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下面谈谈自己的一些修炼心得。

一、处处是有缘人

在一年前,在我们这中文学校工作的一个常人打来三次电话,希望我能带孩子上中文学校。我当时还没有这个想法,因为儿子在上明慧学校。不过我想一个常人,在我告诉她真相后还能打三次电话,无论她是什么想法,大概就是我该去,于是我带儿子开始两个学校都上。

到了中文学校才发现,我在本地呆了十几年,所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的各个时期认识的常人,在这都见到了,全哥伦布市有孩子的常人在这里可以说是个大聚会。我开始尝试如何和另外一个学员配合,怎么讲真相。小孩上学,大人们就去看报借书聊天。于是我们开始定期把新唐人的晚会等书捐给图书馆。

一次我听到一个工作人员拿着我们晚会的图册在说,这里怎么有新唐人的东西?另外一个说这也没什么。同修不修炼的丈夫就从那里借了我们送的杂志。同时为推广新唐人举办的大赛,我们也偶然看到,中文学校基本上也是在华人中请老师,那里有一些老师还是有这方面技能的,身在美国,无论自己办学还是希望扩大影响,一般也都到中文学校兼职,虽然后来这些人没去参加,但是我们因此也讲了真相。其中一位是过去中国一个比较专业舞蹈学校毕业的,在我和她谈到中国舞时,我能深深的体会到,她作为专业舞蹈学校毕业的,对中国舞的热爱,对目前这个领域的迷失的痛惜和无奈以及对新唐人办这样传统的大赛的欣喜。

后来我们看到常人去放常人报纸,于是我们也开始把大纪元送到这里。中文学校确实是潜移默化讲真相的好地方。

二、在发退党材料上看到自己的怕心

我过去并不知道自己的怕心有多重。去年,从常人发广告得到启发,因为中文学校有四百个学生,算上家长,上千人,包括我们这里的很多常人,而且有些人并不去中国店,也就见不到我们放在那里的大纪元报纸。中文学校期末那天,我们印制了不少退党传单,准备一个车一个车的放。那天我和一个台湾学员一起分头包两个停车场,我才意识到自己的紧张,真希望每个家长都進去,看到有人来看我们放什么,自己一句话都不敢讲,生怕如果遇到争吵,很难堪,而且心里想着如果争吵不知如何以后带孩子来,等等,就是人的一面的东西都出来了。后来那位学员发完后,和我汇合,由于我放的传单没有夹到车窗的刷子下,很多被风吹下,打算全部从来一次。我看到她来,感到大松一口气,就说自己开车发正念。她是台湾学员,没有这么多想法和观念,大大方方的给每个在外的家长送去我们的传单,并告诉对方这张纸会给你带来幸福。结果我看到凡是拿到的都说谢谢,我们在那观察了一阵,很多后来出来的人,都拿着我们的传单在看,表情都很好。我随后進去参加他们的期末晚会,想到自己的怕心,都是自己的执著在做怪。在晚会上表演的常人,我们后来在交谈时,有些因为知道我们炼法轮功而多看两眼,其实也没什么。主要我们平时这方面做的少,关系到自己的利益,执著心就出来了。就象很久不打电话,再拿起时,那个慌张的心就出来了。

现在,我拿着大纪元报纸,带着儿子去中文学校,虽然面对很多人还是感到有些怕心,但是能够鼓励自己,没什么,也看到大家其实都很喜欢我们的报纸。

再谈谈我儿子的一次经历,儿子过去很喜欢和小朋友说法轮大法好,后来一个小朋友受他家长的影响,说儿子不信上帝,不上教堂等等。虽然我给儿子解释我们相信神的存在,我们是按宇宙大法修炼,是最好的,儿子还是感到有压力。一次他们班上给每个小朋友几分钟时间介绍自己的爱好,他想介绍大法,又担心同班的那个小朋友不理解,在家哭起鼻子。我们不断鼓励他,儿子有一点怕,但是觉的自己是小弟子,就是应该做。第二天我见他时,他一下跳起来抱住我,那天他不仅演示了功法,给大家看了图册,那个小朋友还专门问能不能多说点法轮功,老师和同学都很高兴。只要自己能克服怕心,师父是一直在看护着每个弟子。

三、在当地证实法工作中看到自己的执著心

我们这来了几位其它地区的学员,我也想谈谈在一些事发生后认识到自己的执著心。

我知道自己很少能做到忍,新来的同修,不熟悉,处事方式不同,对自己的心就又带来一个魔练的机会。几次事情之后,能看到自己很多的执著心。

我过去一向认为自己争斗心很多但嫉妒心不重,不过后来很多事让我感到不是这样,有些心很容易被表面所掩盖住。前一阵由于种种原因和一些误会,我因为自己的执著心,加深了这种不和谐。其实在过去在其它项目中,我也遇到其他人在这方面的类似问题,但是因为自己都是局外人,所以当时并没深想。后来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们这的老太太因为坐车了解到事情的方方面面,来跟我谈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其实本来是一个比较好的想法,只需要好好加以利用。但是提出的学员自身的一些障碍,和听的学员对这个障碍的执著,在加上学员自己的执著,反而就很难看到真正好的那部份。我很执著于别人能听自己的,事情不顺就把责任怪罪于人,这些纠缠到一起,就产生了很多矛盾。

