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苦精進 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看完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我被师父洪大的慈悲深深的感动着,一直流着泪听完师父讲法。

有幸看了三○一期《明慧周刊》,同修的文章对我触动很大。同修在文章中写:心得交流的过程也是心性提高的过程,也是正悟法的过程,也是留给未来的需要。是同修给了我勇气,今天我发自内心的要写出我这九年来的修炼体会,不管我文化程度多低(我只有小学四年文化),能不能发表,我都不在乎,能作师父的弟子,这已经是最大的福份了。

一.在比学比修中精進着

我刚得法的时候是精進的大法弟子,我的缘份很大,同修给我写了个纸条,让我去找学法小组。我去之后,同修说你快学吧,这个法太好了,你一定会学,快来学吧!这句话深深打动了我,我就请回《转法轮》,回家捧着书,越看越爱看。身体受益了,眼睛往里抠着疼,二三个小时上了九次厕所,以前的心脏病、胃病、手发凉、牙疼都返了出来,我就把自己当成一名真正修炼的人,严格要求自己,不管冬夏、天气好坏,天天坚持去学法炼功。

二.放弃一切执着,严格要求自己

夏天很早就上班,很晚才能回来,我有时下班不吃饭就去学法、炼功。同修都在等着我,我很过意不去,就告诉同修,让他们不要等我,不要耽误了大家学习时间,落下的我一定补回来,大家同意了。到点就学法炼功。

丈夫让我做出选择:要他还是坚持炼功?我说:“自从开始修炼,我都改变了,做一个好人。如果在以前,你骂我、打我,我就一样和你对着干。可现在,我是个修炼的人了,修‘真、善、忍’,这样多好!如果让我选择,我选择修炼!”丈夫一听火了,把我打了一顿,并且赶我走,要和我离婚。我心平气和的说:“那就随你吧!”(这时期邪党已经开始迫害大法)去了法院三次都没有离成,我在想这都是师父安排的吧。

这天晚上下班回家,丈夫说咱俩谈谈,丈夫说:“明天你就搬出去吧,这样对咱俩都好。”我一切都明白了,他是常人那个怕心、怕失去物质利益的心。我说行,但是单位冬天放假不开工资,你给我房租和吃饭钱,每个月按最低三百元,五个月一共一千五百元,行吗?丈夫同意了。

第二天一早,我照样五点起来做饭、打扫卫生,严格要求自己,放弃一切执着,走好师父给安排的路。饭做好了,我说起来吃饭吧,说完之后,就去拿自己的东西准备走,想起师父的法《洪吟二》〈法正乾坤〉。他的心被打动了,丈夫起来说,你别走了。

就这样家里的事情刚刚平息,早晨上班看到几个职工正在说我的坏话,和领导说我炼功,让领导开除我。这时我就想,不是你们说了算,是师父说了算。可是领导听了别人的坏话后,对我的态度也冷冰冰的了,可我是个修炼的人,不和常人一样,就主动和他们说话,可他们不爱理我。这时我想起师父讲古代韩信受辱于胯下的故事,想他一个常人都能做到忍,我一个修炼的人应该超出常人的境界。

领导找我谈话,说上级有指示,不让修炼法轮功了,让我就不要炼了,别的职工也侧面和他说了我的情况。我说炼法轮功做好人而且身体健康有什么不好吗?领导说:“你表现的是好,挑不出来什么,而且连续好几年都评为最佳文明职工荣誉称号,但是上级不让炼,我也没有办法,如果你继续炼,我就下岗了。”我说:“我在单位兢兢业业,在家里做个贤妻良母,在社会上做个好人,不会给您找麻烦的。”后来领导就让我干活去了。

可那几个说过我坏话的工人看我又回来了,就面目表情恶狠狠的说:“把她撵走!你这个溜须拍马的,什么好事都让你占了!”我听后,笑了。他们不知道修炼人的心,在大法面前他们的妒嫉心都出来了。

还有一次清沟工作中,他们把沟里的石头往我的沟里面扔。我看着他们,他们也在看我,我就笑了,接着干活,继续把他们扔的石头清理出来。当时我想起师父讲的法:这不是懦弱,这是大忍之心的体现,这是意志坚强的体现!他们看我这样,更加生气,说:“给她点厉害尝尝,搅和搅和让她过不好,气死她,气死她!”我听了都笑出声了,他们说我傻了,精神不正常了。有人信了,也有人不信,都到我这边看。领导也来了,却看到我正在正常干活,大家就说:“这不是正常嘛,根本没有傻嘛!”

