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日】近几天来,晚上十二点发正念不是听不到手机铃声,就是坐起来也迷糊过去,甚至早晨睡到近六点才醒,功也没时间炼,头发朦,象被什么东西包着。我开始找原因,是不是妻子看电视(有邪党内容)邪灵对自己空间场的干扰?转念又想,不对,师父一再告诫我们要“向内找”,在心性上找。也可能有上述方面的原因吧,但不是主要的,应该从自己的心性上找原因。

昨天,我看了《明慧周刊》第304期,同修关于她俩讲真相做得好,受到其他同修的赞扬,同时自己起了显示心,悟到后解体邪恶的文章。受到启发:前几天与一同修上午商定的事情,因同修记错了时间而没办成,我当时还怨同修出了低级错误,但后来才意识到不对,要向内找,不能就事论事找。于是我发现,在这之前,我偶然碰到了一常人,是一个单位的小头目(这种人是我在当常人时就有点怕的那种人),去年曾在给他单位职工讲真相时,被他发现后,在他办公室给他讲了真相(但未三退)才让走。这次碰到,怕心出来了,想回避走开。结果他喊住我,并质问我是不是又给他单位职工讲了真相,我当时没把握好,赶紧说:“没有没有”(当时是找同修路过这里,其实这本身就是配合了邪恶,承认了邪恶,并把自己摆在了被迫害的位置)。过后,我觉得不对劲,是怕心、疑心出来了。考虑到遇到矛盾不能回避,必须面对,救度众生是自己的职责,觉得应该给他真相资料,但又有点不敢给,还是怕心疑心在阻挡。也许这些才是我与同修办事不成的我这方面心性上的原因吧。

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感觉师父在点化我,于是横下一条心,给这个常人所在的办公室发了真相资料。事后,怕心疑心又翻出来了,学法也静不下来,还是强行学法排斥。早上出去,本来应该给同修的一份真相资料,又因为怕心疑心而中途发了出去。其实是想“脱手”,因潜意识中怕邪恶找到迫害的证据,而不是把真相资料当作救度众生的法器。这本身就是承认了邪恶!由于冲动,心态又有问题,结果把一张有我笔迹的纸条和真相资料一起留下了,后来才发现。此时怕心疑心更加厉害了!赶紧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排斥怕心疑心。又看了《明慧周刊》同修的文章,才使我平静了许多。

联想到前段时间,同修对我讲真相的赞扬:“都象你,我们这里就好了”,这一方面勾出了我的显示心,让败物钻進了我的空间场。类似的话不只一个同修讲。其实不是我做的好,而是因为我们这里同修们有差距。我继续向内找,还发现了我有急躁心、依赖心、色欲心、安逸心等等。于是,我开始发正念:解体自身空间场中一切妄图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解体怕心、疑心、显示心、急躁心、色欲心、求安逸心等在另外空间形成的一切物质。连续几个整点发正念。到了晚上十二点,头清醒了许多,并发了正念才休息。次日醒的也比较早,头被什么东西朦着的感觉也没有了。其实,我想这是师父帮我消掉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