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神路上 平稳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三日】

一.珍惜正法修炼环境

我住在城边的一个村庄里。当时,我们村庄有一个老太太,她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一九九七年有一天,她让我到她家去,我一進屋,就觉的有一股暖流涌進我的身体,我看到墙上挂着师父的法像,还有法轮图。我就连连的打嗝,还不停的放屁,因为我胃肠不好。我说怎么了?老太太说是师父给你净化身体,真是不可思议!回家后感觉挺好的,这样我就進了大法的大门,师父收下了我这个弟子。

我记得有一天我把师父的讲法带请来家,听着听着就睡着了,睡梦中看到师父来到我家,从那以后坚定了修炼的信心。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们这儿有一个较大的炼功点,有干部、教师、学生、退休的,还有老太太,我们每天早五点炼功,先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给挂上,然后放音乐炼功,地点在一个饭店门前,边上就是大道,人来人往。一放音乐就有不少人驻足观看,那个祥和的场面至今还让我留恋。白天里我们不上班的在一起学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天突然变了,人变了,环境变了。我们都感觉到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在身边,炼功的环境没有了,学法的环境没有了,同修之间也不来往了,都各自闷在家里。

有一天,一位同修送来了一份师父《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手抄本,让我们赶紧抄下来,这是从迫害以来,我们第一次收到师父的讲法。我就一面看着一面抄,抄着抄着就流下了泪水。我感觉就象与母亲失散的孩子又见到了母亲。看了师父的讲法,也明白了一些法理,为什么遭到迫害,为什么不让炼功,师父又告诉了我们应该怎样做。我心里亮堂了。有师父给我们导航,我们还怕什么呢?我开始走出去找同修联系了,我们又聚在了一起。谈师父让我们怎么做,同修们又有了信心了。

第一次接到真相资料是给江鬼的一封信,我还记得印的字很小,字又多。我心里还想,世人怎么看呢,可能是一开始做没有经验。不管怎样,我与一位同修一早起来发了一百多份,我又在人来往多的地方贴了些,可是时间不长送材料的同修被邪恶抓去了,我们失去了联系。在这节骨眼上怎么办,同修被抓,师父被诬陷,电视天天在恶毒的攻击大法,世人被毒害着,不能等啊!去找!去找同修联系,由于师父的安排和大法的威力,我们很快的与做真相材料的同修取得了联系。从那以后,在这七年的风风雨雨中,我们都能按时的收到师父的讲法,真相材料和《明慧周刊》。

我们的资料点运转的也很平稳。从迫害以后我们这一片就剩下些老太太了,虽然是农村的老太太,可我们资料点的资金绰绰有余。有一个掉队三年的,一進来就把金项链送当铺当了,拿回来的钱,在半路上遇到同修,就把钱全交了上来,有的是吃政府低保的,有的供孩子上学的,大家都能省一些资金出来。同修们都说,为了救度众生,为了证实法,苦点算什么,虽然生活上苦点,可我们心里是甜的。

最近又看了《忆师恩》,看到师父为了救度众生什么苦都吃了,而我们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就我们这么几个老太太在这方圆百里的环境里,把这个法弘扬的很可观,同修的亲人,亲人的亲人,朋友的朋友,都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好多人走進了大法的门。自从劝三退以来,有很多人都退出了恶党的组织。有的全家全退,有的一告诉他三退,拿起笔来就写上自己的名字。同修们走到哪里,讲到哪里。在公路上,在河边,在村庄,在海边,在山上,桥梁上,田野里,到处都留下了我们大法弟子的足迹。

就在这个邪恶迫害的环境里,我们的学法点又成立了。到现在已有一年多了,我们的学法室墙上有师父的法像,有法轮图,还有鲜花。整个的学法室给人一种祥和美好的感觉。同修们都能按时来学法。学完法,大家切磋一下,交流讲真相劝三退的经验,一片祥和。这都是师父的保护和大法的威力。

