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做不到还是不想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四月份明慧登出早上集体炼功的时候,初期我坚持的很好,而且半夜十二点的发正念也不落。后来由于一些原因,早晨就起不来了,起来也做不完整。或者为了早晨炼功,半夜发正念就不做了。持续了一段时间,就是调整不过来,慢慢的就开始给自己找借口,放松了自己。

九月七日明慧编辑部刊出“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启事”,其中关于内容的要求触动了我:如何提高在法上的认识;如何严格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作为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来证实法;……如何积极主动的圆容正法大局的需要;等等。

对待集体发正念没什么可说的,要立即结束迫害,另外空间的邪恶不清除到一定成度,迫害结束的了吗?就是其它时间多做、补上,与大家同时发正念的效果和个人发正念的效果也是不一样的,这是师父要求的。迫害的持续,是我们大法弟子在认识上没提高上来,也是在心性与行动上没跟上正法進程的要求。那么,集体炼功是不是就可以摆到次要位置了呢?如果从个人圆满和身体演化的角度看已不是最主要的了,但如果要是从正法大局来看意义就非同一般。师父正多大的天体就转多大的法轮,我们都在其中,同一时间,同时炼功,同时演化,正旋度己,外旋度人;好的留下,坏的去掉。这个过程就是在归正和救度。整体在一个机制下运转,大家整体在升华,我们这个小宇宙的生命,我们所包含的境界以下的宇宙都在师父的统一的演化之中進行,那是怎样的效果呀!

师父在讲法中多次告诉我们看问题的角度,要站在大觉者的角度、站在功能的角度、站在高层次上认识问题,在正法中、在修炼中,任何一件事情都不是小事情,都是有深层原因的,是正法的需要,是正法修炼的需要,只是我们站在人的基点上认识不到罢了。准时参加早晨集体炼功也是积极主动的圆容正法大局的需要,尤其大法弟子的主体在中国。

理明白了,行动上做到了才算。但还是顾不了两头,即使起来了,迷迷糊糊,效果也不好。后来我找同修切磋,我才意识到:我真的那么严格要求自己了吗?做不到的时候,是深刻的反省自己,好好挖挖根,对自己不依不饶了吗?正象师父说的:“如果第一关过不去,第二关就很难守的住。但也有这样的,第一次没过去,醒来后懊丧的了不得,可能你这种心理、这种状态,也会加深你思想中的印象,再遇到问题,你就能把握住了,就能够过的去了。如果有的人没过去,也不在乎,以后就更难守了,保证是这样。”(《转法轮》)我真为自己做不到痛心疾首吗?我不是很轻易的原谅自己了吗!什么叫修啊?做到才是修啊!

修炼的路上是不能停步的,已经建立起来的自动的机制一旦打破,从新恢复就要有更强的意志。放下一切外在的、客观的理由,从新调整时间,准时、而且保证效果的完成半夜发正念和早起炼功。早一点儿睡,可是睡不着,闭上眼睛什么都来了。我强迫自己,命令自己,真的很快睡着了。两个点都很准时,而且意识清醒。几天下来,顺应过来了。相应的再减少睡眠时间。我想,当机制正常的运转起来了,那就是自动的,当然不会觉的难了。从中看对自己是不是严格要求,这其中包含着证实法的因素。

走过这个过程,我明白了一个理:对于一个修炼人来说,不是做不到,就看想做不想做,想做就能做的到。就象过关一样,想过就能过的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