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国中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自从一九九九年得法以来,我的修炼阶段从一个小学生阶段的小弟子,到了现在要面对学测压力的国中三年级学生,在其中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的修炼之路,而在这过程中最需克服的就是从一个小弟子要变成青少年弟子的过程。刚得法时还很小,修炼的状态就是跟着妈妈,妈妈参加交流、学法组以及各种的洪法活动,我总是形影不离的跟在妈妈后面做。

随着年龄不断增长,一下子我已经快升上国中了,因为已经有了理解法理的能力,修炼的路也不可能总是跟着妈妈,得走出一条自己的修炼路来,因此修炼的状态渐渐的从被动转变为主动。在以前不管是学法、炼功都跟着妈妈的我,一下要变成自己去做。虽然已经知道了法理,知道该怎么修炼,但已养成了这颗依赖的执著心。因此有一段时间,学法总是断断续续的。等到克服了这个问题,修炼的环节又马上转到了相当忙碌的国中生活,在这里出现的考验非常的多,在班上每学期我都被选上不同的班级干部,可能因为修炼的关系、师父赋予我的智慧,我的审美观念总是能高过其他的同侪,所以做出的文章以及艺术作品,总是成为班上唯一被表扬的,这也让我在班上几乎总是常常担任学艺股长这份工作。

但是这份工作却障碍了我学法及讲真相。当碰上假日有证实法活动、交流会时,那一星期学校就一定会刚好举办各式的文艺竞赛或者社团活动等等,都只能利用假日时间才能完成。这两者一冲突,就会让我非常苦恼,知道正法進程的重要,但又不能违背学校老师派给我的任务。会遇到阻碍一定就是你在那个部份有常人的执著要去,若能清楚的了解自己为何会被常人的事带动,是不是自己心中有一颗执著常人的私心,或用符合常人的借口来掩盖,认为常人的事情是如何如何的重要、需要去圆容等,但经由通读师父的经文,我都能够一一的将这些执著心找出来,就象师父《洪吟二》〈无阻〉提到的「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

关于圆容,我的体悟是宇宙及三界都是为了正法而造就的,在这里的人类无论有再重要的事情要做,都是为了等待正法洪势的到来,为了被救度而做的。所以只要做宇宙最正的事,其它的事都干扰不了,只能是常人的事来圆容大法。当自己怀着这样的正念,师父便能够安排,不是有热心的同学可以来帮我一起完成老师交代的工作,就是让我完成证实法使命后,可以多出剩余的时间去完成常人的事,做出来的作品也常常能够得到好的成绩。当自己摆正了这个关系,原本障碍我修炼的因素,也转变成了我洪扬大法美好的契机。

现在正在面对学测压力的我,每天在学校早已习惯了大大小小的考试,对一般的国中生来说可能就是要不停的看书、看书,但对我来说,我非但要看书,还得肩负着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做好三件事,这对我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当你明天即将要面临大考试时,还能不能坚持学法、坚持的做好自己该完成的证实法活动及项目,这类的考验可说是每时每刻都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心里虽然知道该把大法摆在第一位,但有时考验突然出现时,还是会习惯出自于人心的思考,在当下还是认为常人的这个现实比较来的实在,结果不但考试考不好,学法也没学好,证实法项目也没做好,之后才恍然大悟。

而我最近就正好有个“学好法就能做好常人事情”的例子。因为我都有参加学校的晚自习,一共有三节课,不管再忙,我都会尽量空一节课静下心来学法,只要认真的学完法后再来看学校的课本,就象师父将我的智慧全都打开了一样,常常每翻一页课文,就感到自己象录影机一样,把课文内容全都深刻的记在头脑里,这样三节下来,充实的法也学了,功课也都读熟了,反而还看到旁边的同学面红耳赤的还没看完。假日时,同学都会结伴的到图书馆去读书,而我就参加证实法的活动、讲真相、救度众生,等到考试成绩一出来,我竟成了班上的第一名。深刻感到只要能坚持学法,大法的力量都能够在自己身上展现出来。

但毕竟修炼还是人在修,修到最后,都在一点一滴的去除掉深埋心里的执著心。修炼人就象一棵植物一样,刚开始去执著时,就象在拔植物的叶子一样,轻轻一采就掉了,但修到后来,小的执著都去的差不多时,就会开始挖根,开始去除一些以前自己从未发现的已经习惯成自然、根深蒂固的执著,要想去掉往往都是很不容易、很难受的,师父经文《越最后越精進》中提到:「一个人在修炼中会有很多关要过,造成的原因是从人出生以后就在不断的对人类社会认识中产生着各种各样的观念,从而产生执著。」我体悟到「执著」就是在人类社会中被灌输的人的反的理,在经验实践中就让这些执著变的顽固,这时就要看你是否有坚决的心要去掉它,还是想要私藏这些人心。

