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的每一个日子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大家好:

跌跌碰碰走过了这八年。如果还能再来过,也许能做的更好。但修炼不容自己停留在自责中,只有不断的前進,在过程中救度广大众生,在实修中修好自己。

自狱中出来,不知何时脑袋中「救人」二字一直很强烈的在回荡着。一个常人也照往常一样几乎每一天打电话问候我,祝福法轮功平安,并叮咛我要出去街上讲真相。而这样的问候电话,这个常人至今已经打了一年多了。他的不厌其烦的问候,使我更加知道自己的使命有多重。有多少众生再次因为案子,因为官方媒体的抹黑再次误解法轮功?如何再次走到街上讲真相,走好下面的路呢?如何更广的让不同阶层、年龄、种族、职业的众生能看到真相?想起一次去香港,无意之间听到一位同修讲:他们讲真相讲到晚上十一点才回家。我这才知道香港的环境好,除了对法的理解,更重要的是因为同修们对众生的肯付出。就如师尊在《转法轮》讲的「失与得」的关系。那一刹那我知道我懒,做一点证实法的事就以为很了不起,远远达不到正法的标准,我知道要加快讲真相的步伐。

*私人洋房传真相

每天早上七点左右,我的先生会载孩子去托儿所,然后再去上班。我会顺便搭个顺风车去不同地区发资料讲真相。为了使不同阶层的百姓能看到资料,特别是那些有车的车主,刚开始时,我会赶在那些车主上班前,把资料夹在汽车的扫水器上,还有脚踏车或摩托车的车柄上。但这种效果不好,因为汽车场都是露天的,有时下起雨来就把资料给淋湿了。有时即使天气很晴朗,阳光普照,当放完资料后,天空也会忽然来了一大片乌云,下雨了又把资料给弄湿了。我只好找有盖的车场,但不是每个车场都有盖。但最终在车上放资料我还是在周六、周日时斟酌的做。那么我就利用早上的这么段时间,去到各个地区的私人洋房把在信封内装好的真相资料一封封的放入私人洋房的信箱里。

每天早上到洋房派完一大袋的资料,回到家吃完午餐后,再拉着拖车上的二、三箱真相资料及展板,肩上还背着一大袋的真相资料,再到各个组屋把一封封的真相资料放入信箱里,然后再到街上讲真相。开始到洋房派真相资料不久,我发现每当回到家吃午餐后休息时,我的两只脚的足跟不知为什么踏地特别的疼痛?可是说也奇怪,一踏出家门去街上讲真相,我的足跟马上又不疼了。这样的疼痛情况维持一段时间才消去。我心里很明白我不能停下脚步,这里的众生在等着得救,他们促使我更加加快讲真相的步伐了。

有不少大洋房是在深山老林里,有时早上在森林内发真相资料,可以听到虫声、蝉鸣声,有时候还得爬上斜坡,仅仅只为了那二、三家的主人。碰到下雨,路就更不容易走了。有时还会碰到慢步跑或散步的老人。我会停下脚步把真相讲给他们。一次跟一个大洋房里的西人讲真相时,他告诉我他们已经在关注法轮功及中共邪党,他也知道这里的情况。临走时他一再叮咛我要小心,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找他,并与我握手告别。同时,在发真相资料的过程中,也走过不少的公寓,意外的发现不少公寓的守门员愿意帮忙发资料,有的甚至让我進去派真相资料。其实有不少民众已经为自己摆好了正确的位置。我必须改变固有的观念,不能老认为这里的众生不容易被救度。

