张姨开录音机。张姨的身体也好的很快,清醒许多,学会自己开关录音机了,除了右手还不好用,慢慢的已经能够自己在屋子里行走了!

多名大法弟子得知了此事也一起来给张姨发正念了。其中一名大法弟子看到,张姨曾有一世,作了个小官,欠下好几个人的债。所以,这一世它们要来讨还公道。而张姨又恰好有漏,不够精進,所以就被邪恶利用这个机会迫害了。

也许还有其它原因。但这个时候,我们其他的大法弟子怎么办呢?不就是应该坚定的和她站在一起,发好正念,清理邪恶,除去常人心,一步步助她走好回归之路吗?否则怎么对的起师父的慈悲普度,怎么算做到了大法弟子的“善”和“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呢?当然,很多大法弟子事情很多,很忙,但在这即将结束的最后时刻,我们一定不能放弃这些已经助师正法很久的老弟子们,不能让他们在最后一刻痛失机会啊!

三、师父的提示

一天,我们又来到张姨家。我默默求师父加持我。静下心来,觉的后背阵阵发热,身体清静。一立掌,就看到右前方有一个人。我问他,你要做什么。他说张姨害的他家破人亡,他就是要害张姨,讨还血债。我劝他,师父会给他善解的,他会得到大法的福报。但一股怨恨之气迎面而来,他不干。我秉着善心劝度他,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必得善解,这福报是他永生永世都得不到的,又何必在意这一世的渊怨呢?慢慢的,这股怨气散去了。

再看张姨,觉的她的头上好象有厚厚的一层硬壳,运功打掉之后还有。接着我发现,张姨的头部和右臂好象戴着欧洲中世纪武士的盔甲,我连续打掉了两次,可还是层出不穷。(张姨的右手还不好使)怎么回事呢?

这时,我听到师父说话了:“不用做了,让她自己做吧!”
“为什么呢?”
“这需要由她自己来做。”
我有些不信,“您是师父吗?李洪志大师吗?”
“当然是。我一直都在看护着她。”

听到这儿,我不由得潸然泪下!师父就是这样不计辛苦,不知疲倦的操劳、看护着每一位大法弟子啊!感慨、激动、崇敬、温暖……不能言表。

我又给张姨发了一次正念,从我的天目里打出一道金光,打入她的天目;心里也发出光来射到她的心里。默默的放下手,我告诉妈妈这些,妈妈也很感动。张姨听了更是泣不成声。我也提醒张姨,要向内找,去除急躁心、计较心等常人心,找到自己的根本执着。“静思几多执着事,了却人心恶自败”。

这一次,我们和张姨聊天过程中,感觉到她好象会看书,张姨也一直强调她会看书。我猛的想起,早上打坐时,我看到左前方有一排排金光闪闪的大字,好象是篆文,可是我一个字都不认识,大字后面是一块巨石。难道张姨看到的字和我们不一样?师父不也曾经讲过不同的空间的字是不同的吗?问张姨,张姨点头同意。原来是这样!这一切是多么的玄妙而不可知啊!怪不得每次我们说张姨不认字,张姨都急急的要解释什么呢。

正说着,张姨的小孙女又跑过来,说她看到张姨背后的墙上有一座金佛坐在莲花宝座上打坐,长得就象师父。金佛的两侧各有一个金色的条幅,一条上是五个金色大字,另一条是四个。可她不认识那字。她又看到墙上有一个观音菩萨,旁边有五个字的金色横幅;一对穿着布兜兜的童男童女坐在莲花宝座上,共同举着一本金书;一个大大胖胖的小男孩在墙上笑着;地上有大大的莲花,莲花还有一根粗茎,我和妈妈各踩到了一朵;金佛的周围有一个光圈,妈妈的脑袋周围也有光圈。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哪!

四、还债

过了几周,我们又去张姨家。张姨身体已经好很多,也很清醒了,但还是不能说话。这一次,我看到一个男人在拿着刀追杀他,意图讨债,而张姨也是一个男人。接着感觉到一个信息,好象有人说:“让她还钱。”我仿佛看到了一堆硬币或银元,这倒是和我第一次见到张姨的情景有点相似。不过这话前后突兀,让我觉的奇怪。我问:“让张姨病好了,应该怎么做啊?”
“先把钱还上。”
“把大法弟子的钱还上。”

觉的奇怪,发完正念我就告诉了妈妈和另一个阿姨。我这才知道,张姨家前前后后借了好多钱,其中向大法弟子就借了不少钱,能有好几万了,可都没有还上。我们家在张姨病了的时候,就前后给了他们家五千了。可张姨家并没有急着把这些欠债还上。因为他们家长期不还钱,在常人中间也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如果是这样,这是多大的漏啊!也是必须要去的名利之心哪!

我们和张姨说,让她一定要去除这利益之心。张姨很严肃的点头。但怎么和她的家人说呢?张姨自己也说不清楚啊!说曹操曹操就到。她的丈夫回来了!由我出面和他好好聊了聊。我们得知他们由于三年多的迫害,经济上确实有难处。但是我也了解到在被迫害前,他们就借了一些钱没有还。接着,张姨就被恶人举报,关到了马三家子教养院。张姨出来之后,也是因为欠钱、打官司的事,才一股急火发病的。我和妈妈都说,我们的钱就算是赠送给他们家的,所以就不用还了;但其他人的钱,他们一定要认认真真的省下钱来,还给人家。不行,我们也可以继续帮他们。只要他们真的有这个心,师父一定会帮助他们的。张姨和她丈夫都说一定想办法还债。

回家的路上,我和妈妈体悟到:执着利益,欠人钱财,这是很大的漏啊!如果不去这一颗名利之心,修炼路上怎么可能走好呢?也难怪师父说,要看张姨自己呢!修炼是艰苦而严肃的事情,每位大法弟子都一定要认真走好,千万不能行差走失,否则就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而这一切的玄机和因缘,如果不是持之以恒的加持和帮助(旨在探讨法理,决非自我标榜,望理解),又怎么能找到问题的根本原因,看到事实的真相呢?

对于落后的大法弟子和现在还在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们,我们一定拿出千万颗善心,耐心,诚待他们,帮助他们,共同精進,圆容大法,同时也是我们自己的提高过程。我们所做的每一步也都是为我们自己做的。

在这里,也衷心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们能够找到根本执着,修去人心,正悟、正念,用实际行动赶上正法進程,汇入大法弟子的洪流,修成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