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是做好一切的根本保障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尊敬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香港太平山旅游景点向大陆游客讲真相的大法弟子。以下我想从几个方面来谈一谈修炼的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主动向大陆游客讲真相、劝三退

香港的旅游景点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每天会有少则几百人、多则几千人的大陆游客来香港旅游。这样也给我们各景点的同修创造了一个救度众生的机缘。

在风雨无阻、锲而不舍的向大陆游客讲真相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我们已经走过了五年多的历程了。而长年累月都反复做着同样一件事,是需要以学好法做基础的。只有学好法,才能有坚强的毅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做动力,才不会抱着蜻蜓点水的心态去救人。在《九评》一书还未出来之前,大家都知道智慧的向游客讲真相,从而改变他们以往对法轮功惧怕的态度,最终救了他们。全世界大法弟子的讲真相也在起着互补的作用。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九评》这本旷世著作出炉一段时间后,在初期我们都还不知道用什么道理才能劝游客退出党、团、队。直到去年在一次与个别景点的学员交流后,我们才在这方面有了一些新的突破。

有一次,我走到两位上海小青年面前告诉他们: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八十多个国家、一亿多人都在修炼法轮功,法轮功是教人做道德高尚的好人,而且在全世界得到两千多项褒奖。而共产邪党建政以来害死了八千多万同胞,文革期间迫害致死了773万人;89年“六四”大学生在天安门和平请愿,遭到了共产邪党出动坦克、军队的血腥屠杀;到今天为止,共产邪党还没有停止杀人,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卖给医院做移植手术,一个肾脏卖20万人民币,至今邪党已经用各种酷刑迫害致死了超过3100多名法轮功弟子。共产邪党作恶多端,现在天要清算它,凡是加入过它的党员、团员、少先队员的人如果不退出来,都会跟着它被淘汰掉,所以为了你们能在天灭中共的大灾难中保平安、保性命,建议你们赶快取个化名,我帮你们在大纪元网站退出来。好吗?

接着我跟其中一位青年说:我帮你取个化名叫「大伟」,他说他不喜欢「伟」字,要自己取个化名叫「大轮」,我问他哪个「轮」,他说:「就是你们法轮功的那个『轮』字」。另外一位也自己取了化名,退了。我当时很感慨的祝贺道:你们俩真有福气,祝你们两位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景点的同修们每天给游客劝三退的数量加起来,少则十几人,最多的时候一天可退98人。通过大家在讲清真相中不懈的努力,从2006年12月10日到2007年12月18日为止,经大家共同登记三退的人数已达11720人。

二、否定邪恶操纵常人来干扰

由于受邪党谎言的蒙蔽与洗脑,还有个别带旅游团来景点的导游、领队、司机时不时的会吓唬或灌输一些反面消息给游客,例如:「他们(法轮功)在这里每天有工资发的,一天几百块钱,天天在这里,那些图片我们都不相信是真的,你们不要带法轮功的东西回国内,在海关被查到后要坐牢的」等等。他们这样说,就使本来怕心就重,又迷信于导游的游客更害怕,就更不敢听真相、不敢接《九评》了。

每当看到有这种情况时,同修们都会当着导游的面,义正辞严的给游客澄清事实真相,决不能让邪恶利用导游的嘴来破坏大法声誉和阻碍世人得救。同修们都是见一个,纠正一个,到现在大部份导游都不敢再这样明目张胆的搞破坏了。眼看着导游这种既对大法犯罪,又害自己害众生的行为,我在思考用什么办法才能有机会给他们深入的讲明真相呢?因为他们中有些人从来都不跟我们讲话的。这时明慧网上连续发表了几篇大陆同修跟团来香港旅游后,建议港、澳、台同修给导游讲真相的文章。其实几年前,我们用写信的方式已经给他们讲过真相了。但现在又换了一批新的导游来,我悟到还要继续写信给各大旅行社、导游、领队及司机讲真相,并解开他们的疑问──我们为什么愿意义务做这些事?这些信由西人学员亲手递给他们,效果都挺好。但是也有不少导游不接信,这方面还有待我们用更多的智慧。有的同修还帮一些导游和领队做了三退的工作。