二.心态纯净 多种渠道讲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了,我家里就没得安宁,邪恶知道了我的情况,三个五个的隔三差五的就来一趟,监视着我,白天里咚咚的敲门声,晚上电话铃响个不停,就在这高压下,我没有站稳,违心的把一部份大法书和师父法像交给了邪恶,这是我人生当中一大罪过、一大污点,由于师父的宽容,让走错路的发声明,我再次声明我的错误。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对不起大法。

我爬起来了,走到了正法的洪流中,一开始做真相材料的时候,晚上到村里住户里送,由于正法的進程和同修们讲真相,我觉的环境有些好转,我就转到大菜市场去讲真相,那里人也多,农村的人都上大菜市场卖农产品,我发现农村的人都很愿意接受真相材料,他们的思想很朴实,他们还能把真相材料带到农村去给他们的朋友看、邻居讲,能起到一个连锁的作用。

我感觉怕字在我心目中已消失了,我只有一念,我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的,“一正压百邪”。就是粘贴也能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贴出去。有一次接到一张恶人榜的帖子,我就在学生放学时给贴在了桥柱上,我贴完走出十几米,回头看就有人在那看。

在二零零二年四月份我又去贴标语,被不明真相的人报了警。我也不知道,刚回家来了,两个警察進屋说:你都被人家报警了,你还不知道。我当时心很平静,象眼前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那两个警察有一个说,你不在家呆着,出去这儿贴,那儿贴的,去给揭下来。我连动也没动,他们气冲冲的走了。是师父保护了我,让我脱险了。师父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第二天我又照样去证实大法了。

同年八月份的一天,中午居委会来了两个人,说居民反映你“宣传”法轮功。我在居委会里担任组长,他们威胁我说,你要炼法轮功,就不能当组长了。我选择了法轮功。十月份我买了一盒粉笔,把村里能写字的墙都写上了“法轮大法好”,第二天人们三个五个议论纷纷,我丈夫(常人)听出点苗头来。围着村子转了一圈,回家问我什么时候写那么多。他知道字是我写的,我笑了,他哪知道法轮功是超常的。有一次我在村里贴了一张全球公审江鬼的帖子,我又到别处去贴,回来后我发现让不明真相的人撕到地下了。我回家拿了粉笔在進村的入口处,写了“善待大法得福报,迫害大法劫难逃”,那边写了“法轮大法好”,字在墙上好长时间,村里人都知道是我写的。

由于师父正法和大法弟子讲真相,大量的邪恶被清除了,我感觉世人对法轮功都有了新的认识。 有的人见了我,问有没有好材料;有人见了我说,你又去发法轮功传单了;还有人见了我用敬佩的眼光对我点点头,还有人说国家也不管你们了,你们出来炼功吧,他们哪里知道恶党做的全是假相。

二零零五年正法進入了新的形势,开始做《九评共产党》的材料。一开始接到《九评共产党》,我看了几遍,看了以后我大吃一惊,原来共产党是个邪灵,是附在党文化和人体上的邪灵,毛魁是个杀人的恶魔。在这党文化的环境里,我们都被它洗了脑,唱着歌颂它的歌,家里还挂着它的象。我家在二零零三年前还挂着毛的像,把一个杀人的魔供在家里;人们还崇尚它,真是好坏不分。我回想着得了这个法有多么的幸运啊,人来在世上要是不得法不看《九评共产党》,真是稀里糊涂过春秋。所以我要抓紧时间把这个真相告诉给世人。