有一天中午吃完饭后,我看了一会书,丈夫趁我不注意,照我的脖子给了一掌。我问他为什么打我,他问我是不是在单位不正常,不干活坐在地上傻笑了?我说我不正常领导还能要我吗?你看我正常不正常啊?丈夫拿起电话给我亲戚都叫来了,大家七言八语的说用绳子把我捆起来,我二姐就上来抓住我说:“快来,把她捆起来,关禁闭!”我说:“谁敢动?你们谁都不配动我!法轮功是叫人思想道德回升,做个好人的,只有学这个法才是最正的,我就要学下去!”他们什么也不说了,都走了。

到了晚上,公安局、镇派出所的打来电话,三番五次打扰,居委主任领着他们到家里来,让我签字,我不签。丈夫上来就打我,这个说写了吧,那个说写了吧,他们说早晚都得写,写一句话说不炼法轮功了就行了。那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他们说了一个多小时,我想,我就签上,让他们快走吧,我还是仍然坚持学法炼功。于是,我就写了,他们也走了。后来一个好长时间没有来的同修来了,我高兴的眼泪往下流,感觉好多话要说。同修问我们这里的情况怎么样,我说最近让我写不炼法轮功,我说我写了,可我还是坚持修炼。同修说这是污点啊,你快写声明,声明你写过的“不炼法轮功”的话作废。我就写了声明交给了同修,当时的感觉真是如释重负。

三.信师信法,走师父安排的路

有一天,单位种花生。休息了半小时后,大家都起来干活了,我艰难的站起来,鼻子出血了,可是却没有东西擦。他们就问我怎么还不干活呢?我就告诉他们了,我说咱们先换换,我在后边踩,等我鼻子不出血了,再换回来。就继续干活了,可接着又出现脑血栓的症状了,左腿不好使,迈步费劲,我着急了,可是没有害怕。他们看我样子就问我怎么了?我说腿麻了,一会儿就好了。我很费力的拖着腿干完了活,他们还在笑我、戏弄我。让我多挎个土篮,又在后面看我笑话,我走了几步后,摔倒了,土篮摔出去很远,他们却笑的前仰后合。我用力才爬起来。可下班骑自行车回家的时候就没事了,第二天还照常上班。他们说你行吗?我说没有事,就是走路慢些。我没有在乎腿怎么样,心里只是信师信法。

回家后,丈夫正在看电视,看我回来了,就让我快点做饭,我就说:“既然你先回来了,就先做饭呗?”丈夫火了,“要你是干什么的?”我想起了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不和他计较,这样,脑血栓症状半个月就好了。

几年前,也看到过另外空间的景象,人或物的真实反映,也接触过、看过整个蓝蓝的天体,一个六七岁的特别漂亮的小女孩,还看到整个天上一个大大的“佛”字。有一次我和母亲去看病,大夫说我肺部有肿瘤,那时我学法不到一个月,另外空间一只手和我这边的一只手抓住成一个饼状,情景非常清晰。我不断学法,知道这是功能,但我没有欢喜心。有一次我听到另外空间“轰轰”的声音,看到透粉透粉的天,我捂住双眼还是能看见,我就想起师父说过,开了天目后各种信息干扰的时候,你真是很难把握住自己的。我告诉师父,不要让我看了,我信师信法,走师父安排的路。我的天目就封住了。

自我得大法以来,我的思想道德回升了,不和常人一样争斗、打骂,只有一个祥和的心态善待他人。得法之前,和丈夫打了不少的仗,气的身体也不好,什么心脏病、胃疼病、上火牙疼。自从得法以来,九年没有吃过药、没有打过针,无病一身轻。我丈夫是常人,自我们结婚以来,他要家里的权力,什么都要说了算,工资从来不给我,还向我要钱,如果我不给,他就连打带骂,我每个月工资只有三百元,而且几个月才发一次。他工资上千,有时,他就问我开资了吗?我说:“没有,几个月才开一次,不够花,自己家里花销、人情往来、老人和孩子花销等等,都不够用的,有时还是借的钱。”丈夫就说我把钱拿给娘家了,张口就骂。

