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可贵的中国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日本近七十岁的大法弟子,名字叫山下和代。几年来,在救度众生方面做了一点点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由于文化有限,写不好发言稿,本来不想在法会上发言,但是,同修们说:你写出自己的修炼体会,不但自己可以提高,还可以清除邪恶,还能体现大法的威德。后来,自己也悟到:应该克服文化障碍,将自己的修炼和救度众生的一个侧面写出来,一来向师父汇报,二来与同修们交流,三来从中可以看到大陆民众的觉醒与大法的慈悲伟大。

下面,主要谈谈我在打真相电话和劝「三退」方面的一些情况。

这几年,我一直在给大陆打真相电话,讲法轮大法被迫害的事实真相和劝「三退」打真相电话,有时效果很好,有时效果就不太理想。

打真相电话,一开始很难。每当对方说一些不好听的,或者是骂人时,自己心里就有点忍不住,有时还动了气,话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了。于是,就不想再继续打下去了。但是,转念又一想: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能和常人动气呢?自己不是在救度被邪党毒害了的众生吗?再说,这不也是自己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吗?所以,我就想:「不但要用嘴去说,更要用心去说,我要用真心去救度更多的众生。」

由于自己在法上得到了提高,因此,来自自身和外部的各种干扰渐渐的被排除掉了,真相电话也就越打越顺利了。

我打真相电话的面很宽,范围很大,从省市县到乡镇村,从公安局,检察院等政府机关到具体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和劳教所等等,究竟打了多少地方,自己也记不清了。下面,我举几个打真相电话的例子。

有一次,给一个劳教所打电话,对方听了两句后就挂了。我接着再打,对方还是一听就挂断。当我打第四次时,对方说:「还要不要脸了?」我没有动心,平心静气的说:「我的脸要不要是小事,你要不要自己的命可是大事啊!」于是,我就给他讲真相:善恶有报是天理,无论是谁,如果他迫害法轮功学员,如果他把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致残,总有一天要被清算的;如果你善待大法弟子,那么也总会有一天他们会为你说句公道话的。我还举了这方面很多实际例子。最后,他说:「好了,我以后知道怎么做好就是了。」

有一个派出所很邪恶,对大法弟子迫害的很严重。我把电话打通后,就点出了那几个恶人的名字,并严正指出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严重后果。他们感到很吃惊,问:「你是怎么知道这几个人的名字的?」我回答说:「我是在恶人榜上看到的。」对方更是吃惊,问:「一共有多少人?」我回答说:「凡是迫害法轮功的都有记载。」然后,我就开始讲真相,劝善,讲了很长时间。最后告诉他:「不要再听信江××的谎言,害了自己。」于是,他问我:「你说的都是真的?」我回答说:「当然都是真的了。我们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的人,怎么可以说谎呢?你要为你自己的未来和自己的生命着想,一定不能为了钱财和地位毁了你的将来呀!」我说了很多很多,他都听進去了。我想:他今后会知道怎么做了。

下面,举几个打「三退」电话的例子。

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人是党员。打通电话后,说了好一会儿,他就是不退。他说:「退了党就一点儿好处也捞不到了。你看现在当官的,每天吃喝玩乐,人活一辈子为了什么?不就为了这些吗?」于是,我就开始劝善:「你这样的好人,不要学那些人,他们跟邪党跑最后没有好下场的。」我举了几个“六一零”头目大批遭恶报的实际例子告诫他。于是,他马上就明白了,说:「老大娘,我退!」这样,他就用自己的笔名退出了邪党。

有一个人,接了电话,听完录音之后说:「我听了录音之后,太感动了。中共太腐败了,肯定得灭亡。我是看透了,中国的事情呀,谁都救不了,就得你们法轮功了。」他说,他以前老是看网,知道大法的真相,他最后用「打工者」的笔名退了党。

还有一次,打進了一个办公室,屋子里一共有十五个人,他们轮班听电话,最后十五个人一起都退了党团。

某一乡的乡长,他说自己非常了解中共邪党的腐败,也知道法轮功被迫害的一些实际情况,并且说外国自由,中共邪党统治下没有自由等等。他不但用笔名退了党,还要求给他邮寄大法的相关资料。

还有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接了电话,她问:「录音说的都是真的吗?」我说:「全是真的。」她说:她以前也看过《转法轮》,现在还在家放着呢。迫害开始后,她爸爸总是说些诽谤大法的话,再加上中共邪党的竭力诬蔑诽谤的宣传,使她也不敢看《转法轮》了。于是,我就给她讲了许多破坏大法遭恶报的实际例子,还有大法的许多真相。听完后,她说:「原来我就知道法轮功一定是好的。」我劝她:「你不要放弃,你要接着看大法的书。」她说:「我看。晚上我还看明慧网。」这样,她不但退了团,还说要劝她爸爸退党,不要再听信谎言,遭受毒害。

还有一个九岁的小男孩儿。听完录音后,就说:「我听懂了。我是少先队,你就用我的小名给我退了吧。」我告诉他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记住了。我叫我爸爸妈妈也记住。」他还说:「你给我爷爷也退了吧。」我说:「退党得本人同意。」他说:「我爷爷有病动不了。我给我爷爷讲,我爷爷一定能同意退,因为我爷爷最恨共产党了。我叫某某,我爷爷叫某某。我们都用真名退。」问他怕不怕,他说:「我不怕。」在打真相电话中,像他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他们听完录音后就都痛痛快快的退了。

去年,打退党电话时,遇到了一个某省检察院的官员。电话打通后,对方一句话也不说,我讲了一会儿就问:「你在听吗?」他发出了「当」的一声,好象是用手指弹了一下话筒,那意思是他在听着呢。我又说了几分钟,对方还没有一点声音,我又问了一句「你在听吗?」他又是发出「当」的一声。这时,我才突然觉察到:对方是一直在听而不敢说话。于是,我问:「你想退党吗?」这时,他竟用自己的声音「嗯」了一声。我当时心里豁然开朗:「原来他是在等我给他退党呢!」于是,我给他起了个名字,问他是否同意,他又「嗯」了一声,然后将电话挂断。当时,我感慨万千,他同意退出魔党可以得救了,我很为他高兴。同时,心里又想:像这样的人中国不知道还有多少呢,他们不都是在等着我们去帮他们三退吗?

当然,顺利的例子很多,但是不顺利的也有。有的人,无论你如何讲,他就是抱着邪党的东西不放,对真相不听不信。尽管讲真相劝三退很难,但是,想一想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来的?不是为了助师正法吗?不是为了救度众生吗?自己一定要不愧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光荣称号,兑现自己的誓愿。

除了外部干扰之外,也有来自自身的干扰。今年十月三号,早晨起来,突然感到头晕脑胀,左半身麻木,走路不便了。我一点也没有动心,当时我就悟到:这也是邪恶势力对我的一种干扰,干扰我救度众生,在救度众生的紧要关头,自己必须全面否定邪恶的干扰,坚持救度众生。因此,虽然身体出现严重的消病业状态,但是,我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并且一天也没有间断打真相电话。于是,病业很快消去,身体又完全恢复了。这正是大法在我身上体现出的神奇与威力。

上述的一些讲真相劝三退的具体例子,是中国大陆千千万万个众生觉醒的一个缩影,仅仅是我自己的看到的众生的转变实例。看到大陆民众的变化,我感到十分欣慰,同时更感到师父的伟大与无量慈悲。

今后,我要更加珍惜自己的万古机缘,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在神的路上更加精進,走好今后的路,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二零零七年香港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