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灭中共在即,你退了吗?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二日】我们大院的政委和司令在市郊都有别墅,卸任后,见面时对我说:“你家也安个锅吧,能看海外台,可清楚了。”一次,饭后散步,政委和太太与我迎面而过,五步过后,政委对其太太说:“共产党长不了,你看着。”其话清晰入耳。

我想这个中共政委也许早就把党偷偷的退了,只可怜那些不知真相、无故受害、有时还推波助澜的中国百姓了。中共一直控制老百姓安装接收海外卫星的铁锅,惟恐国人看到海外新闻,听到国门以外的声音。我和熟人说道:安个铁锅吧,能看海外台。有的人马上说:不安,国家禁止,国内台还看不过来了,还看那些“反动宣传”。

是谁在愚弄中国百姓啊!是政府还是百姓自己?在大是大非面前,中国人都要看看自己的心放的位置对不对?不是为别人,是为自己。中共这个所谓的“政府”几十年来说这个“反动”那个“反动”,最后不都“平反”了吗?这些历史不正好说明中共一直最“反动”吗?中共在篡政的半个多世纪里,从土改、三反、五反、镇反、四清、文革到六四屠城、迫害法轮功,疯狂的穷兵黩武、残酷的打压迫害,导致了八千多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仅大跃进后的三年大饥荒就整死、饿死了三千多万人。

天津前市委书记张立昌于前一段时间死了,天津市民都知道张立昌得肺癌而死,这几年一直靠透析和换血维持生命,在痛苦中偿还其恶业。但是,大部份市民不知道张立昌与天津大悲院寺庙有着非一般的关系,每年正月初一大悲院的第一炷香是留给张立昌的,如果你留心以往的天津会议张立昌的讲话也能听出其到大悲院上香后的一些所谓“感悟”。共产党是无神论,张是中共书记,他频繁光顾寺庙,到底信神不信神,如果他真信,为什么残酷迫害天津的法轮功学员和信教人士?不想而知了,他拜的是什么佛,烧的是什么香,许的是什么愿。

您可能不知道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在位期间两次上泰山拜庙,在山下时阳光明媚,行至山腰天气大变,风雨交加,被迫下山。跟随上山的警卫和公安人员在自家的餐桌上与家人议论起此事时,都说其不是好人,没干好事,所以苍天不让其如愿。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使无数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进监狱、劳教所、精神病院,被勒索罚款,失业,流离失所。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亦从酷刑加电棍,注射不明药物,强制转化,到活摘器官牟取暴利,其邪恶本质早与魔鬼没有两样了。

2002年6月在贵州境内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掌布河谷风景区发现了“藏字石”,此石是从五百年前石壁上坠落而下后分为两半,右石裂面清晰可见“中国共产党亡”六个横排大字,其中那个“亡”字特别的大。字体匀称方整,每字近一尺见方。中共媒体报道时省去了那个“亡”字,当地政府看准了这个发财的机会,开辟为旅游点,并附上一些为邪党歌功颂德的文字说明。

天意不可违啊!《九评共产党》的横空出世及其所引发的退党大潮,在中国大陆早已风起云涌、势如破竹!截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已有超过三千多万中国民众在海外大纪元的《退出共产党》网站发表声明“三退”,即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这里面包括了中共党、政、军高层干部党员和各界知名人士。你退了吗?面对这样一个毫无人性而又满口“伟光正”的邪恶政党,善良的朋友,身为它任何组织的一员,难道不是一个生命深切的悲哀和耻辱吗?那些发誓把生命献给它的人,在天灭中共的时候将真的随它的灭亡而痛苦的失去生命,为其殉葬。历史如舞台,一幕去了,一幕又来。天灭中共在即,你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