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回归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八日】修炼近九年了,总觉的自己没有同修法理悟的好,写不出什么来。看到海外大法弟子写的《留下正法修炼的珍贵记录》一文,对我触动很大,身在国内的大法弟子应该把这段珍贵的亲身经历如实的记录下来,也就写了这篇交流文章。在邪恶的疯狂打压和残酷迫害中,能坚守着这份信仰到如今,离不开师尊的悉心呵护。今天能够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成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是我们此生最大的荣幸和荣耀。我把这段经历写出来,也是对这段特殊历史时期的见证吧。

一、喜结佛缘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五日,是我一生难忘的日子。因为从这一天起,我就是一个法轮大法的修炼者。还记的当初得法的情景:在姐姐的帮助下,请回了两本师父在国外的讲法,一本《美国法会讲法》、一本《悉尼法会讲法》。因当时《转法轮》一书供不应求,没请到。晚上一口气看完《美国法会讲法》,深深的被书中的法理所打动,修心向善、返本归真。在气功中寻觅了多年,这不正是我要找的吗!从此我步入大法中修炼。后来请回《转法轮》,整个看完一遍之后,脑子里就只有一句话:“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第一讲),更为惊奇的是,得法没多久的一天晚上梦中,《道法》这篇经文不断的往我脑子里打,因为当时我没有《精進要旨》,不知道这篇经文,也没弄懂什么意思,后来有了,一看,才知道是《道法》这篇经文,只觉的大法太神奇,后悔自己得法太晚,被那些假气功白白的浪费了几年光阴。

初得法时的喜悦,使我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

二、進京护法:

随着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及大法弟子腥风血雨的残酷迫害,我们失去了和平的修炼环境。邪恶竭尽造谣、诬蔑、诽谤之所能,极力抹黑大法,为了还师父的清白和大法的公道,我和几位同修决定進京护法。

二零零零年六月中旬,我们几个一起坐火车去北京,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顺利的到达了天安门广场。从全国汇集到天安门广场的同修很多,不断的有人高呼着“法轮大法好!”不时的有人展开了横幅,也不时的有人在炼功。场面真的很壮观,令广场上的那些便衣、恶警手忙脚乱。我和一位同修高举着一幅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为了不让恶警很快的抓到我们,我们就在广场上奔跑起来,那一刻全然没有了怕心,只觉的是那么的庄严和神圣。

后来我们都被集中关押在门头沟派出所,而那一天就非法抓捕了近千人。每当一个同修关進来的时候,大家都会报以热烈的掌声来鼓励,然后是集体背法。在被集中关押的地方也挂了很多同修带来的横幅,那场面、那情景,真的很感动人。大法弟子放下生死,谱就的浩然正气,令邪恶胆寒。

每当我听到《天安门广场,请你告诉我》这首歌时,我就会联想到当时的情景,激励着我在回归的路上要勇猛精進。多少同修为了坚持真、善、忍,被邪恶活摘器官,无辜的夺去了鲜活的生命。想到这些,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下来。而我也为此被非法拘留了半个月,家中被勒索了一万多元钱。

三、助师正法

在那种强权高压下,根本就没有我们说话的余地,只有恶毒的谎言欺骗毒害世人。这么好的功法被诽谤、被诬陷,心中的痛苦无以言表,怎么叫世人明白真相呢?作为大法弟子的我们又该如何做呢?经过短暂的思考后,于是我买回了不干胶,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的字样,晚上满街去贴。

有一次看到街道旁边有一幅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塑料布,想着不能让它在这里毒害众生,我是大法弟子,维护大法是我的责任,我要清除它。晚上八点多钟,我给师父上香,请师父加持弟子,又请宇宙中的正神帮忙。去的时候只觉的自己做的是最正、最神圣的事,当时也没有怕心。街道上人来人往的,前面一步之遥就有几个人和我同方向走,我也顾不上那么多,就在他们的后面几下就把那块塑料布拽了下来,拿着剪刀费力的剪了几下,把它丢在花草丛中。

后来有了资料的来源,就和几位同修经常开车去城市周边郊区撒发真相传单、光盘、贴不干胶等。同时参与了本地的部份协调以及负责资料的传递。由于做证实法的事多了之后,渐渐的起了干事心、欢喜心、学法也静不下心,每天就是想着去哪里发传单,完全把做事当作了修炼,追求那些轰轰烈烈的效果,偏离了法。

