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义”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日】师尊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道:“大家知道《三国演义》吧。《三国演义》讲了一个“义”。经过一个朝代,三个势力互相之间的较量中充份表现出“义”的内涵。而且是经过一个朝代这么长的时间表现出了这个“义”的深层文化,今天传法时人类对“义”才有深刻的认识,知道义是什么,它的表面与内涵所引申着什么关系与深层反映。人不能光知道这个字的表面,内涵中得什么都得明白。”

初学师尊这段讲法时,只理解师尊是告诉我们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所出现的不同时期的文明,这些文明是维持着人类生存,规范人类道德,使人的思想行为、自身素质超越于地球上的所有生命,成为万物之灵。通过多次的学习,渐渐的理解到了师尊所昭示我们的法理:“今天传法时人类对“义”才有深刻的认识,知道义是什么,它的表面与内涵所引申着什么关系与深层反映。”历史安排了那么长时间,在人类所演义出的这个“义”,最终的目地是为了师尊传大法时所用,让人类以及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深刻懂得“义”的内涵。

《三国演义》可谓把这个“义”演绎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在中国几乎是家喻户晓,他们结义时发下了一个誓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正因为他们时时刻刻信守着这个“义”,戎马疆场,南征北战,同心同德,众人合一,建功勋,创基业,雄立于天地之间。然而功名利禄,荣华富贵并不是他们最终追求的目地。他们无悔的承诺、兑现着结义时的誓言,才给后人留下了惊天地、泣鬼神,“义薄云天”的千古绝唱。

那么今天的大法修炼者,法对我们的要求是超越于常人中任何理的,我们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是不求人世间任何东西的,是超脱常人的名利情的,同修之间的关系包含着“义”但更要高于这个“义”。无论我们相识或不相识,只要是大法弟子,我们就是一个整体。只要是同修,我们就有责任保护他们的安全。大法弟子与大法弟子之间不需要任何理由和借口不去为对方着想。在八年多的反迫害中,有多少大法弟子为了捍卫大法,为了同修的安全,在邪恶面前大义凛然,气贯长虹,令邪恶胆寒,令世人敬佩。又有多少大法弟子在默默的承担着证实法的重要工作,他们常常忍辱负重,为了整体和同修的安全,时时注意修口,不给邪恶可乘之机,有力的稳定着整体证实法的形势,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但遗憾的是至今还有一部份同修,连人世间的“义”都不能信守,到了关键时刻就不理智的做出一些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事情。有的同修不注意修口,给别的同修带来很大危险,有的争斗心不去、妒嫉心不去,在矛盾中不知道是提高的机会,忿忿不平,把同修做的事到处声张,说白了,这些不义之举就是变相的出卖同修。更有甚者在邪恶迫害中放不下自己,一次次的出卖同修,至今不知痛悔。这些连世人都不齿的背信弃义的行为,给我们整体证实法、救度众生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这些现象有的影响着整个地区,严重的拖着正法形势的后腿。

几个月前,有个地区的乡下同修,刚刚走出自己的路来,建立了资料点,由于同修平时不注意修口,不能把同修的安全看成是自己的事,一对夫妇同修遭绑架时出卖了同修。资料点被破坏,有一个村十名左右的同修遭迫害,有的被劳教,有的被关押罚款,有的被迫流离失所,另外还有其他村镇上的几名同修遭到迫害,使这一带救度众生的事瘫痪下来,给同修给世人带来了不可弥补的损失。

痛定思痛,如果一个大法修炼者连常人所信守的“义”都做不到,那又怎能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呢?如果一个大法修炼者,一到关键时刻,就把同修做的证实法的事甚至连资料点的事都抖落出来,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的这么做,都是出卖同修,都是耻辱。

有一个地区几乎所有的资料点,同修之间都知道,已满城风雨,而做资料的同修还自以为挺安全,其实已潜伏下很大的隐患。为什么这么多同修包括一些协调人都不能为资料点同修的安全负责呢?为什么把资料点同修推到了众目睽睽之下,置同修的安全于不顾呢?所有知情的同修,都应该反思一下,当你听到这类信息的时候,你制止了吗?你又传给其他同修了吗?你为大法着想了吗?你为同修的安全着想了吗?

古人为了一个“义”,宁愿付出自己的一切,甚至生命,也不去做那背信弃义的事,而今天的大法修炼者,连最起码的人中的“义”都做不到,怎能成为新宇宙为他的生命呢?又怎能成就庞大的天体的王呢?如果我们同修与同修之间,最起码都能信守常人层面的“义”,视同修为手足,对待同修就象对待自己一样,关键时宁愿舍弃生命也不背叛大法、不出卖同修,并时刻牢记师尊的教诲,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大家同心同德,众人合一,形成一个金刚不破的整体,也许这场邪恶的迫害早就结束了。

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