现在发现自己常常都会时不时的反映出一颗懈怠以及求安逸的心,若遇到有空闲的时间,常常会想自己平常都在不停的看书、考试的,假日又得参与证实法的项目,不如让自己放松一下,看看电视,玩玩电脑。或者有时会很容易做了什么事就自认为满足了、累了,应该让自己休息。等这些人心出来后,就常弄的法都没学好,常人的事情也越做越不顺利。

再有一个就是我跟妈妈情的执著,从以前就是显现最突出的,这几个执著都是我目前还未修去的执著。每当自己遇到执著过不去时,便想到师父《洪吟二》〈去执〉中说:「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我们所要去掉的执著都不是我们自己原本的东西,而是我们后天养成的常人的东西,必须要去掉才能真正使层次升华。

也许因为平常都有半天以上的时间在学校,只要稍不注意学法,在常人大染缸的带动下,不知不觉的也会很容易就会被常人带动,勾起自身的执著,沉迷在常人中而不自知,心中真的能体会师父的经文都在一再的提醒我们多学法、多学法,真的是要多学法,否则就会象逆水行舟一样,不進则退。

在证实法活动上,因为碍于课业的关系,所以不能做的很充实,因此每星期的证实法活动我都会尽量的参与。因为爸爸没有修炼,有时对我和妈妈都不太能理解,常不定时的会给我们一些干扰及考验,通过学法后知道对大法的干扰就是像是在否定自己的未来一样,因此每当遇到证实法活动的时间与爸爸邀约我们出门的时间冲突时,我们都会用纯正的正念,铲除爸爸背后控制干扰我和妈妈救度众生的一切黑手烂鬼,希望爸爸明白的那一面不要因此而造业。果然当我们有了正念,师父就会安排爸爸刚好临时有事,或者朋友相约出门而不会再来干扰我们,事后,我们也都会和爸爸说明我们为何要救度众生等等原因,爸爸之后也比较能够谅解,而我和妈妈要出门救度众生也不会遇到那么多干扰了。

我体悟到每一次证实法活动的举办,不管是游行、发资料等,都是有安排的,这代表将会有众生因为我们这次活动了解真相而得救,每一个环节都有我们先前立下的誓约,更是一个正法的進程,每一个阶段都有每一个阶段该做的事,要是错过了就绝对没有重来的机会了。每当我遇到干扰时,我都会以此来警惕自己,有更强大的正念能够去破除邪恶对我们修炼的一切干扰。

到香港讲真相对我可以说是一个奇特与巧妙的安排。我们和妈妈从二零零五年开始到香港讲真相,当时因为听说香港每年都会有几十万的中国人会到那儿观光,而又能自由的讲真相、洪法,大范围救度可贵的中国人。我和妈妈体悟到这香港讲真相的重要性,就这样报了名参加。

第一次到香港真的被那人山人海的场面给吓住了,心想每一次的行程都一定还要参加。就这样往后的香港行程我和妈妈几乎都很少缺席,感到每一次到香港都过的很充实。尽管游行游的再久再累;讲真相讲的再辛苦,都甘之如饴,而且每一次去,在那马路两旁总是塞满了观望真相的人潮,感觉真的是每分每秒都在救度着众生,觉得每一次参加完都象提升了一层一样,整身轻飘飘的,深刻感受救度完众生后的那份喜悦。

其中我和妈妈也经历了七•一遣返案,现在想起来可能会有点后怕,但当时因为信师信法的正念,使我们都能够丝毫不畏惧在拘留室里警察对我们非法的恶行。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说:「我经常讲一句话,我说最后结果怎么样我没看重,在正法中完成那都是必然的。正法中无论怎么惊险,结果是必然的,所以我对这个不太注重,因为它是必然成的。我最珍惜的是过程。」经过遣返案后,我们也并不会因此而害怕,因为知道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必然会有邪恶的干扰,但因为正法必成,主要还是看你的过程中有没有用正念去做好该做的事样,所以我们还是照样每一次都去,到香港去救度我们该救的众生,建立自己的威德。每一次活动结束回到台湾都已是半夜一两点了,但第二天起来依然是精神百倍的去上学,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到了国三后,学校老师和爸爸,都会叫我要以课业为重,不要再那么常出门,但我只要能以法来要求自己,每次成绩单发下来,我的名次总是能够成为班上第一名,老师和爸爸看了都不太会说什么。爸爸常说我和一般的小孩真是不一样,假日不会想玩电脑、出去玩,反而喜欢去参加又苦又累的游行,其实在我心中觉的救度众生才是能使我得到快乐的根本。

得法八年来,从个人修炼走到正法时期,每一个时期回想起来都还历历在目,听到师父说以前要想修炼还得经过几千年的轮回转世,而且还要刚好能够在正法时期转身成人,感到自己真是有幸能够遇到这部大法,也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期望自己以后能更加精進,克服懈怠,在这难得的万古机缘──正法结束前,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个人层次体悟,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