二零零四年九月的一天,我和五个同修一起去城郊发真相资料,给旧势力钻了空子,和另一位同修被邪恶绑架,送劳教一年,又执著于亲情,在人心的带动和高压的迫害下,配合了邪恶,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错事,违心的写了“三书”。对我来讲,这是修炼中的污点,教训是惨痛的。至今回想起来仍是泪流满面,痛悔不已!若不是师父慈悲,哪里还有我修炼机会,唯有走好今后的路,弥补自己的过错。

四、在家庭中圆容大法

由于受邪党谎言的灌输毒害,家人由开始的支持到反对。二零零零年進京回来后,家人为了逼迫我放弃修炼,整天看着我,我一炼功,他们就拽的拽胳膊,搬的搬腿,不准我炼,晚上睡觉父女俩也把我夹在中间。那时心中的苦啊,无处可诉。人活着就是为了返本归真,不能够修炼,生命还有什么价值可言。是师父看到了我不愿放弃修炼这颗心,总是让我夜里三点钟左右准时醒来,为了不惊动他们,就坐在他们中间打坐,这样坚持了一段时间。我想不行,还得堂堂正正的修炼。于是明明白白的正告先生:“我可以放弃一切,唯独修炼不能放弃!我做好人有什么错!我要修炼,你不能干涉我。”家人也知道我认准的理,是不会轻易放弃的,管了几次,管不了,后来就不怎么管了。只是告诉他们真相,他们也不听,我越执着于亲情去讲,他们就越反感,甚至开不了口,到后来我就抱着顺其自然的想法,也就放弃了跟家人讲真相,带着情的执著怎么能够救得了他们,当时还认为救别人容易,救家人难,怎么毒害这么深?

二零零五年,非法劳教期满,家人去接我回来的时候。还一个腔调:再炼把你送劳教。我也不动心,到家我马上就打了半个小时的坐。回来不久,“六一零”人员、单位的人都来找我,要我去报到。我想不能被他们所带动,师父在《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讲:“人类社会这一切呢都是为正法开创的,今天所有的一切也都是为我大法弟子证实法而存在的。你们记住了,你们才是今天人类社会的风流人物,你们才是众生最瞩目的生命,你们也是决定着人世间每一个人未来的生命!”那么所有的人不都得跟着我们的思维转吗!当我发出这一念之后,不配合,后来一段时间他们就没怎么来找我,家里的环境也改变了很多。

有一天,突然心里觉的这么多年来,家人也承受了很多,也不容易。能成为一家人,特别是大法弟子的亲人,那也是有很大的缘份的,他们也是我应该救度的众生。先生劳累奔波了大半辈子,却一生无获,不光做生意积蓄全赔光,还欠了一身的债务。精神上的压力也够重的,很可怜。所以,我以大法弟子的风范,包揽了所有家务,理解他,不埋怨他,从内心里关心体贴他、安慰开导他:“钱都是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走。”要他看淡些。又给他们讲些人世间因果,以及善恶有报,做人要积德行善,做生意不能坑别人等等。

有一天,借殃视的新闻报道美国虐待战俘讲真相,我说美国是一个讲人权的国家,它的新闻媒体站在公平、公正、真实的立场上自由的报道任何消息,不是政府的舆论工具。可中国就不行,每天的新闻除日期是真的外,全是假新闻。慢慢的家人的态度有了改变,后来他们同意退出了邪党的附属组织,还抵制邪恶的几次骚扰。随着家庭环境改变,不久,我堂堂正正的在家里建起了资料点。

五、众莲中的一朵

当我一有想做资料的愿望,师父看到了这颗心就帮我,不久就安排了同修帮我建起了家庭资料点。我从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装订、刻录等,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不管遇到什么难题,都能在师父的点化下做好。一个地方的整体需要大家的圆容和配合,只要大法需要我做什么,我就会去学去做。安装电视接收锅、外地传授技术、集体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参与营救同修、集体散发真相资料等。整体配合的好,救度的众生就会更多。

如今,我和另一位同修组建了一个小型资料点,初期配合不时有矛盾产生,我们就会认真学法,向内找,不执著于自我,时刻把救度众生的责任放在第一位,修好自己。因此,我们现在配合的越来越默契,看着一本本精美的书、《九评》及真相小册子和光碟等,我们都戏称“两个人的多功能出版社”。

在以后证实法的日子里,我们会珍惜师父给我们的机缘,利用我们所掌握的技能,更好的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发挥我们最大的能量,兑现着我们的史前誓约。

虽然如此,可我还有很多未修去的人心,我会在大法中洗净自己、纯净自己、达到新宇宙的标准,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