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病魔中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三日】看了同修正念正行除病魔的交流文章,很受启发。我也经历了几次病魔的袭击。我将最近的一次清除病魔的经历和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切磋,共同在法上提高。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夜晚11点左右,在睡梦中突然胃痛、脑胀,浑身疼,接着上吐下泻,泻个不停,下半夜发展到水泻,折腾的我头晕脑胀,迷迷糊糊,全身无力,是什么时候从厕所出来躺在院子里的冰凉的水泥地上都记不清了。苏醒后吃力的回到炕上昏昏沉沉躺了一天,连出大门的力气都没有。第二天感觉略好点,艰难去找医生,检查后说是拉痢疾。我念头一闪是拉痢疾,怪不得肚子还痛。不对!我立即否定它,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神是没有病的。我悟到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迫害,不承认,是假相。师父曾告诉我们旧势力“都想要改变别人而不想改变自己”,我告诉旧势力:你们不同化大法,一身旧观念危害众生,阻碍师父正法,不配考验我。尽管我修的差,可我愿照师父说的去做。我躺着也在发正念解体旧势力的迫害,同时向内找自己,看自己还有哪些执著在阻碍着自己的修炼。我发现,长期以来对利益执著不去,被邪恶钻了空子。悟到了一定下决心修去,此时觉的轻松多了,吐和泻止住了。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在你身上发生的这个病业的反应是过关,表现上一定是病业的状态,绝不会是神得病的反应。那你要用正念去对待,因为你是修炼人,所以那绝对不是真病,可是表现出来又不是那么简简单单的。”

我知道我这不是病,可又起不来。我请师父加持我闯过这一大关。昏昏沉沉的又躺了一天一宿,在意识清醒时到点和不到点我都在发正念除恶。

二十七日早上觉的头不太胀了,我试着下了炕,还能吃了个大水梨,心想我要坐公交车出去,将真相资料发出去让有缘人早些见到,接受大法的救度,顺便去趟妹妹家。

妹妹、妹夫俩都有病。我多次给他们讲真相,给他们资料,告诉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恢复身体健康有好处。可他们都被中共的造谣宣传毒害,也不相信有神佛。一个多月前请了本《转法轮》送给他们,并告诉他们书的珍贵,在看书前要洗手,书不能乱放,要尊敬师父,认识书中的法理是在同化宇宙特性,对你们的病能起好的作用。他们收下了。所以我想去看看《转法轮》他们看的如何了,效果怎样。

我晕乎乎的上了公交车发着正念:我助师正法去,该干什么干什么,谁也阻挡不了我!既能去又能回。资料发放完后到了妹妹家。妹夫告诉我说《转法轮》看完了,他的儿子也看了。他们父子俩还切磋过。他说,没看大法书之前相信了中共,相信了电视宣传,抵触过大法。现在明白了,他儿子说:书上说的完全是叫人做好人,做超常的好人,没有一点错的地方。我们以前都错怪了法轮功。

我外甥是党员,这些年我们一见面我就劝他退党,他不退。后来我给他《九评共产党》一书,他不要,说不看。我为他的固执苦恼过。一星期前,在给他的姥姥过长寿生日的吃饭桌上,我又对他说:“你那个党退了吧!”他爽快的说“好!”我还有点吃惊,怎么这回这么痛快,原来是他看了《转法轮》。大法的威力救了他,我真为他高兴。

当我从妹妹那里回到家中,我身上的什么病症都没有了。师父说:“表现上只是悟到了还不行,要正念正行才可以。修炼中正念不强就关过不好、会持久”(《洛杉矶市法会讲法》),这次过关的经历使我对师父的这一法理牢记不忘。

我只有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来报答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