香港一个政府部门四年以来,雇用了三、四个保安专门来我们的这个景点,「管理」我们和其他一些小贩。他们用白色砖头划定了一个范围,不准我们進入那个范围内派单、举展板或讲话,说是康文署的规定。但他们却允许小贩在那里拉客照像和摆放杂物等。个别同修初期默认了这种不公平对待。

有一次,一位同修手里拿着一本《九评》的书,与一位女士讲真相。那位女士正点头同意取化名退出来的时候,一位保安走过来,拽着同修的手臂,硬要拖他出白砖区。此同修当时也动了气,与他争吵了起来。保安失控的边骂,边继续拽他出去,谁也劝阻不了他,场面很混乱。这时,我突然意识到只有用相机把他照下来,才能平息这个场面。在旁边的保安意识到我准备用相机将他们照下来的时候,他们立即就将那个保安劝走了。他们还问我怎么处理这件事?被骂的同修说要「投诉」,他们马上显的很紧张,就与我们谈判。我说:既然这个公园是开放给所有人来这里游玩的公众场地,那么本地人、外地人都有权在里面讲话。我们法轮功也有权在里面讲话。你们对待人要一视同仁,康文署哪条法例规定我们不能在里面讲话?拿出来给我们看一看。所有属康文署管辖的公园内,都有人在里面讲话,却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涉,你们解释一下为什么?他们就找一些理由来搪塞。

自从这次风波之后,大家又突破了一道防线:可以在白色砖头范围内给游客讲真相了。

通过这件事,我们认识到:在救度世人的过程中,如果有常人来干扰、破坏的话,不能听从他们的安排。有些情况,需要我们用大法赋予的智慧去突破,需要我们去开创一个新的救人的局面的。

三、因学法少,与同修之间有矛盾难以化解

由于每天都要送报纸,又忙于其它的项目,学法就有点松懈。形式上每天也至少学一讲法,但自己学会有一个惰性,学的不是那么入脑,有时甚至还打瞌睡。就这样,法学進去的少了,就不重视修自己了,与同修之间有矛盾时,也一味的向外去找别人的执著,已经形成习惯了,而且这种状态已经持续几年了。

去年有一个阶段,我们景点讲真相的主力只有我和另外两位同修。其他同修不是要上班,就是一周只来一、两次。而我和另外一位同修还经常过一些心性关。互相之间谁也不服谁,谁也不听谁的,都不愿意修自己,矛盾大的几乎到难以沟通的成度了。

有一天,其中一位西人学员说要回美国一段时间。这样,就剩下我和矛盾大的那位同修做主力了。这时,那位同修由于跟家里人正在过一个大关,促使她萌发出要自己出去找工作的想法,再加上她与我之间的矛盾也在進一步恶化,所以她在明知道如果自己去工作后,主力就只剩我一个人的情况下,她还是选择了去工作,把景点这一摊子所有的事都甩给我一个人来承担,而另一位同修还积极主动的帮她找工作。当时,这些情况对于我来讲是个很大的考验,一个很大的关。我们之间的矛盾更加激化到势不两立、几乎难以化解的地步了。我心想:你们全部不上山,都吓唬不倒我,就剩我一个人,我都会上山讲真相的。其实这种僵局是相互间都没修好而造成的损失。

我自己也感觉到这种状态越来越不大对劲,自己似乎徘徊在一个层次中上不来。感觉很麻木,不愿意去想自己、修自己。因为自己与此同修相互间都各持己见,而且还心想:她这个人私心、党文化、争斗心太重了,怎么会安排我跟这样一个人配合呢?其实眼光都是在看别人不好的地方,都在向外去找,一点都没有看自己,还觉的自己很苦、很难,还把它当成不好的事来看待,并没有往纵深想一想:导致这种僵局,其实自己都是有问题,有很大责任的。看了师父在不同地区的讲法后,才深感自己因为学法少,总是执著于别人的问题,别人身上没修好的物质原来自己身上都有。

四、集体学法后矛盾得以善解

当我意识到一切都是因为没学好法、不修自己而出现的诸多矛盾时,我决定每天到资料点和同修们一起集体学法,每天读两讲,几乎天天坚持。在学法、同化法的过程中,逐渐的,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转变。无边法力也在净化着我那些不好的思想物质。当每次读完两讲之后,发现脑子里自然而然的什么执著都没有了。与同修说话也和气了,因为有下决心修自己的心愿,所以与同修之间的矛盾也在集体学法的威力中得到了善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零七年香港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