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到最后,越要稳定的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前几日,我碰到了一位朋友,是刚退休的公安干部。我与他说:「你脸色蜡黄的,是否身体不太好?」他说:「几个月前心脏病差点儿要了我的命。」我与他们俩口子说:「我们的同学原来有严重的心脏病,看了《转法轮》后一个月就好了,你们也看看书,炼炼功吧,但不知道你们对法轮功有何看法。」他老婆说:「我们不炼也不反对。」干警说:「公安内部悄悄炼的也不少,只是我的身体太差,连上街的力气也没有,眼睛也不行。」我说:「因为我知道你的为人,我们的关系也不错,我真心为你,身体状况不好,可先看看书。」他说:「《转法轮》书没有,这么缺上哪儿去找呢。」我说:「如果你们想看,我可以帮你想办法。」他老婆说:「有书最好,我身体也不好,我念他听。」

就这样我第二天给他一本《转法轮》、一本《忆师恩》、一盘炼功带及一个护身符,并嘱咐他们从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但由于《忆师恩》书太缺,只能让他十天以后还给我。十天以后他老婆给我还书时说:「原来李洪志这么好呀!」我又问他退党没有,才知道他们全家在旅游期间在别的大法弟子那里已经退了。我说:「有这方面的资料还要吗?」她说:「原来我们楼有发资料的,这两年没有了,实际我们还想看,没人去发了,所以看不上了。」听到这里我感到非常惭愧。通过碰到公安朋友这事,我才知道多少众生还在等着我们救度,多少众生还渴望着找真相,千万不能懈怠呀!

回想起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因为他们那个公安宿舍大院(与市刑警大队一墙之隔),尤其是我认识的几位,和经过调查知道具体在哪儿住的领导和干警,我经常把劝善书,新印资料送到他们家门口,希望他们看了以后能有善念,不迫害法轮功学员,因为他们是最直接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参与者。“七二零”开始的第二天,单位领导找我谈话,说是他们保护了我,没有给我往上级报材料。那几年炼功我都到大公园去炼,所以街道干部没有看到过我,派出所也没有挂名,我认为这些便利条件是老师安排了我要走的路。这几年,全市的公、检、法宿舍楼、机关单位、街道办事处、派出所再危险我也得把真相资料送進去,不能有空白。有一次把《天理制约一切》的传单送到司法局的检举箱内,把放有传单的报纸放到户籍警察的办公桌上和茶几上,二十多个派出所都这样做了。有一个派出所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也把各种真相资料和光盘摆放在了大门口,我想一定会震慑他们。

各个派出所的所长、指导员、看守所长、公、检、法部门的领导、市机关、厂矿领导和受魔难大的法轮功学员的领导、办事处主任、综治科长隔几日就给他们邮寄资料和光盘。按电话簿给十几个县领导、乡、镇领导和各级部门的政法委书记和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所有居委会和社区主任及个别曝光的村委会都邮寄了劝善信和真相资料。我认为如果这些领导明白了真相,一是救度他们,二是让他们知道对我们这么大的法和这么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是无能为力的。所以往往头一天破坏了资料点,我又把第二天的资料给他们邮过去了,我们的行动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还有传单上曝光的全国迫害法轮功弟子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给他们邮寄资料等等这些,都是专门复印的。邮寄资料和光盘怕收信人收不到,就隔几日给自己邮个光盘,能收到就继续邮,就这样我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了。这其中也有危险有考验也有喜悦。但是到了二零零六年初,我就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对待助师正法的事用心少了,认为正法到最后了,还是安全点儿比较好,到认为安全的地方发点儿就行了。现在感到很惭愧。

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呢?写出来想与同修共勉,越到最后越要精進,以法为师,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走好自己的路,助师正法,勇往直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