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泰国讲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我常在讲真相中只重视中国大陆游客,忽略了对泰国人的救度。近日,通过向泰国人发真相资料,我有了新的体会。从大陆来到泰国第一大障碍就是语言的限制,在这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我们的心愿难以表达。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责任、使命告诉我们救人的脚步不能停留,救度众生的愿望不能减,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修好自己。大家在旅游景点向大陆游客传《九评》讲真相、打展板,在劝三退的过程中,同时也随身带泰文资料向身边的有缘人传递着“真、善、忍”的信息,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无辜遭受中共迫害的真相,揭露给世人,让善良的人们认清中共的罪恶,唤醒世人,同时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带给泰国人。

由于我们居住地和语言的限制,能使泰国人得真相资料的数量还是有限的,在景点向大陆游客发《九评》讲真相有时还受到来自泰国警方(在中共压力下)的干扰,这就需要更進一步的加大力度讲真相,使更多的泰国民众明白真相,支持正义。

在新年的元月初,泰王的姐姐去世,在一百天的守丧中,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泰国各阶层人士、民众从全国各地赶来到大皇宫守丧,从早到晚络绎不绝,也和我们在大皇宫景点发资料相遇,每天我们都发出去一些泰文真相资料。

一天上午九点左右,我们对面停有二辆在皇宫执勤的军车,大客车里坐着军人。我把真相资料递给军人同时问候一声:“撒哇提卡”(泰语你好),有的军人接过资料,有的不接,也许以前接过了。当我转向另一辆车,这些军人不太理我,接的少。我往边上一看,高级轿车里坐着一位年长一点的军官,我走向前,用泰语先问候一声“撒哇提卡”,把资料递给他,他接过后很高兴的读了起来,我迟疑了一下,把包里仅有的几张泰语真相光盘拿出一个送给他,他很高兴的用泰语说“考坤考卡普”(谢谢)。这时军人从车厢里伸出一个个手开始向我要资料和光盘,这时又回来八、九个人都伸手向我要,光盘有限,我把资料给了他们。向他们摆了下手离开了。

临近中午,我和同修小琪选择在发放免费午餐的路边发资料,从外地来的几人一行或十几人一行陆续经过,都穿着一色的黑衣服,特别显眼,尤其年龄稍大一点的妇女较多,零散人也很多。因语言不通,为了表达对她们的尊重,为了让她们对我们的信任,都能接资料,我把防晒帽摘下挎在胳膊上,面带善意、笑容,每递一份资料,向前点头用泰语问候“撒哇提卡”。他们每接一份资料,我的内心就多一分欣慰。尽管天气炎热、辛苦、语言又不通,我心里很踏实,这是我应该做的。也把师父对众生的慈悲通过我们传递给她们,把法轮大法的福音传给那一方。

在我和同修小琪距离十多米的路边,停着一辆摩托车,旁边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一直在看着我们发资料,我以为小琪已发给过他资料了。当小琪离去一会儿办事时,这个男子还没有走,我就走过去递给他一份,他很感谢的接过来看。我在注视来往的人流,有的已给过了的也在其中。这时陆续的来了几位年龄大的妇女,我用不太流利的泰语问候,她们不接资料,有的打量我,有的已走过去了。她们都很和善,不是拒绝,而是不知道我发的是什么,我又不会说,很着急。这时就听见我身后的那个男子用泰语急促的大声说着什么,我听不懂,就看到我手拿的资料有人接了,走过去的老年妇女回来伸手向我要资料,后边的人伸手向我要,周围的人伸手向我要,把我围起来,我一一发给她们。这时我突然明白了,心里一热,啊,明白真相的善良的泰国人啊,是你,在呼唤她们,是你在向她们讲着真相。紧接着过来几伙人流都主动到我这拿,他一直在那讲着。当人流走过,我回过身来,向他庄重的双手合十说“考坤考卡普”,把一张泰语真相光盘送给他,他推着摩托走了。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看到了一个生命的闪光。我更深的体会到了世人就在等待着这一天,大法弟子们默默的向世人讲真相的事没白做,师父没有白等。从而,我更加感到了师尊的伟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