有一次开资后我买了点东西回家,丈夫看到了,就问我是不是开资了,让我把工资给他,说他是一家之主,他说的算。我就说一家之主也要讲理呀,他听后非常生气。晚上睡不着,就起来抽烟,我就想啊:这常人活着多累呀!我第二天休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我丈夫就领着我老婆婆到我单位打听我的工资。后来同事告诉我了,我说:“是吗?问就问吧!”同事说:“你真是好样的。如果是我早和他离了,你那点工资他看在眼里了,他开那么多,怎么不把他的工资给你呢?还有脸到单位打听你的工资,他们娘俩怎么这么对你呢?”同事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替我打抱不平,都说:“第一次遇到这种人,如果换成别人早就和他离婚不要他了,这娘俩也太欺负人了,你们过得什么意思啊?离婚后找个好的,让他们娘俩看看,你离开他行不行!”这时我的心里也非常难过,眼泪就流下来了。同事看我这样就都什么也不说了。

下班后回到家,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提他们去单位的事情,只是感觉心里好凉好凉。晚上和同修说了我的情况,同修说,过魔难关,咱修炼的人都要过关的,让我一定要把握住,今天就先学学法,学到师父的一段讲法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想到这里,我心里平衡了。

有一次,我向丈夫借钱,丈夫说:“你凭什么向我借钱啊,你在我这,吃我的住我的,还有你欠我的,都该给我的。”我就说:“借你的,我开资还给你。咱俩不是一家的嘛。”丈夫就借给我了。我很高兴,盼着开资,还上了钱,松了一口气。师父说: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对别人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要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

再谈谈这几年修炼的路,我尽一切努力处理好家庭的事,做一个象样的大法弟子。我们家亲戚多,来来往往,吃住不说,饭也不好做,这个说咸了,那个说淡了,这个说好吃,那个说不好吃。我想身为一名大法弟子,信师信法,不管谁说好听的不好听的,都能容下,都向内找,这是给我提高心性。时间长了,家里的亲戚都很尊重我。

前一段时间不精進了,有时就懈怠,师父的经文来了,就精進精進,象常人完成任务一样,象发真相资料发完了就没有事了一样,面对面讲真相也是,懒惰了,发正念也少了,炼功也少了,学法也少了。有一次在睡梦中师父点醒我:在一个运动场里,我们好几个人,就认识二个人,其中一个人就说:“小王、小张、小邱,你们三个抱着这只鸡,围着运动场绕一圈到终点站。”我心里在想,这是干什么呢?听那人说:“小王你先开始吧。”于是,小王抱着鸡跑到了终点,小张也这样到了终点,我抱过来这只鸡一看,白鸡红冠子,我开始走,走的很慢,我向外圈看了看,觉得不对劲,外圈站着一些恶党,手里都拿着枪,对我开枪了。我开始发正念。邪党的子弹打在我身上,枪林弹雨一样也不起作用,也没有把我打倒。还有四五米就到终点了,我不发正念了,就有两颗子弹打在我的腰上,把我疼醒了,之后出了一身汗。当时我坐了起来摸了摸腰,知道这是梦。我想怎么做这样的梦呢?我想了想,白鸡是中国地图,代表中国,红冠子代表恶党,我醒悟了。这个阶段不精進,懒惰、懈怠,三件事做的也少了,师父在点醒我呢,快跟上正法進程,快到终点了,时间不多了!

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感觉师父的洪大慈悲和殷切希望,在为不精進的弟子和学员着急。我看到这,眼泪止不住往下流,心里好难受,我不能懈怠下去了,千年的等待啊!不要错过这一回,我来到人间不是过常人生活的,是返本归真,随师父正法、救度众生的,一定要去掉人的观念和执着。坚定理智的做好三件事,这才是师父所要的,才配得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