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平衡好工作与修炼的关系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修炼七年多来,有一个突出的感觉就是只要把大法摆在第一位,其它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我从法理上知道進化论是不存在的,但从事了十几年的進化研究工作,也没有办法证明進化论是错误的。而且对工作越来越不感兴趣。自九八年来美国的七年中一直在搞進化研究,我的同事在《自然》和《科学》国际一流杂志发文章的很多,而我努力工作可一篇都没有,往往老板想好的结论,交给我做,我做出的结果总是出乎意料,而不能发表在一流杂志上。老板只叹息我运气不好。是,大法弟子怎么能证实進化论呢?我明白是师父在保护我不造业。零六年初,老板通知我只能雇我到三月底。我想既然十几年都没有能力去证明進化论是错误的就不能再做这种研究了。而且進化论被共产邪党运用于人类,从根本上破坏了人类的道德,使人不信神,给众生的得救造成了困难。我悟到進化论这种职业在未来是不存在的。工作没有了刚好是脱离这个环境的一个机会。

不搞進化论,就相当于以前搞的一切都没有用了。没有了相关工作经历,找工作就成了一件非常难的事了,何况我这辈子都没有找过工作。但我想,就是吃不上饭,也不能搞進化论了。因此,我递的工作申请中没有一个是搞進化论的。尽管陆陆续续递了不少工作申请,可到三月中旬还没有一个反馈。但我的心很坚定,坚决不搞進化论。师父看到了我的这颗心就安排了一次机会。三月底,我的一个朋友说他们实验室急于招一名做动物手术的。我的专业是动物学,没有医学背景。但还是想试试。于是,我递了申请。与老板约见时,他明确指出我在中国干的工作不属于动物手术,而是为分子生物学取材料而已。但在这种情况下,老板还是决定要了我,还给我很高的职务和工资。

我当时很犹豫,因为这份工作涉及到杀生问题。我读了师父关于杀生问题的所有讲法。既然安排了这个工作,就必然有它的道理。大法弟子应该有一份正常的工作,才能保证证实法的工作不被耽误。我做的证实法项目人手很紧,压力大,需要全力以赴的投入。先生收入不稳定。如果我不要这份送上门来的工作,就会使我们都陷入找工作的状态,精力上受太多的牵扯,而影响救人。虽然看不清师父给安排这工作的原因,但从整体考虑,我决定接受这份工作。从三月底失去工作到开始这份新工作仅仅二十天,而且是在本校换一个实验室,这样我的关系就直接转到外科系。

工作一开始,我根本摸不着头脑。交给我的工作按时间应该六月完成,是前面的人给耽误了。但前面的那个人被解雇了,扔下一个烂摊子,连工作進度都没有留下。老板专门找了一个人教我做显微外科手术,我连最基本的手术工具、手术用品都叫不上名。用英文教就更没有概念了。我努力看书,找人请教,可進度还是缓慢,因为我的工作与原来做的毫不相干。六月份公司来验收结果,我没有能力去讲结果,两个月时间太短。我没有办法学会那么多的课程。这个压力就落在了二老板身上,因为大老板不在。二老板不懂实验,只是负责催结果,几乎每天都来骂我,语言十分刻薄,似乎工作不能按时完成全是我的过错。从小到大我都是在赞扬声中走过来的,从未遇到这么糟糕的环境,受到这般侮辱。我想这是个人修炼的补课吧,因为我是七•二零以后得法的,一开始就是正法修炼,没有经过个人修炼阶段。师父在《芝加哥法会》中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修炼者不能带着人心、带着业债、带着执著圆满。”法理明白,但要是做到还是有一个过程。我忍受着这种辱骂,不断的给他解释原因。最后还是二老板去讲的结果。

三个月后,老板找我谈话,给了我两个选择。一是他对我的工作态度还满意,只是认定我没有写作能力。他希望我留下来,但要重新调整职务,工资只拿原来的三分之二。二是我可以找其它工作,他也没意见。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办?降职降薪,还要天天挨骂,我从心里面不想呆下去。毕竟“名”在我的生命中是很强的一个执著。可是我能把它带入天国吗?这不正是進一步修去此心的机会吗?何况我毕竟没有经验,没有做好工作,所以连真相都还没有告诉他们呢。况且,花很多时间去另找工作,势必影响我证实法的工作,影响救人的事,损失的是整体。那时虽然对工作还毫无头绪,我想既然师父给安排了这个路,我就一定能走过去。于是我选择了留下来。

