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功友获释后的反思》有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三日】最近当地一同修向邪恶妥协,释放后,同修间传说一些话。看了明慧网《功友获释后的反思》一文后,向内找用法衡量,我大吃一惊:原来我和当事同修的思想深处都执着于同修能否出来,认为“花钱也好,妥协也罢,出来就行”。这种念头隐藏很深,以前没认识到这是变异人的思想。

听一同修说,他接触那片的所谓负责人,总认为没做好不碍事,出来再写声明。结果二零零六年被绑架,不但自己妥协,而且家属也拉关系花了一万多,至今没放还被判了三年刑。有一同修被绑架,儿子和她商量后,花了八千元钱把母亲接回家。可没过几天就又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还有一同修花钱出来后,想继续学法,儿媳很不高兴并说你再学我们的日子都别过了。可见如果走不正,不但不能制止迫害反而助长了邪恶。给自己的修炼和救度众生人为的制造了很大难度。

这种认识是不是一个很大的漏?是不是直到现在有些地区仍存在邪恶绑架同修送洗脑班疯狂迫害的一个重要因素呢?当然不是说我们都去指责同修的过错,但至少我们从思想上不能认同其做法。师父慈悲,不承认什么转化不转化的,反而鼓励我们“摔了跟头也不要紧,你知道怎么爬起来,你知道怎么样珍惜你做的一切,更好的做好以后的一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但我们得对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一称号啊!

一听到师父说我们伟大,未来的宇宙中我们的荣耀如何如何,我们都高兴,可我们不能不注重过程啊!助师正法的过程才最珍贵。虽然我们出来本身是对的,但我们是怎么出来的?是否起到了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的作用,还是给大法抹了黑?对照师父讲法提到的同修“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相差多远啊!

我个人认为是凡转化、妥协、想用常人办法出来,一个是修炼基点问题(这里不包括常人家属),没有认清大法弟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这一神圣使命。再就是用人的思维、观念指导行为,而不是用法。

这里不是要抓住同修的过错不放,或有同修认为我们不够包容和体谅,问题是我们是否认识到了,反思是为了引以为戒。不只是针对有过错的同修,我们整体上都应上升到高度认识,站在法的基点上看待此类问题。迫害八年了,一开始我们不知怎么做,那时还不成熟,可现在已经到了必须终止这场邪恶迫害的今天,我们还做不好,甚至有些同修是几進几出,承受很多。出来之后也很快写了声明,三件事也照做,却没有向内找到自己摔跟头的根本原因,只满足现在自己做着大法的事,始终没有脱离私。

当然我们不能强为每个人时时刻刻、一言一行甚至一思一念都做的完全在法上,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在邪恶的迫害中,决不能含糊。师父说:“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精進要旨》〈挖根〉)还有的同修总认为做的好和坏只是个人的损失,我们都是大法的一份子,必须认清迫害自己、迫害同修都是对至高无上的大法的玷污,我们的每一次妥协都是对伟大师尊的侮辱。

个人认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