《九评共产党》的书造价高,作为我们大法弟子来说要珍惜他。要交到世人手中,他愿意接受才给。我就遇到了这样的人,有一天我取材料回来,看到路上有一个人,我认识他,我向前打招呼,我叫着他的名字说,你怎么走到这儿来了?他说他迷路了,他的家向东走而他却向北走,我说我给你一本书看,是《九评共产党》,并把大体意思跟他讲了一下。他说,好,我拿回去看看。他原来是一所大学的教授,后来被打成了右派。我还记得他被游街那个场面,戴一个大高帽,红卫兵们时不时的就踢他一脚,他也是不服。妻子离他而去,他就被下放到我们这儿来,找了个农妇成了个家。我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说,书写的太好了,有理有据,有时间有地点,共产党真是个杀人的魔鬼,我一生被它害苦了。他问我还有什么书,我又给他送去了《江鬼其人》。他还把他捡到的一些法轮功传单和小册子拿给我看。他说他的一个朋友也愿意看。

又有一天,我在我们村头遇到一个人,在那了望,我没有靠近他,就打出了一念:给他书看。我说你什么意思,他说要打听一下路,上某某地怎么走。我说你走错路了,你应返回去,怎么怎么走,他刚要走,我说送你一份礼物,他说什么东西,我说是《九评共产党》。好,我看看。我又拿一个护身符,我说这个东西要不要?他拿过去一看,高兴的说,我早就想要这东西了,我今天的路没有走错,没走错。连声说谢谢。

还有一次我要去集市,在河边走,我老远就看到一个人在那低头看什么,我上前打招呼,我说你看什么,他说,法轮功的东西。我一看是恶人榜的名单。我说,你对法轮功怎么个看法,他说我不反对。我又问你对共产党怎么个看法,他说共产党不好。我说咱俩能说到一块,我这儿有一本有关共产党怎么个不好的书,你拿去看看吧,他高兴的接受了。

有一次,我到集市上去讲真相,在集市入口处有一个农民拿着一张五十元的人民币问我,你给我看看这钱是不是假的,我一看明白了,地上有一个小筐,旁边有一辆豪华的轿车,车里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我想可能是农民卖给他一条狗,我说看车里这位师傅那么善良,他会给你假钱吗?车主笑了,我趁热打铁又凑到了司机眼前,我说送你一本书看看,他说什么书?我说《九评共产党》。他说好,拿来吧。他又说,你们不是还有一本什么书吗?我说是《江鬼其人》,我说咱们再有机会相遇,我一定送你一本。我想他可能知道一些真相,那我就大胆的说吧!我说天要消灭共产党了,共产党杀了八千万中国人。他点点头。我又说,赶快告诉你所有的亲戚朋友,赶快退出党团队一切组织,将来消灭共产党的时候,你们就能留下来。他说好,车开走了。当时我的心很平静。

最近我又遇到了这样一个农妇,六十多岁,在那卖苞米棒。我上前与她搭话,她说:“我儿子顺车给我捎这一袋苞米,叫我在这儿卖,中共市场管理人员就收了我八元钱的税,这一袋苞米一共能卖几个钱?共匪真是土匪,没有了人性,农民辛辛苦苦的种地,他们就象土匪一样搜刮民财。”我说我送你一本《九评共产党》书给你看,她说,好,你快拿来,我入过团,他们给我退了。我第二次又见到她的时候,她说我干完了活,晚上点着灯看。这句话我听后心中不知什么滋味,一个农妇忙了一天,晚上点着灯看《九评共产党》,可见有多少众生等我们去救度啊!

总而言之,我遇到很多有缘人,我就不一一列举了,有多少世人收到了《九评共产党》,我也记不清了,总感觉你只要用心去做,人们都会接受的,而且我发现讲真相的渠道很多。顺路的,等车的,路边乘凉的。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提到用人民币讲真相,从那以后,我用过的每一份钱都写上了“法轮大法好”的真相短语。有一次,在购物中还与师父家乡的同修认识了,他一看钱上的标语,高兴的说咱们是同修啊!用人民币讲真相效果特别好。

在这七年里,能在邪恶迫害的环境里走的这么平稳,一切都来源于大法,有恩师的呵护,正念正行,坚持学法。但我做的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不管怎样,一定要高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让师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