当时我记的一位老年学员说的话挺好,她对那个学员说:“不能用常人的理看待修炼的事。为什么很多误会?很多大家的看法,本来很简单,多解释一下就好了,用常人的理觉的没必要,那不是修炼人为他人着想。不能体谅和理解他人,引起很多隔阂。”后来看到自己的过失,我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发到本州的电子邮件小组上,同时我把这个学员当时对VIP(政要)讲真相的一些好的建议,自己再补充发挥了一下,和相关同修作了交流,就是能够用电子邮件的方式给更多对中国问题感兴趣的人发电子杂志。

这么多年,我自己非常感谢在俄亥俄州和哥伦布市这个大家庭,我们走过了很多,我也给大家带来很多魔炼心性的机会。但是在证实法上,我们都基本上能做到放下自己,有执著时相互关心、相互帮助、互相圆容和配合,在这表示感谢。

四、修掉情色欲之心

谈到这个问题,是比较难以启齿。我在没修炼时,是个言情小说迷,脑子里灌输了不少东西。前一阵因为搬家,所以对学法放松了很多,正好装上新唐人后在放一个韩剧。一个常人的电视剧用很华丽的外表包裹了很多东西,又都是我过去的喜爱,一下勾起很多我对以前尤其是大学和先生谈恋爱时期的怀念,人情都上来了,由情而生情欲,梦中过关。自己对电视剧中人物的喜爱也是色心,我知道一个修炼人该去此心,但是陷入这个电视剧中一下难以自拔,而且很惶惑,觉的常人情也蛮好,等等。学法不够的一面和自己这方面的执著心全出来了,再加上自己平时好逛逛常人网站,不好的东西也日积月累。

我把师父在情方面的讲法和明慧的《修心断欲》的小册子全部调出来看,同时看看有没有同修有对这个电视剧的同样修炼心得,一下真找到。那个同修也是被一些表面所迷惑,但是她能马上反省,把这个电视剧里不好的变异的东西都很好的指出来。其实这些我明白时都很明白。我上班时间比较自由,写程序时累了就一边听音乐一边做,那段时间我就把这个电视剧的音乐放出来,结果发现音乐也对人有很大影响,我去查音乐的起源,在九评上看到音乐最开始是为了敬神祭天地,后来加了人情的东西自然会影响人。我意识到自己是要修炼,要知道约束自己,不能去听看这些常人的东西,这些外在的东西勾自己的执著心。后来我把天音设成音乐在听,就能感到神佛和天国世界的神圣。

走过这一段,究其原因是学法的放松,在这方面法理不清,还有三件事没做好,因为当时并没有什么任务压的紧,就给自己找借口放松放松。在国内很多学员因为这个心被旧势力抓住死死迫害。过去师父在梦中给我点化过,这次摔这个跟头,让我好好正视自己这方面的执著。正法到最后,自己该去的执着心,都该去了。

五、师父对修炼者亲人的慈悲

在这里谈谈发生在我和我们这里同修的亲人身上的事。

有位亲人,过去很抵触大法,后来慢慢在了解真相的过程中明白了,尤其是还有机会看过新唐人晚会。去年他找在老家一个很会算命的老太太(常人算命的人能看到一些低层次上的东西)给他算命,结果对方说这位亲人在六十六岁(也就是去年)就该去了(死了),因为有个家在等他转世,并把名字都说出来。为什么没去,就是因为我们家有个大佛保着等等。这事对我震动很大,我一直以为救了这个亲人就好了,没想到他们有这么大的福份和缘份,师父对修炼人的亲人都给了很多机会。实际上这个亲人在不知不觉中用他的所见也给一些我没法讲真相的人讲了事实,为自己奠定了好的未来。而他也亲自见到一个老板,收到我们真相传真时骂骂咧咧,半年后得癌。这些亲人虽然不炼功,但是他们知道大法在保护他们。

另外一位同修的父亲得了鼻咽癌,在打算回国时,我们几个同修一起去讲真相,把党给退了,后来很多奇迹也是一点一点发生,比如马上美国医院就开始给他治疗,打消了他回国的心,从而有机会多了解真相,等等。

我知道自己修大法得到很多福份,但是自己从来也没想过。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知道这点。我的一位亲戚因为自己的缘故要去算命,为了看看对方准不准从我母亲那把我的出生时辰也拿去,结果对方算准我在修大法前的一切,包括大学、研究生、结婚、出国,甚至时间都说出来,但是后面说的是我以后会离婚,日子很不幸等等。我的亲戚告诉他我现在有个儿子,过的很好,对方怎么也不信,两个人都很纳闷,因为毕竟前面太准。我的亲戚听过我说真相,也知道一些修炼的事,就说,她是个修炼人(但不敢说炼什么),对方大悟,说修炼人我算不准,并再三追问是什么,非常羡慕。可惜我亲戚害怕始终不敢说,只答应对方以后自己能得,就来告诉他。后来亲戚告诉我此事,我给他讲了道理,但是我那时才知道自己因修大法得了这么多福份,想象自己如果不修炼,在常人中下滑确实很可怕。

在此希望和同修共勉走好最后的路。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