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出自“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日】我刚从国内来到国外,所居住的城市距离大法弟子聚集的都市很远,而且这里还是个炼功空白点,身边没有同修。

我深知我来到这里定居的目地以及所担负的使命。想到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讲到“最近一个时期陆陆续续从中国大陆出来一些学员,要尽量的和大陆以外的学员多沟通,多交心,说清自己。国际社会上人的生活方式才是正常人的生活方式,最起码是现时期人的生活方式”,我从网上迅速联系到一位外地的同修,向她说清了我的情况和国内的境况,于是她非常热心的寄来了一些真相资料。我收到后,立即复印了很多份,分发在一些商店和超市里。我时不时的打电话和她沟通,向她请教如何向西人讲真相。她也每次予以耐心指点。

过了没多久,我再联系她时,她家里不是电话无人接听,就是传真语音。我又从炼功联系地址本上找到其他同修,向他们询问她的消息。可是回答都是不知道。有的更是还没等我把电话讲完,就急于挂电话。

我当时感到非常郁闷、气愤、失望和伤感,想到国内环境恶劣,好不容易来到了国外,想和海外的同修多沟通,多谈谈心得体会,临走时,国内有好多同修都带着羡慕的口吻连连叮嘱,到了国外一定要和海外的同修联系,多交流,多沟通,想不到会遭受到这般冷遇。一连好几天我情绪低落,胸口象堵了一团物质,上不上,下不下,有时连呼吸都非常困难。我知道这是冲着我的心性来的,肯定有什么执著心没放下。

我坐下静思,发现我有很强烈的依赖心,一有问题总是希望依赖同修帮我分析问题,此外还有很严重的惰性,有事没事就爱闲聊,有时和常人朋友也会聊上好长时间的天,不修口。虽然意识到了自己有很多执著心未修去,但是一想到同修冷漠的口气,觉的他们不该这样对待我,心里很委屈。又想起在国内时,同修相互之间的融洽、帮助和关心,眼泪就掉下来了,后悔为什么要出国。

由于我需要规范的真相资料,真相标语文字贴,我又转而和另一个负责人同修联系上了,和他通了电话,他原本答应给我发送,可到了晚上他突然打来电话说不给我发了,通话过程中一些“敏感”文字他都不讲出口,说是有卫星拦截窃听。过了几天,从另一个同修口中得知,原来这位同修很怀疑我的身份,所以一直不是很配合我这边的工作。我感觉陷入了很孤立的状态。

我悟到一定是我有漏,我长期有许多常人心未去,心性上长期得不到提高,让邪恶有机可乘,造成了间隔。表面看来是同修疏远我,其实是遇到问题时不向内找,埋怨人,得理不饶人,不争论个水落石出不罢休的强烈的争斗心。我没有以一个真正的修炼人的状态要求自己,始终站在为私的立场上看问题,而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慈悲的为别人着想。师父告诉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未来的新宇宙生命是为他的,大法弟子要有洪大的宽容。不要被任何人的行为和话语所动摇,更不要被邪恶的阴谋所干扰,就做到师父所说的一个不动就能制万动,坚定的信师信法。

大法弟子又都是师父的同门弟子,都是同一个整体,同样是一颗粒子,矛盾的出现要看成是提高心性的机会,同修之间要以宽容、博大的胸怀去容纳。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才是我们的当务之急,其它的琐碎小事不要去计较。要知道我们是为了助师正法才来到世间的,要珍惜彼此之间的缘份。等到等到圆满的时候,就是想见也不一定能见得了。

这时积压在胸口久久的物质也不翼而飞了,我长长的呼了口气,很轻松。这时传来消息,原来联系不到的同修原来去国外出差了,怪不得家里电话无人接听,很快我与最近城市的一位西人同修联系上了,对方很快的寄来了所有真相及洪法资料,他还主动提出协助我在本地为新学员办“九讲录像班”和择日上街做真相活动。我从来没象现在对“提高心性”所包含内涵的深刻领悟,心性提高了,一切都在变,人类社会原本一切都是“假相”,不要给这双“眼睛”带来的错觉所迷惑,矛盾出现的时候就是我个人需要提高的时候,挖根,向内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