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遭绑架后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六日】修炼的路上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有自己提高的因素在里面。修炼中有一个最大的毛病就是容易产生喜欢不喜欢、高兴不高兴。这个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容易与同修产生间隔,弄不好就被魔利用了。我也知道不好,也尽量不让它表现出来,可在关键时就忘了,守不住自己。

同修突然被绑架,我所表现出来的状况,我所针对别人的态度,有的时候看上去是为了法,实际上言行还是证实自己。表现出来的是人的观念。师父说“每个修炼人针对别人的态度也是自己修炼的表现,所以每个人在这些方面也应该明白。”(《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刚听到同修遭到绑架消息时正念还足,第一念是:我们这里还有这么多人要救度,这个环境不能被破坏。我请求师父加持,我走到师父法像前合十,跟师父说:师父,弟子这块儿出了点麻烦,有同修遭绑架了,请师父加持解体邪恶,不准邪恶迫害大法弟子阻挡救度众生。我心灵深处感受到慈悲师父时刻看着我们,眼泪一下流出来。第二天同修就安全回来了。听到同修回来的消息,高兴的一進门我想先告诉师父,我高高兴兴跑到师父法像前,跟师父说“师父,同修回来了,谢谢师父!”

第三天见到同修,我高兴的告诉她,回来就好。同修讲她做的好的地方,我就跟着高兴,一听到同修讲,回家了邪恶找她履行一个手续,还签了字之后,一下子我就不高兴了,人心出来了,情出来了。心里叨咕,嘴还不停“回家了,你还怕什么,还签字?”修炼的真实状态表现出来了,说话的语气、善心也不见了。一脸严肃,晴雨表写在脸上。表现出来的不仅仅是不冷静,人的忧虑随之生出来,情出来了。

那几天我真的很忧虑,还不高兴,乐不起来。后天形成的观念在顽固阻挡,表现出来的是心情压抑、不高兴,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忘了默默圆容无条件找自己使其更加完善也是一个大法弟子境界的升华。直到一天发现它这不是我才赶紧调整自己的心态,发正念清除它。

对同修的失误,我还是动的是情、用的是情,后天人的观念。不高兴了就是不理智。同修就看的到,间隔就容易产生,邪恶高兴了。同修也开始议论,啊,有这个漏那个漏,七年谷子八年糠的都来了,还在跟着想,原来这样、那样,我也是其中一个。还让我回忆起与同修以前之间的这个事那个事,越发觉的自己以前认识是对的,自以为是。而不是无条件的向内找,用法理要求自己。其实这时是常人心出来了。把她当成协调人看了,没有把她当作也在修炼的人。也忘记了整体作为大法弟子是应该维护协调好的。大法弟子协调好应该尽到的责任。

向内找还得是无条件的,不是找同修这不对、那不对。任何有条件的找别人都不是真正的向内找,必须做到在任何情况下,不论发生任何事情都找自己的问题。如果我们都形成一个真正向内找的环境,那我们的整体就会有很大的提高,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当有了一个清醒认识后,我主动找同修,破除间隔,发资料是不能停的,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讲真相不能停,协调人暂时不能出来做协调事,二个同修主动承担应该做的事,讲真相、劝三退不松懈。我找到六一零,近距离发正念。六一零看到我就发火:“你来干什么,要你们不要搞,还要搞”(指发真相资料),还当我的面烧了一个信封,内装的真相资料。

我说:“这里我不能来吗?”我站着那发正念解体操控他背后邪恶共产邪灵,让他现世现报。“你找我,我没时间。”他就再也不做声了。发完正念就到保卫处长那儿,我说,你那个六一零素质怎么这样差,某某被绑架,还不让人说,他说他没时间,他那点事,是什么事,还说没时间。他听了直点头。他说“人回来了,你就不找他了,我出差回来听说了。”他就把事情前后说了一遍。也没有说我们发真相不对。后来他把我送出门。

找他们目地是发正念,讲真相,解体邪恶,不让他们再对大法犯罪。按照师父大法要求走正路救度更多众生。

谢谢慈悲师父。个人体悟不对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