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两次死里逃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三日】我今年六十五岁,从小体弱多病,高度过敏的身体,不能随便打针吃药。一九七五年我因长期失眠注射维生素B1过敏发生休克;一九八八年因月经四十多天出血不止,注射安乐酮止血针剂又过敏,险些丢了性命。为了求得一个好的身体,我三十六岁就吃斋练气功,辛苦钱花了上万仍不能解脱痛苦。我曾为这不争气的身体感到渺茫和忧伤,因为我丢不下一双未成年的儿女,我苦苦寻找求生之路。我不相信好心人没有好报,我默默乞求上苍的慈悲和宽恕,重新安排我的命运。

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一九九六年,法轮功洪传到了本地,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走進了大法的门,炼上了法轮功。从此我的身心得到全面的净化,十几年的老花镜摘掉了,严重的血小板减少、神经官能症等十一种难治之症全好了。而且我面色红润,走路生风,我终于有了人生最大的财富──健康。我深切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所以我热心的告诉亲朋好友,法轮功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才能真正达到祛病健身!

然而一场邪恶的迫害开始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邪恶集团疯狂镇压法轮功,我成了这场政治运动的重点迫害对象,我的人身自由受到严重冲击,我被长期监视居住和公安多次传唤,我是当地第一个被抓入派出所的、关進洗脑班、蹲了监狱的,还遭到非法抄家和审讯。当地不法人员配合江氏邪恶集团,对我方方面面施加压力,强行要我接受电视台的采访。

一九九八年,女儿的死本属严重医疗事故,因为我修炼法轮功没有去追究医院的责任及经济赔偿。谁知道我的宽容竟然成为他们迫害的借口,他们妄图将女儿的死栽赃于法轮功,以达到污蔑大法、诬蔑师父的目地,所以大造舆论,又一次轰动省市上上下下。但我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必须坚持讲真话,因为是大法救了我的命,在女儿离世的日子里,我深深体会到人世间善念无存,在那雪上加霜的日子里,是大法和师父又一次帮我度过最艰难、最痛苦的人生转折关,所以我坚定自己的信念,一修到底,永远不离开大法。我拒绝采访和座谈,不進入邪党人员的政治怪圈。因而他们恼羞成怒,对我恨之入骨。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七日,我又去北京上访,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往返三次都平平安安,他们抓不到我的任何把柄,更加气急败坏,非要置我于死地。他们编造伪证,强迫他人签字,不签者关押。我就这样无辜劳教两年,也是本地第一个送劳教的,而且养老金被扣除,每月只发三百元生活费。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四日(正月初十),我被他们骗進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我是“严管对象”,完全没有人身自由、言论自由,没有做人的尊严,上厕所、坐、站都由犯人监管。我在劳教手册上写了“法轮大法永世长存”这句话,他们命令我擦掉。由于我不配合,挨骂、罚站一晚上,还背抄监规,一夜没合眼。第二天又以军训为名折腾我,不停的左右转正步走,起蹲,达三个半小时。我是快六十岁的人,但并不觉得疲惫,虽然腿稍有点发直,吃了午饭后什么感觉也没有了。我知道是师父在为我解难。

我是教师,一向是受人尊敬的,但在狱中我的人格受到严重侮辱:无端挨骂、挨吼是家常便饭,恶人整天横眉冷对,言语污秽,限制我洗澡洗衣不能超过十分钟,稍有怠慢,吼骂声一齐而来。我每天干十六小时的超强劳动,由于我皮肤过敏,接触的都是化纤物品,双手都烂了,也不给调换工作。

在这不公正的对待下,为争取合法权益,我绝食绝水二十天。他们把我隔离起来,在酷暑的日子里,把我关進一个四壁密封的房子里,由专人看管,白天强制劳动,病了也不准休息,晚上不准扇扇子,不准挂蚊帐,不准用驱蚊药,还不准盖被子。劳教所四周都是臭水沟、粪便池,蚊子特别多,一晚上不睡觉无所谓,两晚上不睡还勉强,三晚上实在挺不住,两眼打架,人感疲惫,我昏昏而睡,人完全麻木了。第二天当我醒来后,全身都是密密麻麻的包,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为了掩盖迫害我的罪恶,洗漱时间安排在早上四点左右,晚上零点左右,每晚的睡眠只有四个小时。

她们还雇用私人医生对我强行灌食,八个高大的女吸毒罪犯把我按在椅子上不能动弹,胳膊被抓得发紫,用一公分粗的胶管从鼻孔插進胃里,每天灌三次,每次罚款三十元。由于长时间被灌食,我右鼻孔发炎,灌食管子长期插在鼻孔里不拔,有人探视就把管子抽去,恶警在家属面前装出一副关心人的模样,却不准我说话。就这样我被她们折磨得骨瘦如柴,血压低到极限(五十-六十),但她们仍然不停灌食,她们的目地是让我屈服、放弃。

二零零一年四月,我从劳教所出来后,身体很虚弱,不法人员经常骚扰,加之自己在修炼路上摔了跤,心里愧疚,长期心态不稳、紧张。二零零二年七月二日,恶警又闯進家中抓我,但在师父的加持下,邪恶没有得逞。

事情过后,我没有向内找,向内修,使得邪恶又对我進行迫害。同年七月九日早上炼完功后上厕所,腿突然抽筋,我摔倒了,当时大小便闭塞。但我坚信大法,虽然十六天小便不通,但我全盘否认,照吃照喝,以正常人的生活方式料理家务。每天坚持做三件事。每天晚上腰疼得睡不着觉,炼功就更难了,特别是炼周天法,即要做到五套功法到位,又不能改变动作,这要相当大的吃苦精神,但正念出来后,大法的神奇就能展现在你面前。我横下一条心,忍受煎熬,一定要炼功。突然一阵奇异的香味迎面而来,自这以后炼功腰不痛了。要闯过这一难关,必须对大法坚信无疑,而且还要有坚强的毅力和意志,因为强大的正念是来于法的,说白了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仅二十多天的时间我的腰完全好了。可在同年的十一月,因执著家务琐事,放松了自己的学法、讲真相,弄菜时脚下打滑又仰面摔倒。我的腰椎骨彻底折断,半个月卧床不起,动弹不得。但是我仍不动摇自己的信念,还是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清除。在师父的关照下,经过两个月的艰难困苦,我又闯过了这一难关,成为一个健康的人。

经过这两次的死里逃生,我深切体会到,坚定信念,同化大法,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