近半年了,走过一石一草,开着「普度」、「济世」的音乐,慈悲悠扬的音乐高亢嘹亮,伴我走过了数以万计的洋房。

*在街上讲真相

再一次的回到街上讲真相,带着各种想法在想,会不会遇到麻烦与干扰。但意外的发现环境已经不象以前那么的恶劣。当时案子在审理过程中,通过讲真相我才知道,拿着那个李某某迫害法轮功的展板展示本地同修的反迫害,加上全球同修大量的真相信息以各种不同的渠道传达给本地民众,在民间确实引起很大的震动。再加上天象变化、物价的高涨、政府人员起薪、媒体报道中共有毒的食品等等,促使长期对李某某有很大不满的一大批民众,觉的法轮功学员为他们吐了一口气而来支持、了解法轮功,也让把李某某当「国宝」的一大批民众去深思。环境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我听到了不少民众的声音:「你们做的好」、「我上网去关注」、「也只有法轮功敢讲话」、「你要小心,有什么事可以联络我」等等。他们有的竖起大拇指,有的要请我喝咖啡,有的和我微笑,有的要约我谈话。

我知道所有的支持与赞叹我都不能生起欢喜心、显示心。师尊在《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里讲:「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所有的支持与赞叹我把它化成了鼓励,让自己更加精進去救度那些还被谎言蒙蔽、不了解真相的众生。

一直听到有人说,那个有着很多华人聚集的地方为什么不再看到法轮功学员。那一天,再次和同修前往去讲真相,故地重游,倍觉感触良多。曾经有多少同修协调后来这里炼功、摆展板、发资料、讲真相。经历过许许多多的压力,好不容易开创了在那里讲真相的环境。但案子过后,这种景象再也没有了。我再次摆上展板向民众讲真相,在那里炼功、发正念。民众再也没有象以前那样议论纷纷。不了解真相的民众通过讲真相后也站到一边看同修炼功,同修祥和的炼功神情吸引了不少民众关注,也迎来了不少过路的人拍照留念。环境改善了,曾经有着非常顽固思想的民众也来要资料,唯一遗憾的是同修到这里讲真相少了。那一天,我与同修在那里讲真相近二个小时后,带着轻松和微笑离开了。

站在街上讲真相数小时,有时在发资料过程中,面对数以千计的民众的各种复杂、顽固的思想以及突如其来的干扰,心中也会有许许多多的波动。每当这样的情况出现,我会赶紧发正念,有时师尊的法会自然在我的脑海中浮起让我放下。有时遇到突如其来的干扰,我也会拿起展板马上离开到下一条街讲真相。我也开始延长讲真相的时间,希望让更多的人看到大法的信息而来了解大法。在街上讲真相的日子里,我一般都站在宽宽的走廊中间,让从我迎面来的众生看到「法轮大法好」,后面的民众看到「真、善、忍」,两旁的民众则看到迫害真相。最近不知为什么,在街上讲真相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发现从我身边走过的数以千计、万计的众生,不论有没有拿资料,他们都是那么的亲切!

虽然在街上大面积的公开讲真相有不少压力,但更大的压力来自于同修与同修间的不理解,特别是案子后的这半年。最近因为资料的内容与印刷问题,同修间分歧很大。由于在街上讲真相,资料的用量很大,就出现资料印刷问题。除了在法中修正自己的不足外,也在法中认清同修与同修间长期的不理解和矛盾是旧势力安排利用大法弟子的执著与有漏,特别是利用常人心过重的同修来离间与隔阂彼此,而旧势力的这种迫害行为是不被正法理承认的,大法弟子必须全盘否定它的安排。修正自己并认清与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后,修炼的路走的更轻松!

在去街上讲真相的来回路上,不论是在地铁上、在马路上、在车站等车等等,手上的真相展板都尽量让众生看到真相,甚至面对面讲真相。有时碰到中国人,也把真相告诉他们,并叫他们赶快退党。一走一过希望不要落下有缘人。

至今在街上讲真相已经二年多了,这期间经历了四起诬告案,走过了风风雨雨。走到今天还能站在街上微笑着继续讲真相救度众生,要感谢师尊的加持以及全球大法弟子在诬告案期间的帮助,使这里的环境变宽松了。

谢谢师尊!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香港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