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呵护我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八年多了,回首自己走过的修炼之路,虽坎坎坷坷修炼,但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不断努力的赶上正法進程。

一、多学法,心中才有法

走入修炼才明白,人生的命运是业力轮报所致。我的一生苦难很多,感觉自己生生世世造了很大的业,修炼路上走的一跤又一跤的。曾经被中共邪党绑架五次,两次被非法强制教养。但是我从得法开始,坚信大法的信念从来没有动摇过。

修炼之前,我在常人中是个很自私、心胸狭隘、名利心很重的人,个性又很强,因此造成家庭积怨很深,活得很累,对身体的伤害也非常大,年纪轻轻就满身是病。一九九八年修炼大法,知道我生命今后要走的就是这条路。

九九年邪恶的迫害开始后,曾两次被非法强制绑架在劳教所里四年,那时还不懂得完全否定旧势力。在邪恶的黑窝里,那真是到处都是魔,但我心里始终抱定一念:“坚修大法,跟师父走到底!”在那个魔窝里,能让自己清醒、有正念,那只有多学法,我就利用一切机会,得到师父的讲法,然后背下来,自己背会了,再找机会给同修背。同修听了师父的讲法,明白法理,正念就出来了,个别被转化的人,还因此明白过来,归正到大法中来。因为我背法,明白法理,还经常给同修背法,不配合邪恶,在劳教所承受了很严酷的迫害和巨大的压力。曾被电棍电、多次大背铐、不让睡觉、关禁闭、长时间一个姿势坐小凳体罚、派人看管我。但是因为心中有法,每一次魔难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了,回首那段极其黑暗残酷的岁月能走过来,都是因为一直能保持多学法,心中装着师父的法。

二、救度众生溶于生活中

被旧势力钻空子浪费了几年的时间,对救度众生是个损失。在邪恶的黑窝出来后,身体被压進了很多不好的东西,对肉身的伤害也很大。很长时间身心疲惫,一学法就困,并且怕心很重,在头脑中形成了一种很强的恐怖意识,状态很不好。看着同修做着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心里很急,自己想做,又力不从心。我就用大量的时间学师父的讲法及《转法轮》,又看了《九评》和一些学员的网文,我决定开始突破自我,做好救度众生这件事情。我每天出去讲真相,可是因为有好多心掺在里边,常常是出去了好长时间,一个讲不成就回来了。我看这样不行,我决定找同修带我一同出去讲真相。刚开始出来,看到同修讲。我心里就慌张,特别是在人多的场合,我只能躲在一边紧张的发着正念,心怦怦怦的跳个不停,特别是看到同修面对面的给资料,我更是紧张,总想快点离开那个地方,那一段时间,我很多时候都是高度紧张的发着正念跟同修去讲,每次讲完真相回到家,我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下来,心里想:今天又安全回来了。

但是我不断的学法,不断的排斥它,不间断的去做,怕心越来越淡,那种看到警车、警察,人多就恐惧的心理也越来越谈。就这样,我一点点的不知不觉的走了过来,直到现在,我可以独立的面对面的向众生讲真相,面对面的向众生发真相资料,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也暴露了很多心:怕心、急躁心、疑心、自我保护等,我就随时用法归正自己,有时学法不精進,懈怠一段时间的时候,自己意识到以后,马上又投入到正法洪势中去。现在,我已把讲真相溶入到自己的生活中,随时碰到的众生,只要有机缘,我就搭话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同时我加强学法,不断纯净自己。通过救度众生,我不断的修出了自己的慈悲心,把一切都和救度众生溶在了一起。

三、法中需要就去做

记得《明慧周刊》连续两期刊登一些学员揭露当地一些邪恶的文章。我们当地协调人与大家交流说:“我们每个学员应该写出自身被邪党迫害的经历。”当时个别学员还认识不上来,存有怕心,有的学员想写,又没写过东西,协调人就从自身做起,首先把自己被迫害的经历全部写了出来在当地散发。更多学员认识上来都想写但又不会写,我就帮他们写。这样陆续每天都有学员来写揭露文章,在写的过程中,师父把我的智慧打开了,能在最快的时间里,给不同的学员写出准确恰当的文章,这是我事先没有想到的。在写的过程中,自己也在不断提高,感觉空间场越来越纯净,因为在这之前一段时间,状态很不好,一直突破不了,自从写完揭露文章后,状态改变过来了。当地的环境也因为众多学员都揭露了当地邪恶所改善。直到目前,这个区域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形势都是比较平稳的,当然还有更多其它的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方式同步在做。

四、学会遇事用法衡量自己

自从劳教所回来,丈夫另成家了,同修帮我安排一住处。因独居,经常有各处同修来,多数都是被迫流离失所的,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就加强学法,在法上交流,一段时间成熟后,马上又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去。但是在这一段时间里,却暴露出来自身修炼中太多需要归正的东西,被触动的怕心、私心、利益心、妒嫉心都很严重。特别是妒嫉心上来,两三次魔性大发,对同修的伤害是很大的。还有这个利益心,因我经济上比较困难,造成和一个同修斤斤计较,嘴上不说,心里较劲。有时,还对别人说人家是非,当时说完也后悔,可上来那个劲儿就想发泄,抑制不住,心里总是别别扭扭。我在这个过程中持续一段时间,后来我对别人这种挑剔是非的态度,全部反馈到自己身上来了。一个被迫害六年才出来的学员,到我这里来对我就是不依不饶。这一次,我想必须把握好自己。所以不管这个同修对我怎样,指责我、挑剔我,甚至当着同修的面,指着鼻子对我大吵大吼。有时就象里外不分,我都先把它忍下去,有时眼里含着眼泪,咬着牙往肚里咽,那我也先把它忍下去,在学法中再提高上来。过了这一段,我忍过去之后,一看什么也不是。在这过程中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有很多时候是用常人心在忍,并不是一个修炼人的不动心,认识到这些不足之后,我尽力在法中归正,让自己认识上来,升华上来。后来这个同修几次来向我表示歉意,她走时写信来表示内疚并感谢我,她说:“姐姐,同修中你对我是最好的!”在这件事情上,我尽力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走过来以后,发现很多心真的淡化了。今天不管任何一个同修来,我会从内心去珍惜这一段缘份,在法上要求自己,是因为正法我们才走到一起,真有触动自己的时候,那真是自己提高的机会来了,用法来衡量一切,天地自然宽。

回想我修炼的八年多时间里,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在人世间表面上,我什么物质财富都没有,但我该有的东西什么都不缺,只是想到师父的承受与付出和自己达不到法的标准提高不上来时,那是一种内心的真苦。还有身边的同修,一次次给我无私的方方面面的帮助和鼓励,慈悲的对待我,宽容的包容我,正念的引导我,使我能与大家共同的走在整体的正法路上,由此我发自内心的谢谢伟大的恩师,谢谢万古机缘相逢的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