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老年大法弟子证实法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六日】我是老年大法弟子,近八十岁,于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七旬得法多幸运

我是孤儿,先后被多家收养,進过宗教的门,以前还是个宗教居士,但那里也是勾心斗角,乱七八糟的,我一看呆不下去了,就回家了。我也参加过社会上各种气功学习班。但无论学什么,都还是为了名利情,心性没有得到半点提高,身体越来越不好,弄的满身都是病。

一九九六年,我家附近成立了法轮大法炼功点,我去参加,第一天炼功我就开了天目,看见一位老年大法弟子身体周围,上下左右,都是碗口粗象风扇一样的东西在转,一问辅导员才知道是法轮在给学员调整身体。我感到非常神奇,从此每天坚持炼功,听师父讲法录音,看师父讲法录像,明白了人生的根本目地是返本归真。

我找到了梦寐以求的要走的路,我已七十多岁了,得到“真、善、忍”这宇宙高德大法,这是多么幸运!这真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万古机缘。

炼功不久我就得到了法轮,感到小腹部位、周身都有法轮,师父给我调整了身体,不久我满身疾病不翼而飞,在真是太神奇了!师父的洪恩高德,用尽人间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

当时炼功点屋子小,不能正常学法,于是我把我家两个屋子收拾好,供大家学法炼功。我地区老年大法弟子较多,经过一段时间学法炼功,大家身心发生很大变化,学法中不断的提高自己,心性也在不断的升华着。我买了录音机、录放机,和大家一起到各家洪法,让更多的有缘人走入大法。

通过学法修炼,做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自己心性不断提高升华,慈悲心也越来越浓了。过去我看见坏人坏事,就顿生不好、不善的念头和表情,学法修炼后,再看到这样的人时,不再产生恨的念头了,相反却感到这样的人受到的毒害大,很可悲,从而以更大的慈悲心,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使他们接受师尊慈悲救度,成为新宇宙的一个好的生命。与此同时,我的争斗心、显示心等不好的心也一个个的修掉了。忍让和包容之心越来越宽,越来越大了,越来越找到自己这颗心,越来越纯净祥和。这都是洪恩浩荡的师父给的,大法给的。

是大法弟子就要证实法

正当我们这些大法弟子在法中不断提高,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的时候,以江泽民、罗干为首的邪恶政治流氓集团和中共恶党互相利用,发动了疯狂迫害法轮功运动。

在师父蒙冤、大法遭难,大法弟子遭到非法抓捕、关押、判刑、酷刑迫害的时候,我们这些身心受益的大法弟子,自发的到邪党省政府、市政府去证实法,讲真相,讲出我们的心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是宇宙高德大法,是正法。结果恶徒把我们关押在一个大房子里,第二天用汽车把我们送回街道。一个恶党街道书记说:“上面定了×教,从今不许炼功。”又问:你们谁带头去的?谁是负责的?我抢着说:我带头去的,我负全部责任。他又问我说:你敢签字吗?我说:我敢。我就签字了。面对恶党的非法抓捕和关押,我没有怕心,心中只有师父、大法和同修的安危。紧接着不法之徒让大家看恶党诽谤、污蔑大法录像,我告诉大家:走,不看,他们才是真正的邪教。正念十足的一声“走”真是惊天动地,震慑了邪恶,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

从此,街道、派出所不法人员经常到我家里干扰我学法炼功。我把我自己当作炼功人,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以慈悲祥和心态和他们讲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讲老年人炼功后身体健康实例,不配合他们。他们以为我是辅导员,其实我是为了保护同修,才说自己是负责人。

一天,恶党区委书记、派出所来了好多人找我。说也奇怪,他们从东边来,我从西边走,我从东边来,他们从西边走,就是找不着我。邪恶的区委书记当着居民的面,气急败坏的告诉街道负责人:管管她!以后再出去,叫她到派出所请假。围观的邻居都说:你们太不象话了,她也没干坏事,这儿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好人,你们这是干啥呀!孩子们也说奶奶是好人。这样,他们一个个都灰溜溜的走了。

