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信与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五日】去年,我突然出现了手气、脚气的状态。手、脚多处脱皮,一会这破了,一会那破了。我以前从没得过手气、脚气,但我小的时候,我妈曾经得过严重的手脚气,后来用醋精治好了,几十年了,从未复发过。所以我从小就知道用醋精可以根治手气、脚气,当时也知道自己是手气、脚气的状态。

多年的修炼,经历过很多次消业的状态,我觉的自己对肉身的执著早就放下了,所以,开始的时候,我根本就没当回事。可一个月过去了,不仅没有改善,反而破的地方越来越多,破处也越来越大,做什么都得戴上胶皮手套。我开始静心找自己,并更加努力抓紧做好三件事,可是,手、脚气的症状并没有因此而消失。我心里开始不稳了。我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那时的找自己和做三件事的动机,已经脱离了修炼人无私无求的状态,而是带着很强的有求之心:为了自己的身体!

我很快想到了醋精,认为醋精不是药,涂醋精,可以使症状尽快缓解。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是在掩盖自己心里不稳的状态。可自己当时在难中,被执著心带动的根本察觉不到这些。

醋精是涂了,可结果是越涂越坏,手脚不仅都癞癞巴巴的,脱皮和破的面积越来越大,而且延续到了手背,脚背。我又看到了报纸上说用花椒水泡洗,于是,我准备买花椒。我丈夫(常人)闻到了醋精的味道,问我在干什么,我讲了我的情况,他没说什么,满脸的不高兴。转天,我二人骑车路过一个副食店,我就進去买了花椒。我丈夫一向不管家,我买什么东西他从来不闻不问。可那天晚上,他突然板着脸问我买花椒干什么?我如是说了,他却冲我嚷嚷起来:“你现在心态不对,又是醋精,又是花椒,你还是个修炼人吗?这和吃药有什么区别?”我顿时惊呆了,这明摆着是师父借他的口在慈悲的点化我!我觉的自己什么地方真的错了,可是,我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为什么这种状态老是不去?

对我来说,修炼最难的,不是去执著心,而是出现问题时,去发现执著心的那种挖空心思的过程;最痛苦的,不是明知道是执著而放不下,而是根本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一切似乎都是谜中之谜。我悻悻的走出丈夫的房间,進了自己的房间,依然带着疑问。我望着师父的法像,心里祈求着师父慈悲点化。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我丈夫隔着屋给我发来了短消息:“放下执著,有它无我,信念第一,定尝胜果。”这哪象是一个无信仰的常人能说出的话!震惊之余,我顿时泪流满面。由于迫害,自己根本接触不到其他同修,一直在单独证实大法,这分明是师父体谅弟子,为了让我能提高,不得不把常人也拔高,再借他的口,一再这样点化我。师父真的就在我身边,时刻呵护着我,可是由于自己悟性太差,老是体察不到。师父为了度化弟子真是用心良苦,我的心顿时熔化在师父洪大的慈悲中。

我知道了自己的问题所在,那就是“信”:是信醋精?还是信师信法?醋精可以根治手气、脚气,这是自己长期以来形成的人的观念。是信人的观念,还是信师信法,可是走向人还是走向神的关键问题。这还真不是个小问题。信法就会觉的踏实,信人才会乱了方寸。

最重要的是: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证实大法是我的使命。自己必须从法中提高上来,使“手气、脚气”的状态随着自己的提高而消失,这才是证实大法。假如醋精真的能把我这个大法弟子的“手气、脚气”“治”好了,这不是在证实醋精比大法对我还管用吗?自己这几天的行为,哪里是在证实大法?我必须从中做出选择。

毫无疑问,我当然要选择证实大法!我就是要证实大法!今后,我就是什么都不涂了,我倒要看看,能死人不!决心下了,我顿时感到非常踏实。从那天起,我不再为手脚哪破不破烦恼,也不再采取任何人的措施,事实上,我根本就不再关心了,该做什么做什么,就连后来什么时候好的,我都不记的了。

我在网上看到不少同修过“病业”关的文章,我觉的自己有必要把自己这段经历和认识过程写出来,也许会对其他同修有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