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义县公安局和城关乡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一日】

  • 义县东南街何成苏屡遭邪恶迫害

  • 义县公安局政保科和城关乡派出所对我的迫害

  • 义县东南街何成苏屡遭邪恶迫害

    何成苏,现年四十多岁,是辽宁义县东南街居民,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修炼前感觉人活着没有意思,你争我夺、尔虞我诈,没有三天好日子过,操这心操那心,活着都累;自修炼后,这些烦恼顿时消失。九九年七•二零后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何成苏就是因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被多次绑架、毒打、非法关押、非法劳教的迫害,并被非法勒索现金两千四百元。

    九九年七•二零,为了说明真相,何成苏进京上访,被绑架非法关进北京丰台体育场,第二天放回家。九月二十二日晚被义县城关乡派出所警察陈乃莲带到东关村,强行洗脑,威逼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否则非法关押,因她不放弃信仰,而被恶警非法关押一天一宿。

    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江氏流氓集团进一步污蔑法轮功,何成苏想通过亲身经历向政府说句实话:“法轮功是一个具有祛病健身奇效、对社会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就因为对政府说了这样一句实话,而被县公安局政保科和城关乡派出所非法拘留三十四天,同时非法勒索现金二千四百元。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一日晚,县国保大队王占林等几人到何成苏家非法抄家,没有翻到任何东西,王占林问她炼不炼法轮功,她说炼,就这样又非法拘留八天后,非法送马三家劳教所劳教三百七十二天。

    在马三家劳教所她亲眼所见:那些不明真相的恶警、恶人迫害大法弟子,不让睡觉、打骂、罚站、罚蹲、长时间坐小板凳和灌食。


    义县公安局政保科和城关乡派出所对我的迫害

    我今年五十多岁,九六年喜得法轮大法,修炼后,一身疾病,如眩晕症、心脏病、支气管扩张和外伤性关节炎等疾病不治自愈。九九年七•二零后,江氏流氓集团无视宪法,逆天理而行,疯狂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我也是其中受非法迫害者之一,就因为我按“真、善、忍”做好人,三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非法劳教和多次非法勒索钱财。

    九九年九月二十二日晚,我从化工厂下夜班,被县城关乡派出所恶警叫到村上,威逼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否则就非法拘留关押。因我不配合,也不放弃信仰,结果被县公安局政保科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期间,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杨玉祥指使王占林、景学民对我非法殴打、打嘴巴、抓住头发往水泥墙上撞,一撞就十几下、罚蹲、罚站、罚跪、长达三个多小时。同时又被非法勒索钱财一千元后,才把我放出。

    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为了澄清对“法轮功”的诬陷,还“法轮功”一个清白,我用自己亲身的经历向政府说句实话,而被非法拘留三个月,同时非法罚款一千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再次上访,证实法轮功是正法,而江氏集团根本无视宪法、不顾民义,逆天行恶,再次非法拘留我四十五天,而后非法劳教十四个月。在锦州劳教所里亲身见证那些恶警、犯人迫害大法弟子,不让睡觉,打骂、罚站、罚蹲,长时间坐小板凳,用电棍电。

    善良的人们,政府官员,公、检、法干警:你们想一想,看一看,以江、罗为首的邪恶流氓集团及各级六•一零等的恶警、恶人,不视法律,逆天意而行,不都陆续的兑现着“善恶有报的天理吗?远的不说,近的我们义县的杨玉祥不是遭恶报死了吗?原义县城关乡派出所所长王福民“十六大”期间,疯狂抓捕大法弟子后,因其非法卖黑车,所长被撤职并殃及亲人,第二年,其独生子骑摩托车撞在绷线上被勒死,其父亲被蜂子蜇死,遭了恶报。

    在此,奉劝你们好好看看《九评共产党》这本奇书,它从本质上,彻底揭露了中共恶党是如何起家的和它暴政的历史,恶党惯用的手段就是利用完你之后,就一脚踢开,即:卸磨杀驴。愿您早日明白真相,看穿邪党本质,不再当它的殉葬品哦,有个好未来!我们大法弟子没有敌人,我们也没树立任何人为自己的对立面,我们曝光中共邪党,是因为邪党迫害我们。愿你们早日明真相,退出党、团、队,都能有一个美好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