定下心来一切开始顺了。我发现当地的一位学员是搞外科的,我和他谈了我的情况,他非常乐意帮我。他专门抽了两个晚上来教我最基本的手术常识,手术基本技能。通过自己的练习,我学会了最基本的东西。老板也抽出两次分别教了我显微外科的神经修复和静脉插管。有了那位学员的帮助,对老板教的东西也有了概念。很快我开始了正式的试验——显微外科的神经修复。

今年元月,有几个上海医院的外科医生要来我们实验室参加培训,老板让我负责动物方面的培训。但最后决定要培训的内容离他们来的时间只有两天,而这些内容连我都没有学过。我找到动物中心请求帮助,有一位教授帮我准备了相关材料,给我讲了一遍大致的结构。有了这个底子我很快就准备好了培训内容。在给他们演示做大白鼠颈静脉插管时,一下把颈静脉给插漏了,那么多人都在看着,演砸了这怎么办。但我心里没有慌,默默的请师父帮忙。不一会儿,插管成功的插好了,没有捅漏子。上海代表团来期间我既负责主要培训,又负责翻译。虽然那段时间很累,但这次活动给了我机会向上海及我工作环境中的人讲真相,也彻底改变了老板对我的印象。我从心底感谢师父的慈悲,一切都安排的那么周到。

在做神经修复的试验中,有一个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就是动物在做完手术后会咬伤口,使实验中止,无法得到结果。那时为此经常周末加班,搞的精疲力竭,证实法的工作都受到了影响。一个学员与我交流,那些个小东西就与你有那么一点缘份,你还不告诉它法轮大法好?师父说:“正法中不管你是动物、是植物还是物质,我就看其对大法的态度如何,正面对待大法的我什么都能够给其解决。一般的情况都是哪来的同化后我让其还回到哪去,我可以解决这件事。”(《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是啊,我怎么把这都忘了?自那以后,在每天查看动物术后伤口的时候,就给它们念“法轮大法好”,动物也不咬伤口了。也取得了预期的好结果。

今年三月底,老板在评估中给了我很好的评价,说我的动物手术技能强,解决了本实验室在过去没有解决的手术难题。他们哪里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啊,要不没有医学背景的人怎么能做显微外科的神经修复呢?我终于平衡好了常人工作与大法工作的关系。感谢师父给我的机会。

另外一个体会是,大法弟子是可以改变周围环境的。前面提到的二老板在我开始这份工作时,几乎每天都来骂我,语言十分刻薄,而且有许多不合理的要求。比如,他让我写几点钟到的,来了之后每分钟都在干什么的清单。然后就说我没有能力,每天坐在这啥也干不出来白拿钱。又如,由于其它部门的人休假而造成的工作不能当天完成,他还是骂我。就连那位同修来教我手术基本技能时被他看见了,他都硬把那位学员给赶走了。似乎把因为前面的人而使得工作不能按时完成的气全都撒在我身上。那时我的心情十分差劲,一开始的时候不能做到修炼人的忍,给他解释的时候带气,后来就渐渐的不动气了。因为我明白作为修炼人应该能走过来,不能和常人一般见识。在我的工作环境中还有一个人,二老板骂她时,对方不服,总是争吵,有一次竟然在实验室工作会议当着大老板的面吵起来。而且据我所知以前的人都是被二老板骂走的,因为他不会做实验,只会写文章。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他渐渐看到了我和其他人不一样,不与他争吵,还给他介绍全球新年晚会、《九评》。而且实践证明我的业务水平并不差,解决了本实验室在过去没有解决的手术难题。因此,现在他对我很客气,完全变了一个人。当我给他介绍大法真相时,他对大法产生了兴趣,开始看《法轮功》的书了。

我知道我还有很多人心要修去,还有很多意识到和没意识到的执著没放,所以要抓紧时间,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