在那恐怖的日子里,我和许多大法弟子一样,坚定的信师信法,到北京去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我见人就讲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讲自己在大法中受益,身心健康,以及曝光警察的恶劣行为。警察见了我就翻包检查,我说:你看什么?你们要做好事,别迫害大法弟子,他们都是好人。一次,我遇到三、四个警察,我以祥和的心态,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其中一个恶警大叫:你这个老太太!我说:孩子呀!你妈不也是老太太吗?他们一言不发,在慈悲师父的呵护下,我走出了天安门广场,顺利的回到了家。

二零零四年初,因有很多学员来我家学法,共同切磋。有人汇报到社区。第二天社区的人借收水费为名敲门,开门后進来三个人,一个是社区书记,一个是街道书记,他们说:我们来看看你。我说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他们说你别害怕,我说我怕什么?这时他们把我的一个兜子打开,看见里面有真相资料,还有两本未发完剩的《九评》。他们说:这是哪来的,你老实说,否则跟我们走。我一点怕心都没有,心态祥和慈悲的说:你们把这些《九评》和这些资料拿回去好好看看吧,你们别做坏事,要选择美好未来呀。他们急急忙忙的走了,我发着正念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下午两点,来了好多人,然后敲门。我发着正念解体邪恶,不给开门,不配合他们。以后他们就不来了。

感谢恩师归正了家人

从北京回来后我的麻烦就更多了。街道、派出所把我当成了重点。一天,警察和街道负责人叫我到派出所,说我是第三个重点。我说不去。他们一看不去,就把派出所所长找来,所长说:咱们谈谈。我说:谈什么,我是个好人,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你们不要知法犯法。什么也不配合他们,所长一下子就软下来了:好,你愿炼功就在家炼吧,别出去。

因街道、社区、派出所的干扰迫害,全家人都对我很担心。每天由小女儿看着我,不让我外出,不让我和炼功人接触,我就不断的耐心的给子女们讲真相,法轮大法是正法,不要相信电视里讲的那些东西。邪党说一套,做一套,都是谎言,恶党的邪恶本质就是“假、恶、斗”。

大儿子是干部,到香港、澳门旅游,看到很多真相资料,还有《九评》,回家和我说:你讲的都对。我说:你明白了真相就好,赶快三退吧!这样三个儿子都退了邪党,女儿女婿也都退了团、退了队,全家人告别了中共邪党所有组织,从新选择了美好未来。我真为他们明白了真相而高兴,我感谢恩师归正了我们全家人。

把真相传给有缘人

我虽不是辅导员和负责人,但我在当地承担了取、送真相资料的责任。我七十多岁的人,不分盛夏、严冬风寒,用真诚敬师敬法的一颗心,把师父的讲法送给同修,把真相传给有缘人。我的正念越来越强,同时还出了一些功能,我经常拿着大包小包的资料,在警察眼皮前走,没有一点怕心,从未出过一点事,说让他们走,他们就走,说让他们看资料,他们就看资料。

有时取、送真相资料需要打车,花好多钱,我严格要求自己,车费全部自费,同修捐赠的钱我从不动用分文。很多同修退休工资收入很低,子女又下岗,他们节衣缩食,结余下来的钱用来做真相资料,我非常敬重他们这颗奉献的心。

有一次,我去农村发真相资料,放進一院内时,一个男人在屋内看到了,问我这是什么,我没吱声。他说:你别走,你说清楚。当时我带有好多真相资料,我大声的说:你好好看看不就知道了吗?他说:我看看。他看的时候我就走了,发完真相资料安全回家。这是师父保护的结果。

还有一次,我到市内发资料。当把资料放入箱内,准备上楼贴不干胶,我回头看时,一个中年妇女打开信箱拿着资料说:你是干这个的吧,你别被别人利用了。我说:我这么大岁数,什么都懂,我是好人,你可要清醒些选择呀。我发着正念,又到别处继续发放资料。

在这些年的修炼中,师父就在我的身边,看护着我,保护着我,点悟着我。在助师正法路上坦坦荡荡,有惊无险。正法已到最后,我时刻向内找,不断纯净自己,要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加紧学法炼功,正念除邪,救度众生,兑现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当然我所能做的都是师父大法给予的,我很多不足我会更加努力做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